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b of God主唱: 我會回去捷克受審。

Lamb of God主唱: 我會回去捷克受審。

939
SHARE

Lamb of God樂團主唱Randy Blythe在今年6月28日抵達捷克後在機場遭逮捕,指控他在2010年5月24日涉嫌造成一名樂迷在演唱會中死亡,Blythe在捷克被拘禁了38天,終於在8月3日回到了美國,Blythe表示: “我會回去捷克受審。”,據消息指出Blythe最重將可能接受5~10年的刑期,以下是Blythe接受專訪的內容:

對於2010那起意外事件還有印象嗎?

我們每年有上千場的演唱會,我根本不曉得有人在演唱會後死亡,所以當我在捷克被逮時我完全搞不清楚狀況。我只記得有一堆人都在台上,然後整個審判過程一直在問:這個年輕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記得被逮捕那天的狀況嗎?

我下飛機後,有個好像領子上有徽章的女士收走了每個人的護照,我們給了她護照後,他指引我們往右邊走,但是其它人全部都是往左邊走,我們走過去看到了五個高大戴面罩拿著衝鋒槍的SWAT小隊,還有三個便衣刑警。我亨著歌告訴我們貝斯手:”看來這裡會有一場Party了。”,一位女士上前跟我說:”Blythe先生,你在兩年前涉嫌謀殺一位年輕歌迷,我們要將你帶回偵訊,我趕緊拿起我的背包和筆電和幾包香煙,然後我就被帶走了。

捷克政府在逮捕你之前有先通知嗎?

捷克政府有事先寄一封信到我們法務部,但美國政府認為基本上他們沒有足夠的資訊證明我有罪,也不願意配合調查,令我比較意外的是,美國政府居然完全沒有告知我這件事,用任何方法告知我: “嘿!你在國外因殺人罪遭到通緝!”。

你認為美國政府應該協助你脫離拘禁嗎?

這是個有點棘手的問題,因為捷克的法律制度和美國是不同的,就我所知,我很早以前就已經被起訴了,但我在美國卻沒有被關,於是我告訴自己:”這裡是不同的遊戲規則”。有一個美國大使館的人來看我,但他其實也沒真的做什麼,他只是問一下:”你有受到任何傷害或不合理對待嗎?”,”沒有”,”OK,掰掰。”,我也沒從他們那邊得到什麼消息。

你每天在監獄都在做什麼?

我們都在六點中起床,盥洗一下然後做點伏地挺身,和獄友聊聊天然後吃早餐,早餐通常就是一塊麵包,還有一點肉跟起司,有一次起司味道聞起來就像夏天放在巷弄邊發臭的垃圾。

我還花很多時間寫詩跟一些歌詞,我之前一直很想寫一首歌給我的好友Hank Williams III,之前都一直沒時間,有什麼時間比現在這個機會更好呢?另外我還完成了一本小說的大綱,就是關於我在這裡的一些故事,晚上的睡覺前會有很多奇怪的獄友叫來叫去的,幸好我有帶耳塞進來,所以我會戴上耳塞,躺下對著空氣和老婆Kiss Goodbye然後睡覺。

許多重金屬的傳奇人物支持你

我真的覺得自己沒有那麼了不起,可以獲得這麼多人的支持,我知道有些音樂圈的好友獲知池我,但沒想到一些傳奇人物也站出來替我說話,Ozzy跟Sharon幫我寫信給法官,真的是不可思議, Black Sabbath裡的 Ozzy Osbourne,也是我現在能有這些成功的原因之一,這些支持我真的不敢當。

你知道未來審判的時間嗎?

目前還在安排,應該是在12月左右。

有機會全身而退嗎?

是有機會,但也不是絕對肯定,捷克的法律制度不太一樣,就我所知,目前是警方對我提出告訴,檢察官的部份暫時還沒有,所以這是不同層級的訴訟,就我所知應該有機會全身而退,但是我也很懷疑,尤其是他們把我拘禁這麼久還駁回我之前提出保釋。

你會不會有點害怕回去捷克接受審判?

他們有可能判我5~10年的刑期,所以確實會有一些擔憂,但我認為這起事件不應該關我5~10年,回去接受審判才是正確的決定,也是尊重被害家屬的表現。

Randy被釋放後的訪問片段

–Janssen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