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ssy Riot 事件的最高潮

Pussy Riot 事件的最高潮

366
SHARE

Pussy Riot 事件,隨著最後兩位在押的成員因特赦,於2013年12月23日被釋放,至前天(2/5)突然出現在紐約布魯克林 Barclays Center ,由CBGB所承辦的國際人權音樂會舞台上,算是此事件意外的最高潮時刻.

這晚,演出陣容包括The Flaming Lips, The Fray, Imagine Dragons, Cake, Colbie Caillat 以及 Bob Geldof等等的”人權音樂會上,瑪丹娜以穿插不少次地 “BOO….!” 與 “Hell Yeah !” 對上千名觀眾表達對蘇俄政府人權問題的不屑 與 歡迎並介紹國際社會在兩年中不斷設法營救,終於獲釋並造訪自由世界的兩位Pussy Riot 團員,Nadia Tolokonnikova 與 Masha Alyokhina .

這兩年中,寧願坐牢誓言反普丁到底,被視為最堅強的女性自由鬥士 Nadia 跟 Masha 對於獲得特赦,表示絲毫不領情,因為這一切都只是普丁為了即將展開的索契冬奧而演出的”公關戲碼”.她們在致詞中呼籲西方世界更重視協助改善蘇俄的人權與獄政改善問題.並以”不參加,不觀看”抵制”索契冬奧”.Nadia 跟 Masha 說她們將成立一個自主的人權運動組織致力改善蘇俄獄政人權問題.

就在音樂會舞台上Nadia 跟 Masha 的致詞進行中,台下的記者們卻紛亂地在傳遞與查證著一封剛剛寄到現場許多記者信箱,來自莫斯科一位匿名的Pussy Riot團員的公開信.信中說: 對於Nadia 跟 Masha 重獲自由與展開新的人生或為人權奮鬥的目標,表示非常地欣喜,但是一面卻也指出 Nadia 跟 Masha 出席深度”流行文化”的”國際人權音樂會”是與Pussy Riot 一向”左傾激進藝術理念”相左.同時,信中聲稱Nadia 跟 Masha已經不再是Pussy Riot 的成員.希望媒體不要再誤稱他們兩位為Pussy Riot .匿名信中解釋, Pussy Riot 是個以激進藝術傳達女權主義,反傳統,反專制,反個人崇拜的組織.她們的表演與作品向來都是地下化與反消費的.不論是拿著吉他,帶著頭套的人物海報宣傳著昂貴門票的”人權音樂會”或者因為Nadia 跟 Masha 引起西方世界定義的女龐客形象都是扭曲了Pussy Riot 的理念.信中說,我們帶著頭套就是不以女性面孔誤導聽眾認知.

Nadia 跟 Masha 對此信件內容,未做回應.僅表示將以兩人自創的新名稱組織回到家鄉後致力獄政改革運動…..輿論界對此信件則有著混亂的看法.畢竟,.Pussy Riot 自我認知與致力的目標或藝術態度,本就是任何一個樂團或團體存在與奮鬥的”當然”.他人無權置喙.另一面,不論藝術或政治的面向落實,都一定需要群眾的理解與參與.”流行文化”雖然似與”深度精義”衝突,卻也更常是”深度精義”的催生實踐者…Pussy Riot 的頭套面具也許實踐了唾棄”女性特徵消費”的理念.若是沒有Nadia 跟 Masha 這樣無畏無懼,求仁得仁的勇敢女性. Pussy Riot 不會成為這個新世紀人權鬥士的標章.不會導致普丁政府必須粉墨演出對於人權問題讓步的”公關戲碼”….身處自由世界的我們,為在艱困環境中堅持藝術與政治理念的Pussy Riot 與寧願受苦坐牢,誓言為”蘇俄終將自由”奮鬥的 Nadia 跟 Masha 同樣獻上敬意.

~凌 威
圖片來源:Pitchfor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