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的噪音 之六 / 噪鳴與游離 – Boris

寂靜的噪音 之六 / 噪鳴與游離 – Boris

1148
SHARE

前續:    寂靜的噪音 之一/淺談 Stoner-Sludge
寂靜的噪音 之二 / Kyuss 的酷寒沙漠
寂靜的噪音 之三 / Kyuss 與石器時代女王
寂靜的噪音 之四 / 混沌初始 – Melvins
寂靜的噪音 之五 / 充滿歧路的睡眠 -Sleep


 

如同許多哲學與心理學時常提及,並且企圖發現那股無形、流動的「力量」。認為這股沒有名字、游離的力量極有可能就是真理的真實面貌。

 

而這支來自搖滾樂版圖之外的「異族」樂團,從成立至今似乎變持續蘊含著這股難以框架、不斷流動的力量,無數來自各方的力量不斷的在他們的音樂裡滾動,時而交互、時而分離。

 

 

如果以風格的分類,我們僅能粗略地將它分解,歸納出其中含有 Stoner Rock、Hardcore Punk、Sludge Metal、Drone Metal 等等,以及實驗、噪音、迷幻的特質。但這些僅僅只是著鬆動的標籤,仍無法牢固的貼在 Boris 身上。甚至從樂團與器材的編制上來看,就能了解那股「流動之力」的存在,這支三人樂團當中,成員 Takeshi 手持著雙頸吉他,但這把樂器卻是同時有著 Bass 與吉他。而鼓手 Atsuo 時常也擔任 Vocal 的角色。以往我們樂團編制的定義,像是吉他手、鼓手、主唱的分類在他們身上早已喪失功能,彼此的角色幾乎是難以取得一個具體的名稱。在他們現場表演時三人輪替著唱著歌,Takeshi 用他那把雙頸吉他製造出嘈雜的蜂鳴,不時又彈起另一頭的 Bass,刷出高速又爆裂的節奏。

 

到了此時,再回頭與早期的 Stoner、Sludge 樂團相比,早已演變為一種嶄新的形態,僅僅在十年之內就變化出如此多樣的風格。但這股力量的誕生,卻是來自於 Sleep 與 Melvins,這些經典使這股力量不斷地流動。Boris 在1992年成軍,而這個名字就是取自 Melvins 的同名歌曲。樂團成立不久之後他們更有了自己了唱片公司Fangs Anal Satan。

不止融入了Stoner Rock、Hardcore Punk、Sludge Metal固有的基因,Boris更將Drone Music這種難以操控的音樂植入自己。

「Drone Music」早在六零年代便有許多音樂創作者投入,往後在重金屬、瞪鞋、硬地音樂中能見到 Drone Music 的影響。但其實 Drone 的靈感來源,主要來自於印度的傳統音樂。其主要特質為延續、共鳴的樂器合奏,而在演奏中樂器的音高轉變幅度極小,在不知不覺中變游離到另一個音符之上。從世界各地的民俗音樂中都能找到這項特質,彷彿共鳴、恍惚的音牆是最為容易進入人類意識裡的聲響。譬如蘇格蘭的風笛演奏、美洲原住民的合唱、蒙古民族的「呼麥」,都是製造出「持續音」與「環境噪鳴」的原始方法。進入現代之後,與當時的聲音實驗風潮,創作者紛紛用上這些古老手法,並與 Ambient、極簡主義結合,造就了 Drone Music。而第一個被認為是 Drone 的樂團 Earth,運用著氣壓般的緩慢共鳴,衝擊著聽者的聽覺與心智。

 

 

而 Boris 將 Drone Metal 納入他們的音樂當中,並驚人地將 Hardcore Punk 這種快速的曲風與極為緩慢的 Drone 運用自如。Boris 原先在日本當時的樂壇沒有受到太多的關注,當時地下樂團的風潮仍屬於龐克搖滾的天下,但是在西方的獨立音樂圈,Boris 正慢慢地立起自己的旗幟。2002 年發表了《Heavy Rocks》正式打響了 Boris 的名號,無論是在發源地日本或者北美,大家都注意到這支怪異的樂團,更是與許多唱片廠簽約。專輯當中時常有有如濃霧般的重低音緩慢襲來,穿插著迷幻味十足的吉他獨奏,這段沉鳴結束之後又轉為快速的龐克樂,這張專輯整體便是如此的矛盾。而「Heavy Rock」從字面上看來也俱有革命性的意義,在搖滾樂與重金屬之間找到一個著力點。爆裂、轟然但卻又不失本質。

Boris的專輯產量也是十分驚人,成軍二十多年發表了 19 張錄音室專輯,在後期更是減少了龐克的成分,他們的音樂變得更不俱形體。2010年 Boris 與 Drone Metal 的重量級樂團 Sunn O))) 共同完成了實驗專輯《Altar》,這張專輯更是將 Drone Metal 的特色淋漓盡致地發揮了一次。

 

 

 

所有專輯當中我特別喜愛《Heavy Rocks》、《Pink》、《Akuma No Uta》。《Pink》簡單來說像是 Boris 多重分裂的其中一面,以原始的龐克、噪音搖滾為主,多為快板的歌曲,另外在錄音與編曲上都顯得特別原始隨性; 《Akuma No Uta》以Tekashi 與他招牌的雙頸吉他為封面,而這張專輯與《Pink》形成對比,彷彿是在幽暗的海溝裡錄製,更種噪鳴以不同的方向、頻率像蛇一般的爬進耳裡。

 

 

樂團首腦 Atsuo 曾表示:「所有先入為主的想法對我來說都是無意義的」,就像那股「流動的力量」一般,任何先行的想法都不能在 Boris 身上找到立足點。

而將先前提起的樂團擺放在一起,這段演進史是一部斷裂獨立的事件、同時卻又是互相連貫、緊扣的歷史。每個樂團無論是 Boris 或是 Sleep 與 Melvins,都朝向一個難以辨位的方向前進。 這些歪斜生長的分枝卻又是結實高聳的主幹。

(後續 :寂靜的噪音 之七/ 巫蠱之聲 – Electric Wizard
)

文/Blun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