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 Green Day二十年前最暢銷的專輯《Dookie》/ 主唱Billie Joe Armstrong專訪

回顧 Green Day二十年前最暢銷的專輯《Dookie》/ 主唱Billie Joe Armstrong專訪

1270
SHARE

「當時我只是單純想寫些值得我引以為傲,並且可以讓我們持續彈奏5年的歌。」主唱 Billie Joe Armstrong 說著,回想 20 年前 1994 年2月1日這一天,是樂團第三張專輯《Dookie》發行的日子。對此,他還有一些早期的印象,就在 Green Day 從 Reprise 唱片公司(為華納兄弟集團分支廠牌)取得唱片簽約的訂金時,Billie Joe說,「我只是一直在思考,我們必須確保有足夠的錢可以拿來付房租,或是以防其他事情發生。」

 

 

當新專輯《Dookie》一推出,以驚人的速度達到超過一百萬張的唱片銷售量,不久又突破雙白金,最終全球銷量更超過一千六百萬張,也讓這三名小夥子,主唱 Billie Joe、bass 手 Mike Dirnt 和鼓手 Tré Cool 的聲勢一飛衝天,也順勢帶起加州伯克萊地區的地下硬核朋克(hardcore-punk)文化旋風。至今已發行11張錄音專輯,包含2004年多白金專輯《American Idiot》,Green Day已成為現在全球最成功的朋克樂團了。

 

 

1) 你們何時注意到有主流廠牌想與你們合作?第二張專輯《Kerplunk!》在1992年1月由獨立廠牌 Lookout 發行,緊隨 Nirvana 的《Nevermind》發行之後唱片排行榜首,是否有乘著順風而行的意味?

我記得 Larry Livermore (Lookout廠牌創始人)說過的確有幾家主流廠牌找過他,但我們都不當一回事,甚至認為那是惡作劇。況且那些廠牌旗下有太多類似 Nirvana 或 Soundgarden 曲風相近的二流甚至是三流樂團混雜其中,我們實在不適合那種風格模式,他們應該也不是真的想與我們合作。

2) 這是對於未來很重要的一個轉折點,你們最終如何決定跟隨 Rob Cavallo 以及與 Reprise 廠牌合作?

這大概是很無腦的決定吧,我敢這麼說,我們對於任何事始終如此(笑)。不過我們相當清楚自己想做的事,當時我還在彈著我的藍琴( Billie Joe 第一把正式表演的樂器,Fender Stratocaster 仿製琴)。Mike想要買更好的 bass,而我也想要有個極好的音箱。因此大家各取所需,這大概就是我們最終選擇與廠牌合作的理由。

 

 

3) 你們早期都在伯克萊錄製專輯,但突然換到 Fantasy 唱片的錄音室錄製,對於你們來說不管是技術上或空間環境都有別於過去的不同,覺得適應嗎?

那地方無疑地存在著七零年代復古的氛圍,桃花心木與堅硬的黑木裝潢環繞整間錄音室。我們在那兒也看到了 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 的所有母帶。我始終相信我們換到 Fantasy 的錄音室是正確的選擇,因為我們也無從選擇阿(笑)。那時候,我才學到如何去處理聲部以及如何調整出色的吉他 tone 調,也能夠運用最少的時間去做 vocale 的效果,我愛死那段時期了!

4) 第一天進錄音室你們彈奏的第一首歌是?

應該是 ‘Burnout’ (開頭曲)這首吧。那時心情相當興奮,我們就像在糖果店裡蹦蹦跳的小屁孩一樣,Mike 和 Tré 看起來相當緊張,但是我們都做好準備錄音了,我們不想要成為在錄音室狀況百出的那種樂團。對我們來說,進了錄音室盡全力去做好它就對了。

 

5) 關於專輯中的’Basket Case’這首歌,第三段歌詞中提到的妓女(whore)為何轉性為「他」?

我試圖想要挑戰聽眾與自我對於世界的認知,很多事不像是我們表面上所認為非黑即白的概念,這張專輯探討了很多對於雙性議題的看法。

 

 

6) ‘Coming Clean’這首歌彷彿又更深入探討性別的議題,一開頭就唱著「Seventeen and strung out on confusion」,這首歌是你17歲時寫的嗎?

不是。這首歌談論的是對於自我的疑問。對於不管是同性、雙性、變性等等,人們逐漸由譴責抵制的心態轉為接受開放的態度。現今,同志婚姻也取得合法的認可了。

 

 

7) 透過這首歌,關於你的性別探討有得到一些結論嗎? 還是你只是單純對於這些議題有興趣罷了?

我認為這是ㄧ個自我探索的過程,我也相當願意嘗試各種可能(笑),但我已經結婚了。

 

文章來源:Rolling Stone
文:smallyel.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