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y訴說家庭成長背景

Moby訴說家庭成長背景

495
SHARE

Moby在訪問中訴說他的成長背景。

我在單親家庭中成長的獨生子,居住在非常有錢的城鎮Connecticut,但我和我媽媽非常的貧窮。那個城鎮是非常保守的文化古鎮,但我媽和她的朋友都是嬉皮。在我兩歲時我爸爸因為酒駕出車禍死亡,很難去懷念一個你從來不知道的東西。我知道的所有人都有雙親但我沒有,可是我並不覺得這很悲慘或奇怪。許多人在年紀比較大的時候失去親人,我覺得那比較悲慘也更加的難過,因為你的生活裡曾經有那個人的存在,而他們被帶走了,不過我沒有真的和我爸爸的接觸。

有些我媽媽的男朋友非常的可怕。在某個角度來看,我所有朋友的父親都非常的得宜和得體的典型Connecticut爸爸。在我五、六歲時,我媽那時的男朋友,他是摩托車幫,留著很大的鬍子,他沒和我們住的時候基本上是個流浪漢。他覺得我朋友都有個得體的爸爸,而當我和他這位地獄天使出現在其中時,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所以我沒有得到很多父愛, 但我只希望我有正常一點的童年,而我只將這樣的感覺放在很沈重的負面情緒。

可是還是有很多正面的事情。我媽媽只想要我花一生的時間創作,如果我成為一位律師或醫生,她應該會很失望。在我小時候我就被鼓勵去做音樂,拍照,畫畫和寫作。在家庭裡的每個人都是很文化先進的,我的祖父母、阿姨和叔叔們都是超書呆子知識份子的嬉皮。他們會抽著菸,然後討論起遊戲思想家德里達和馬克思理論,我想我小時候喜愛哲學是這樣來的,也讓我上大學時研讀它。在小時候家庭裡有很大的專注在教育和知識,同時也對性道德、經濟、政治、精神和信仰都非常的開放。

我媽媽在1998年去世,是我的專輯“Play”發行的前一年,事實上我並不覺得我失去了親屬,而是失去了很親密的知己和朋友。

我想要有小孩,這是我沒有做過的事情遺憾之一,但我48歲而且單身,我並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實現。我覺得真的很幸運,因為我有個親密的家庭。有許多人雖然跟他們的家人很緊密,但他們卻不是很喜歡他們。很幸運地大多我的家庭成員都很聰明、有創造力而且很有趣,當我們在一起時是非常開心的,而不是什麼困難的義務。

– Emily C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