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外 : Pussy Riot 最新訊息 “上訴庭兩樣情宣判 “

號外 : Pussy Riot 最新訊息 “上訴庭兩樣情宣判 “

97
SHARE

昨日晚間,10:00,(蘇俄莫斯科時間早上10:00)莫斯科高等法院對於遭到指控犯了侮辱教會流氓罪的女子龐克樂團Pussy Riot的三位成員,做出不同的宣判,年紀最長,今年30歲的Yekaterina Samutsevich當庭釋放,另外兩位團員卻被宣告維持原判兩年徒刑還押.

今年二月二十一日,Pussy Riot五位團員穿戴著自製的頭套,跑進莫斯科最大的東正教會教堂,在祭壇上高唱”龐客祈禱者”,宣稱是向聖母瑪利亞祈禱,拯救人民,不要讓普丁贏得第三任的總統.她們在高聲叫唱中,其中三位被保安人員當場逮捕,控訴侮辱教會流氓罪嫌,被判兩年徒刑,

Pussy Riot 事件,很快地引起西方社會與音樂界的關注聲援,人權團體與音樂界許多重量級人物不斷地向莫斯科施壓,喊話.要求即刻釋放她們.不過,自二月份至今,普丁政府絲毫不予理會.莫斯科法院也似乎更趨向”反向抵擋難堪”的防禦態度.當然,Pussy Riot 畢竟是身處在一個對於所謂”民主自由”信念薄弱的蘇俄.讓當權者難堪的事件,要求政治力影響不介入司法,自是緣木求魚.另外,保守的莫斯科民風,在當局的插手渲染下,也有著反對Pussy Riot侮辱教會的強烈聲浪.

Pussy Riot 的辯護律師,在過去幾個月中,對於法院服務政治,受制於政治力的抨擊策略,引起莫斯科政界與法界相當大的反彈,使得Pussy Riot 獲得釋放的機會也越來越渺茫.蘇俄總統普丁,在不久前針對此事件就表示,兩年刑期的懲罰,是符合正義期待的,我們不能允許她們破壞我們的道德基礎與價值.

在原訂10月1日的高等法院上訴法庭上,Yekaterina Samutsevich突然地宣佈與辯護律師理念不同,要求更換.讓當天的上訴庭宣告延期在昨天(10/10)舉行.新任律師Irina Khrunova 在昨天的法庭上成功地提出新的辯護,”Yekaterina 當晚在大教堂的參與,只有非常小的部分,因為,Yekaterina在行動一開始,還來不及把吉他從盒套中取出,就被保安人員最先抓起來丟出教堂,她完全沒有參與到後來所謂”侮辱教會”的唱歌跳舞行動.在莫斯科的下級法院審理中,目擊者就提供過這樣的證詞.”很意外地,在短暫的休庭討論之後,法官當庭宣佈了Yekaterina Samutsevich兩年的緩刑與當庭釋放.至於另外兩位團員,則以事證明確,維持徒刑原判發監.

Maria Alekhina 跟 Nadezhda Tolokonnikova兩位團員,在Yekaterina Samutsevich被帶離法庭時,給予歡喜的擁抱,並發表聲明: “我們在大教堂演出的行動,如果冒犯了教會與宗教信仰,請接受我們的歉意.這個行動是出於政治的訴求,我們完全沒有對教會不敬或侮辱的存心,只是以這各方式凸顯我們的政治觀點.我們認為,為了這個國家與社會的未來.我們並不是罪犯”.律師團隊對於不同調的審判結果則認為是當局政治力介入的陰謀,釋放Yekaterina是為了分裂Pussy Riot與支持者.

由家人及支持者擁簇離開法院的Yekaterina Samutsevich 也聲明說:”Pussy Riot是個政治事件,並不是宗教事件,我們沒有一絲毫侮辱教會的意思,我將繼續努力尋求即時釋放我的隊友的法律協助.同時,我提醒國人,普丁正把國家帶領向發生內戰悲劇的邊緣.”

Pussy Riot的律師之一,Pavel Chikov,在稍後的Twitter發表說: 現在,只剩下兩個選擇,一是接受嚴酷的刑期.二是尋求較為輕緩的懲罰.”The girls chose the former,”(她們選擇了前者).東正教教會也發表聲明,”如果Pussy Riot表示悔意,希望法庭給予寬大的處理….”Pussy Riot 卻對此表達,她們沒有法子表示悔意,因為她們的行動是出於政治動機,並沒有冒犯教會的意念.Maria Alekhina 強硬地表示,”我們不會停止對於普丁政府的批評,就算是被送到西伯利亞,我們也絕不就範.”

Nadezhda Tolokonnikova 則發表的聲明中說: 我希望國人能夠了解,我並不是個罪犯,我請求各位再聆聽我的心聲,我不想要有任何人對我生氣,我的作為,是為了政治,並沒有絲毫的侮辱意圖.

~凌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