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wall是如何讓Oasis成名的

Wonderwall是如何讓Oasis成名的

9940
SHARE

有沒有那麼一首歌,不管什麼時候聽到,你都想要跟著一起唱?有沒有那個一首歌,只要一聽到,你就會懷念起許多美好的回憶?
對許多歌迷來說,Wonderwall便是其中之一。

Oasis在美國並分在一夕之間一舉成名的。畢竟,這些英搖小子從一開始就有了音樂養份上的優勢。主唱Liam Gallagher和他的哥哥Noel,這對從曼徹斯特來的兄弟檔,擁有近幾天生滿溢的自信與超凡的領導魅力,在早期的訪問當中他們常常出現對其他樂團表示不屑的言語,甚至更超過的,不過也是眾所皆知的,許多的唇齒相向都是針對彼此。在1995年,NME的記者John Harris甚至釋出了一段錄音”Wibbling Rivalry“,而內容是這對兄弟對彼此的不諒解以及令人發噱的爭吵過程全紀錄。

但是,Noel Gallagher令人驚艷的寫歌才華依然讓Oasis得到眾人的喜愛。樂團在1994年發行的首張專輯Definitely Maybe絕對是一張令人愛不釋手的完美專輯,配合著Noel所寫的歌與承蒙於The Beatles與the Stones的的吉他。歌詞當中充滿了對美好生活的幻想:令人興奮的搖滾樂、放蕩的生活、永垂不朽的愛、完美的愛情等等,以及從搖滾樂而來的超人之感。Liam Gallagher不屑的態度則完全捕捉到這張專輯的樂觀主義,以及詮釋了這張專輯另外一個層面的影響:70年代搖滾樂的態度。相反的當時有非常多「認真玩音樂」的車庫搖滾,而Oasis成員的態度在相較下則是真誠、直率,甚至也比其他人更沈迷於自己以及音樂當中。

Definitely Maybe這張專輯打響了Oasis在英國的知名度,挑戰到競爭對手Blur的在英搖的崇高地位。這個英國樂團同樣的也引起美國對另類搖滾的好奇心,到1995年的專輯(What’s The Story) Morning Glory?,以及這張專輯的單曲“Wonderwall”,這首單曲成為英國單曲排行榜上的第二名,這首歌同樣的在Billboard上維持了十週的第一名排行。Morning Glory這張專輯就像Definitely Maybe一樣的充滿誘惑,但是卻有更大的企圖心:這是一張抒情的專輯,而非搖滾單曲。像Champagne Supernova這首非常長的迷幻歌曲,以及像暴風一樣令人振奮的Morning Glory都是基本的配備,甚至是最讓人琅琅上口的單曲像Don’t Look Back In Anger和Some Might Say都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排行版上維持了不可能的成績。

在這些人人歌頌的歌曲中,Wonderwall顯得如此單純天真。外界相信這首歌是關於Noel未來的妻子,Meg Matthews,這首歌的旋律完全是由不插電吉他漫不經心的彈撥,以及鼓手輕柔的鼓點。背後類似大提琴的旋律以及Noel的音樂節奏,讓這首歌更是增色不少,最後加上Liam的歌聲。特定的來說,當他唱到副歌時,“Because maybe / You’re gonna be the one that saves me / And after all / You’re my wonderwall,”他的聲音來回的擺盪在一個平穩的單音,然後卻是完全有效地傳遞了他們想要傳達的訊息,讓他聽起來更加的脆弱、令人珍惜。

這個向他人求助的想法在歌詞當中當然不是全新或是獨一無二的。畢竟,在無數的歌曲當中我們都傳達也接收到愛是拯救的這個訊息。但有趣的地方式,這首歌的主角在Wonderwall卻明確的捍衛自己的感知,(歌詞“I don’t believe that anybody feels the way I do about you now”)而看起來似乎對這位被愛的人有著許多的不確定(“I said maybe / You’re gonna be the one that saves me”)。不像他們其他放蕩不羈的歌,Wonderwall代表著一顆沒安全的心,希望可以在感情中找到一個棲息地。這些都恰好與Oasis的真實生活成了強烈的對比。Noel Gallagher在2002年告訴BBC,對這首歌投下了震撼彈,這首歌根本不是在描寫他的未來妻子,卻是「一首關於會拯救你的假想朋友的歌」。有趣的是,許多人都認為依靠一個根本不存在的假想朋友聽起來像是一件非常令人難過的事,但是Wonderwall感覺起來更像是一個孩子氣的樂觀,而另外一個更尖銳的事實是,這首歌就像這些英國小伙子一貫作風的嘲弄把戲。

這樣來說的話,Wonderwall就喚回了Definitely Maybe,包括了熱切地希望某些願望成真。Digsy’s Dinner描寫的是幻想著一段完美的關係該有的樣子,而冀望成名的夢想與不確定則在Rock ‘N’ Roll Star中被描寫出來。自然而然的,這些只關注於自己的歌曲是在自我中心不過了。而如果仔細去看,Wonderwall也是一樣的,即便他的自負深藏的憂鬱當中,那句“I don’t believe that anybody feels the way I do about you now”就充滿了自戀意味的保護心態,即便乍看之下是非常的自我懷疑的。同樣的這首歌的歌名為什麼叫做Wonderwall也是一個謎,這首歌的最後一句“You’re gonna be the one that saves me,”也沒有去澄清什麼,歌詞可以被任何方式去解釋。

從2009年Oasis分開之後,這對兄弟黨也「翻唱」了各自的部分,Noel Gallagher單飛之後繼續演唱Wonderwall,而Liam之後的後Oasis團也在2012年奧林匹克的閉幕典禮上做了演出。而根據Noel的說法,原本他們邀請他同台合唱這首,但是Noel卻堅持拒絕同台。這首歌是如此專注地在描寫找到另外一個人的安慰,卻反而更凸顯兩人之間的摩擦失和,顯得如此諷刺。

但是Wonderwall這首歌確實描寫了雜亂的心情與情感,到最後,它有時候會提醒你,你不可能永遠都得到你想要的東西,以及也不斷的敘說愛情的不定性,這樣的想法讓這首歌有了更宏觀的解釋。

不管Wonderwall這首歌的本意到底是如何,它所帶給千千萬萬年輕人的遐想、憧憬,與無數在任何場地任何時間的大合唱所帶來的感動,都是永恆的。有些歌曲所帶給人的感動是一輩子的,這樣的情緒把大家都串連在一起,在某個世界某個酒吧裡的某個角落,形形色色的人唱著同一首歌,這時候沒有人會再去計較Wonderwall到底是寫給誰、想要說些什麼,最重要的是它確實把我們的當下都串在一起,把我們的青春記憶都串在一起,結合了眾人的音樂,給了我們最大的感動。

我想,這是Wonderwall對歌迷來說,最重要的意義。

–Jying Chang

(資料來源:The A.V.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