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首你聽到不可能不想到電影或影集片段的音樂

10首你聽到不可能不想到電影或影集片段的音樂

1443
SHARE

配樂對一段完美的鏡頭而言是如此重要,雖然它幾乎是難以形容,雖然它與視覺感官同步,但他足以喚醒你生活中的某個重要時刻,當那個時刻發生,每件事都在對的位置然後一瞬間那幅畫面突然烙印在你腦海中,之後可能其餘的片段都消失了,你彷彿來到一個不存在的時空,一個不朽的地方。

當那個完美畫面與聲音的結合發生時,你甚至不可能在聽到歌曲時不想到那段電影或電視劇,從 Badfinger 的 「Baby Blue」在 「Breaking Bad」的最後一幕到 Kavinsky 的 「Nightcall」作為「Drive」的開場,以下介紹10首和電影或電視劇完美結合的音樂。

Badfinger – “Baby Blue”

Show/Movie: Breaking Bad


「Baby Blue」是41歲 Badfinger 的又一首成名曲,被 Walter White 重新挖出作為「Brearking Bad」苦澀參半的最後道別,不管製作選的是那首歌 Heisenberg 吐出最後一口氣都對影片的粉絲來說都是種慰藉,不過當然「Baby Blue」作為這部影片的最後樂章可說恰到好處。

這是另一種情境,以音樂取代影集本身作為結束,「Breaking Bad」的粉絲牽絆著多年的情緒不只是這90分鐘,「Baby Blue」做了和這份名單中其它歌曲相同的事,它提供「Breaking Bad」一個音樂性的收尾,不管你何時聽到這首歌你都會想起 Walt 躺在實驗室臉朝上,失血過多慢慢死去,當然 Walt 是死了,但是「Baby Blue」讓 Walt 彷彿是快樂的死去。

 

Pixies – “Where Is My Mind”

Show/MovieFight Club

The Pixies 從死亡中復活。樂團像流星般創造了一段傳奇,兩年內創造兩張精彩的專輯,但是Surfer Rosa (1988) 及 Doolittle (1989) 這段光輝歲月在主唱 Black Francis 告訴團員樂團結束後終結,Francis 和貝斯手 Kim Deal 骨子裡流的壞血液已經蒸發了,

但在2003年 Pixies 決定復出展開巡迴,他們已經有十年沒一起演出了不過粉絲還是很蓬場的包下了所有座位,Deal 接受 Spin 的訪問時談到他們的復出:「我覺得鬥陣俱樂部讓「Where Is My Mind?」更紅,我不知道人們對我們音樂的看法,但因為一些原因過了10年我們反而更受歡迎了。」

The Pixies 的確做了不退流行的音樂,不過 David Fincher 找到一個片段讓這首歌更有意義,就在 Edward Norton 朝自己脖子開了一槍後,不過真正讓首歌出現在這份名單中的場景是 Black Francis 在影片中說的最後一句話:

“You’ve met me at a very strange time in my life.”

 

 

 

 

 

 

 

Steelers Wheel – “Stuck In The Middle With You”

Show/MovieReservoir Dogs


Quentin Tarantino 是個鬼才,他在電影中呈現暴力的方式是卡通、引人入勝的,至於他使用電影配樂的邏輯,就像 Tarantino 脫下導演的面具後是個卡通電玩迷一樣充滿樂趣,有點像 Patrick Bateman 的「American Psycho」。

先不要管音樂看看 Michael Madsen 露出微笑割下那個人的耳朵。

 

M.I.A. – “Paper Planes”

Show/MoviePineapple Express


要怪就怪預告片,Pineapple Expire 想用牽強的卡司陣容吸引大家關注這部電影,Rogen 被創造的非常壞,McBride 就是 Kenny Power,然後 Franco 讓大家全都嚇一大跳而且扮演的非常好,「Paper Planes」在預告片之外有他自己的故事,它甚至沒有入選原聲帶曲目,但它的簡潔、優美的時刻和他們瘋狂的行徑創造一個微妙的反差,而且非常令人難忘。

 

Kavinsky ft. Lovefoxx – “Nightcall”

Show/MovieDrive

Dirve 有自己的為電影製作的原創曲目,而 Kavinsky 機器式的、來勢洶洶的「Nightcall」和電影簡直一拍即合,雖然 Drive 的原聲帶有許多令人驚豔的曲目,但這首歌Refn告訴你一首歌如何驅動一個場景的敘事,其實沒發生太多事,Ryan 只是來到他的遊樂場逛逛,但是整個氛圍已經建立起來。

 

Survivor – “Eye Of The Tiger”

Show/MovieRocky

當 Rocky Balboa 到暑期夏令營健身時,我相信這首歌一定非常有名,因為全世界的人下意識的聽到後都會感覺 Sly Stallone 狀態已經調整到1000%,無情,強大,極簡純粹。

不可否認「Eye Of The Tiger」足以作為 Rocky 的代表歌曲,儘管它到第三集才出現,費城甚至採用這首歌作為他們城市的歌曲,但當你看到閃亮亮的洛基雕像被陳列在美術館的入口你就知道他們走偏了,我可不覺得這一步很OK。

 

Radiohead – “Talk Show Host”

Show/MovieWilliam Shakespeare’s Romeo + Juliet


在電影圈有幾個相當受音樂社群推崇的導演,Baz Luhrmann 是其中一位,他的電影總是有精彩的配樂曲目,在他執導的現代版 Shakespeare 的 Romeo and Juliet 採用兩首 Radiohead 的曲目,「Exit Music (For A Film)」是第一首作,作為片尾的曲目。

第二首是「Talk Show Host」,收錄在1995年的 EP「Street Spirit」,採用Radiohead 的原創音樂作為電影配樂真的很棒,「Talk Show Host」無可挑剔的旋律,沒有什麼能比這首歌更緊密的連結年輕飾演羅密歐的 Leonardo di Caprio。

 

 

Geto Boys – “Damn It Feels Good To Be A Gangster”

Show/MovieOffice Space


卡在小房間的人很少會讓人感覺像流氓,但這個單調不斷重複的小房間讓人感覺詭異又折騰,Office Space 非常了解這點,這也是為什麼 Peter Gibbons 看起來就像真正的美國黑幫。

當然人們想到 Office Space 不會想到這首歌,他們只會想到影印機的場景,史上唯一幾場以影印機為主角的場景。

Aerosmith – “Sweet Emotion”

Show/Movie:Dazed and Confused

「Dazed and Confused」是一部關於年少輕狂舉足輕重的記憶:幾個小時候將離開的高中生活,Pink、Slater、Mitch 和 O’Bannion 絕對沈浸在甜美的情緒中。

當 Aerosmith 帶領我們踏出勝利的步伐迎向最後的校園生活,蓄勢待發準備迎向真正的世界,這段歌曲成功轉達出內心的渴望與澎湃的情緒。

–Janssen Lin

參考資料:(pigeonsandplan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