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ssy Riot 兩位獄中團員.撤換律師

Pussy Riot 兩位獄中團員.撤換律師

119
SHARE

繼上個月(10/10)俄羅斯法庭釋放了Pussy Riot其中一名團員,全世界人權組織與樂迷仍全力關注與設法營救另外兩名被判有罪,還押送往服刑的團員.前幾天(11/16)率團在莫斯科訪問的德國總理默克爾再與俄國總統普丁會面時,就特別提起對於Pussy Riot一案的關切,默克爾說,如果是在德國,Pussy Riot這樣的行為是不會被告或受到逞罰的.她並且以旁敲側擊的方式說:,”以這樣的標準,我們擔心許多行為上不是那麼嚴謹的德國旅客,會在俄國受到法律過於嚴苛的對待”.普丁則回應說,您不用擔心這樣的問題,您是德國人的模範….

普丁並且指出,在獄中服刑的兩位團員是反猶太主義的激進份子.普丁說,2008年,她們兩位曾經參與一個名稱為”Voina”的激進組織,在莫斯科的一個購物商場前的反猶太人活動,她們高舉著猶太人的畫像,上演吊死猶太人的戲碼.大聲宣稱要把猶太人趕出莫斯科.普丁說,我們跟德國一樣,絕不支持這種反猶太主義..

Pyotr Verzilov,他是目前在獄中的團員,Nadezhda Tolokonnikova的先生,也是”Voina”組織的創造人,對於普丁的指控反駁:他們那一次的行動,只是以行動劇提醒俄國當局留心少數民族問題,並不是反猶太人活動,普丁的資訊是錯誤的,或者,他知道真象,卻故意地誤導默克爾.由於德國是俄羅斯第二大貿易夥伴,俄羅斯最大的貸款債主,也是俄羅斯在西方世界最重要的支持者,默克爾的發言,對普丁來說,是有一定程度的壓力.不過,在反對外國干涉內政的情勢下,顯然很難迫使俄國政府讓步.甚至,也有著一定程度的反作用.

Riot 的律師團在前天(11/18)發表了聲明,要完全撤出此案,因為,他們與Pussy Riot之前有過協議,如果外界對此案施壓太重的時候,他們就選擇退出,以避免對Pussy Riot造成傷害.他們認為,在默克爾跟普丁會面之後的形勢,更為不利了.事實上,另一面傳出的訊息卻是兩位在押的團員Nadezhda Tolokonnikova跟 Yekaterina Samutsevich卻向外界聲明是她們決定要撤換這個律師團隊,而改聘10月間成功辯護而獲得釋放的團員的律師…,

律師團遭到撤換,究竟是哪一方主動?目前,似乎看不真切…因為,自從二月份Pussy Riot被捕到判刑,這一段期間,原來在俄國就以政治案件辯護出名的這個律師團,一直是以升高政治議題為主軸,為Pussy Riot辯護.很顯然,即使默克爾的出手也沒有能為Pussy Riot在這個方向取得籌碼,律師團決定撤出,或是Pussy Riot 經過形勢的判斷以改變辯護方向,應該是個關鍵的時候了.至於,Yekaterina Samutsevich 昨天發表的聲明中說,律師團扣押或是弄丟了她的護照跟她家的鑰匙.因此要開除律師團,我相信應該是與律師團合作的戲碼.一方面維持Pussy Riot過去堅持”政治而非流氓”的立場.一方面降低律師團”政治辯護”失效的反擊.

都有幼兒與家庭的兩位仍被拘禁在獄中Pussy Riot 的團員,兩年的刑期,將是段艱苦的歷程.星期一,(10/20) 一位女律師,Attorney Irina Khrunova向外宣已佈取得授權,成為Pussy Riot新任的代表律師,她正在起草,將此案提交歐洲人權法院上訴.最快應該在新年之後成案.

~ 凌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