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女性搖滾強悍的聲音:Deap Vally

聽見女性搖滾強悍的聲音:Deap Vally

370
SHARE

Deap Vally無疑的在人們腦中對於「女子團體」的期待或是想像投下了一枚震撼彈。雙人組合,甚至還沒有所謂的power three,吉他手Lindsey Troy的電吉他一刷下去,男人們安靜了。她無疑的打破了人們對「金髮美女玩團」的假設,她的聲音沙啞,起來比起辛蒂露波,反而更像Robert Plant。而另外一位團員呢?鼓手Julie Edwards會讓妳知道,女人玩搖滾樂可以是什麼樣子:她穿著如同show-girl一樣的衣服,但是打起鼓來卻有一種無所畏懼的氣勢、什麼都不在乎的豪邁。

「我不理解為什麼女人不想要很用力地玩搖滾、讓自己瘋狂,」Edwards如此表示。「對我們來說這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女人放鬆表現自己—從來沒看過!即便現在有非常多優秀的女性表演者,像是Lady Gaga,但是所有的表演都還是精心編排過的。我們會覺得,是不是對女性來說,真誠的表現自己是一件令人感到羞恥的事情?因為對女性來說這似乎是很私人的。」

而看Deap Vally表演的時候,的確感覺像是在看某種很私人的東西。她們的舞台表演是完全自由自在的,你不會知道下一刻她們會做什麼舉動,會發生什麼事。沒錯,事實上他們就是雙人組,舞台上難免顯得單薄;但是一聽下去,你不自覺開始懷疑,兩個人怎麼可能可以創造出這樣子的聲音?正確來說—兩個把自己衣服剪掉、露出罩杯的女孩。這兩位女性用如同現場即興的方式表演著,你懷疑著他們是在表演還是在脫序即興,但卻又深深被吸引,這就是Deap Vally所創造出來的氛圍,這就是屬於她們的場景。

「我覺得如果我們團中出現一個男人,那事情就不再單純了。因為那就不是我們所設想、所希望的。這是一個女人的觀點,關於一個我們在這個性別框架當中所正在創造的、我們所相信的。」Edward說到。而如今他們如何相遇的故事都被大眾知道了,在洛杉磯一個針線課上—女人聚集的地方,兩個女樂手相遇,並且認定要在這男性主導的產業當中創造出屬於自己的聲音。當他們認識彼此之後,她們認為彼此的友誼將會綁在一起,而在當她們Jam過之後,更瞭解到了彼此一定得一起做音樂的必要性。這種帶有濃厚緣分的音樂伙伴情感在她們之間展開。

「我們在我們自己的世界裡,我們自己所創造的。我們甚至不需要去擔心其他女人怎麼想,」Edwards說,「我們甚至沒有在思考整件事情。自然發生—我想這就是創造出一個理想的最佳狀態,最重要的是我們感受到了自由。」這種自由的氛圍同樣的也在她們的表演當中流動著,她們的表演讓人想到了Pat Benatar、Stevie Nicks和PJ Harvey。一切看起來都是如此隨性,卻如此精準。她們的第一張EP Get Deap!提供了一些她們的聲音資料:Troy的吉他的聲音是如此巨大,仿佛可以吞噬人一般的刷進你的耳朵裡,而Edwards的鼓也不落人後,拒絕只是當一個background,反而強悍的搶攻你的聽覺神經。她們之間的拉扯顯得如此有趣,她們的音樂勾引著人們去思考著另外一種可能,另外一種女性的聲音、另外一種憤怒的方式、抒發的方式,另外一種「表演」的方式。

她們的EP無疑只是即將發行的專輯”Sistrionix”的開胃菜。但即便是這樣,Deap Vally已經在這樂團百出的網路時代用力的踏穩腳步—用她們表演時的光腳丫。團員們保證這張專輯絕對會跟EP一樣Hard-Rock,她們當然會走穩這個已經建立起來的風格。在被問到這專輯名稱的意思是什麼時,她們解釋到,這是由兩個詞”Sister”和”Histrionics”(舞台表演藝術)兩個字結合而成。
「對我們來說,在這條音樂旅程上做一個自我的擁護者是一件毫不後悔的事情。強勢的、自滿的、充滿欲望的。這是件很棒的事—這必須是件很棒的事,因為對我們來說這就是搖滾樂。有許多比我們自身情感更重要、更龐大的議題需要被提及,我認為這條路上一定是充滿驚喜的。」

評論時常會批評一女子樂團就像是一個過度充滿男明星的產業下旁的一個小甜點。但是Deap Vally不是一個女子團體,她們是一個他媽的搖滾樂團,她們玩他媽的搖滾樂。而甚至,她們的音樂有可能會讓你相信,一個新的風潮將會來臨。「我們並沒有想要跟男人一樣,我們不是男人。我們的屁股太大、太多頭髮、胸部太大,有太多男人不會有的東西。我們喜歡當女人,並且玩音樂。」而同時Lindsey和Julie都戴著項鏈。那是一對項鏈,合在一起是一顆完整的心形,Julie戴著”Deap”而Lindsey戴的是”Vally”。「這是我們小時候很流行的東西。女生都喜歡和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戴這種項鏈。我們想要把一些非常女孩子的概念帶進搖滾當中。」Lindsey如此解釋。

她們將這樣的概念反應在創作上。”Walk of Shame”中傳達了一個衣衫凌亂的女人,必須在事情非預料中發生的夜晚獨自一人回家的漫漫長路。但是她們的音樂當中沒有Lana Del Rey稍嫌刻意的氛圍,也沒有Katy Perry如同泡泡糖般的造作夢幻,Deap Vally的音樂類型比起也是女性意識強烈的姐妹雙人組 Heart(紅心合唱團),甚至更時常被拿來與The Black Keys和Jack White比較,可見音樂本身的強烈程度差異。”Gonna Make My Own Money”是不斷在與金錢掙扎的傷口上搓揉撒鹽,而另外一首”End of the World”卻是充滿了兄弟之情,希望這世界的厭惡都停止,而音樂結構卻聽起來有點像Led Zeppelin。

在以下的訪談影片片段中,Deap Vally說到她們只是想把野性奔放、充滿活力的那一面帶給觀眾,而人們對她們的既定印象停留在End of the World當中,爛醉、跳鋼管等等放縱的姿態,多少認為這就是她們的生活,而Julie則幽默的回答說,當然這就是我們的生活,我們的tour bus上就有一根鋼管。當然這是她們反諷開玩笑的一面,隨後她們承認了其實那是她們第一次嘗試跳鋼管,而結論是很痛,而且很難。而在被主持人問到觀眾該如何找回搖滾精神的時候,Lindsey回答道,「來看Deap Vally的表演!」

訪談中主持人表示,有人說Deap Vally就像是長了胸部和陰道的Jack White,並詢問Deap Vally對這看法的意見,她們表示:「我覺得很好啊,因為Jack White超棒的。」、「我們畢竟是新的樂團,人們總是習慣把新的東西拿來和自己已知的事物比較。反正被拿來與Jack White比較也比跟其他Jack比較來好得多…」

而當團員們當被問到「當你們身為女性的那一面被抽離之後,你覺得還有哪些是讓你們與眾不同的?」,她們回答到:「我們不怕當一個自己堅信的人,也不怕當一個在這產業下的人。我覺得在台上搞砸是可以被接受的,當一個『不完美的人』是ok的。」主持人隨即問道,「我看到有人說聽妳們的音樂的時候他只想要做愛和嗑藥,妳們覺得呢?」團員這時候回答:「我覺得很好啊,我覺得本來就應該要有不同的音樂來搭配人們不同的情緒。」Julie坦然的解釋到,「就像對我們來說,我們都愛Led Zepplin,對我們來說聽Led Zepplin的歌就是非常具有性意味的經驗,而這樣的成就也是我們想要達到的。」

Deap Vally無疑的在現在這個世代將女性的議題重新帶進搖滾樂,在音樂上強悍、在表演上滿不在乎的自在,但同時她們也不避諱自己如同小女孩一般的品味,包括了愛心項鍊或是衣著上。在2013年的現代,女性樂手們有各式各樣的方式可以證明自己,「女性化」與「搖滾」不再互相抵觸,而且,在這個性別的身體當中,有一點點強悍也無所謂。不論妳是喜歡哪一種女性樂手或是歌手,我想沒有人可以否認在現代,女性樂手的自由度大幅提升,無非再用去跟男人廝混的方式來讓自己尋找立足之地,用實際的音樂成就與舞台成就,依然可以在不失去自我的條件下一展長才—或是說,在一個時代的自由下,一展長才就是展現自我的聲音,讓別人聽見妳。

–Jying C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