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ine/冬日最後的雪景

Codeine/冬日最後的雪景

329
SHARE

這些樂曲緩慢卻又有力、內斂卻又爆發,每一個鼓擊、每次刷下的吉他都將你推開,卻同時將你抓緊,像是一把不會將人刺傷的利刃。

每當談到[「slowcore」這類曲風時,我們不免會想起Galaxie 500、Red House Painter、Low等團,開啟了新的浪潮,影響了更多曲風與樂團。但Codeine這支來自紐約的三人樂團由,雖然成立於曲風盛行之初的1989年,卻因為樂團短短五年便宣告解散的緣故,使得他們被遺忘在原地。樂團總共發行了九首單曲、兩張專輯,他們所留下的音樂就像一道孤獨的雪景,被冷清的白樺樹所圍繞,靜立在某段凝結的時間裡,永不融解。

他們的音樂雖然有著明亮、乾淨的質地,始終卻籠罩在寒冷的霧氣之中。冰柱般清脆的Bass、間歇的吉他刷弦與低迴難解的歌聲,形成寒冷的氣壓,陣陣侵襲著每個人的心靈,將你我困在銀白之中裡。像是歌曲《Ides》當中所唱道:

「Silver clouds
Fill my mind

Can’t watch the trees
Can’t go outside
Don’t go outside」

彷彿他們正低聲宣告著的他們的孤獨與危險,無論多麼溫暖的陽光,始終都無法穿透這股寒冷。主唱兼Bass手Stephen Immerwahr嗓音則是稀薄的冰湖,我們一不小心踏入其中,踩碎冰層,失足跌落自溺的腹語裡。

雖然僅僅成軍五年,便因為團員各自的音樂計劃而導致解散,但Codeine第二張完整專輯《The White Birch》卻是一張足夠稱為經典的專輯,他們將自身孤獨的氣質延伸到每首歌曲裡當中,像是每個節拍都有十足的理由存在,像必須繼續往下說出的故事。極短的歌詞成為雪地裡的回聲,在我們耳際間揮之不去,如同旁觀者一般安靜的看著我們。《Smoking Room》裡面便有著最好的註解:

「The world is frozen now
It glitters, sparkles, and shines.」

「如此空曠,簡單的話語,才是最令人感到害怕的事物」。這似乎就是Codeine所表達的事物。無論是編曲或者歌詞,甚至是專輯的整體風格,他們從裡到外完美地發揮了Slowcorew特有的氛圍,去除了Slowcore有時為人詬病的單調乏味。

並且少有樂團能夠讓聽者察覺不出是借自他人,將翻唱的歌曲轉化為如同全新的作品。Galaxie 500成功的詮釋了New Oreder的《Ceremony》,而Codeine也曾在專輯《The White Birch》裡改編了Joy Division-《Atomsphere》,並在歌詞上做了些許改變,使得整首歌曲變得更加緩慢並且寧靜,絲毫沒有生澀之處。Immerwahr的Bass聲響平淡安穩的彈奏著,像初春開始流動的溪水。這是冬天最後的風景,積雪上反射著剛浮出的陽光,讓我們不自覺地舉起手來遮掩,一切都顯得的太過明亮、刺眼。

相隔十八年之久,所有團員在2012年短暫重組,並於I’ll Be Your Mirror音樂祭上登台

如同即將融化消逝的冬天結尾,眼前所見都開始變得易碎,但這些歌曲卻能讓這片雪地永不消融,讓我們繼續在這最後的雪景中遊蕩徘徊…….

文/Bluntt

SHARE
Previous article我們其實很慌.........談談 Radiohead 的"Creep" !
Next article"2:54 "同名專輯推薦
Roxy Rocker 是在台灣,致力推廣搖滾音樂文化的推手, 隸屬1982年起經營搖滾音樂場景的 ROXY 系列音樂酒吧. 2012年五月五日創建 roxyrocker.com 搖滾新聞華語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