第三次 Google+ 辯論會 「審判HIP HOP」

第三次 Google+ 辯論會 「審判HIP HOP」

123
SHARE

就在前兩個禮拜,在倫敦巴比肯藝術中心舉行了第三次Google+辯論會:「審判HIP HOP」。這個辯論會不僅僅在巴比肯藝術中心,還透過網路全球撥放,邀請的人從 Q-Tip 和 KRS-One 到 Benjamin Zephaniah 還有 Jesse Jackson,他們辯論的主題是:「Hip Hop不會促進社會增長,反而使它落後」。

對Hip Hop來說這是一個複雜且具有歷史性意義的。挑戰性的鬥嘴,有時會開啟一段有趣的討論,但是這次的結果卻引發了一個離奇又具有報復心態的糾紛。

饒舌歌曲中常出現具有挑釁意味或是厭惡女性的字句,這是審判嘻哈的第一個重點。但不是每個人都要會欣賞嘻哈,這常常是個重點,嘻哈就是生命中比較醜陋那一面的寫照,並不是要逃避或是對什麼事情道歉。

美國嘻哈記者Dream Hampton和大學教授James Peterson都貢獻了突出的論點。但是很多這種議題在開始之前就已經是有缺陷的。在音樂的理解中,嘻哈的原始框架是很單純的負面型態,它的擁護者卻挖掘出很多對於不論是新的或老的意識饒舌歌手的解釋。他們是對的,嘻哈的美麗之處也在於這項藝術形式是多麼的廣大,還有它是如何能夠被任何人使用來傳達自己的意見或是討論一些任何事情。但再一次的,因為透過比較意識嘻哈和幫派饒舌,我們降低了作者歌詞本身的價值。

第二個主題是「嘻哈算不算是詩」。基於這個論點,要去了解正方要去分離饒舌本身的意義還是反方堅持要驗證他們的做法跟傳統的詩人是一樣的,其實是非常困難的。但對於這類深植反當權主義的人來說,是透過除了抒情以外找到被接受的方法。

饒舌是在鬥爭的環境下誕生的。但是如果嘻哈是比較容易被受表揚的藝術類型,那它就不會是在十九世紀的鬥爭中出現。但是重點還是在於我們必須要能夠介入並且真的聽清楚現在的嘻哈所要表達的內容。看看這種音樂型態是多麼的廣大且用簡單化的字句帶領我們到現在,尤其是它是在這樣的環境下誕生的,但是大多數的音樂類型的初衷都是一次性的,很容易被現實扭曲。

在饒舌中所用的負面言語這樣的問題沒有辦法在這種長度的文章中被解釋清楚。但是如果我們再這麼無腦的去討論嘻哈對社會是否有益,那必須先假裝所有的饒舌都是正面的。話又說回來,嘻哈是在負面中誕生的,而且要是社會沒有退化的話,嘻哈應該也不會誕生了。

~Mar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