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的噪音 之七/ 巫蠱之聲 – Electric Wizard

寂靜的噪音 之七/ 巫蠱之聲 – Electric Wizard

832
SHARE

前續 : 寂靜的噪音 系列文章

 

來到八零年代中期,在 Doom Metal 的發源地英國誕生了許多新銳的 Doom Metal 樂團,直到八零年代末這波浪潮才逐漸消退。不過在九零年代初期,Stoner 與 Sludge 的音樂風格不斷向外滲入其他領域,與各種曲風相結合,像是在同一時間的日本,Boris 便是一個重量級代表。

而 Elecreic Wizard 則是受到八零年代 Doom Metal 潮流的影響,然後再融入Stoner Rock 亦或是 Sludge Metal 的元素於其中,最後成為了這塊異域當中的龍頭之一,代表了「Stoner Doom」這面旗幟。

Electric Wizard 這個充滿邪氣的名號來自於 Black Sabbath 的歌曲《Electric Funeral》、《The Wizard》,由此可見 Black Sabbath 對於 Doom Metal 的影響是如此深刻。他們的歌曲多數唱著巫術、黑魔法、禁藥等等,另外也常採用古典恐怖電影的片段聲音編入音樂當中。由 Jus Oborn 領軍,Electric Wizard 成軍超過二十個年頭,雖然期間團員變動頻繁,但樂團始終保持運作,在極為冷僻的 Stoner 樂壇裡成為少數長壽的特例。

改造了早期經典的重金屬,以 Stoner Rock、Sludge Metal 的獨特音色奏起一段驚悚詭異的巫祝禱詞。如同早期黑白恐怖電影,粗造簡單,卻能帶來無比的驚悚與恐懼。

1994 與1996 年發表的第一、第二張專輯《Electric Wizard》、《Come My Fanatic》裡頭,Electric Wizard就已經囤積起足夠的邪惡,以神秘主義、異教崇拜為題材。在同名專輯中的歌曲《Stone Magnet》在副歌就唱到:「Looking all around, the world’s a dream/Traveling to places that I have never seen/High up here is where I’m really free/Listen people, you’ve got to free the weed, oh yeah」,這些歌詞強調著大麻獨特的「引力」,提倡解放、使用大麻等充滿享樂主義的字詞。

 

另外《Come My Fanatic》當中的《Wizard In Black》開頭便採用了 1976 年出品的恐怖電影《Let Sleeping Corpses Lie》裡面的台詞。極端的歌詞與特色很快的讓這群巫師的名聲傳了開來,但不要以為運用著邪惡、神秘、享樂主義、惡魔崇拜等特色,就認為 Electric Wizar d是一支 Shock Rock 樂團,在音樂上卻流著 Stoner Rock 的血液,而 Doom Metal 的基因則是讓 Stoner Rock 的沈重音牆更具破壞力,像巨獸般的襲來。

 

 

2000 年所發行的《Dopethrone》更是巫師的畢生之作,像是一次成功、高深的儀式之下的產物,柔和了 Stoner 與Doom Metal,再粗殘的緩慢重拍之間卻又有著 Stoner Rock 那種草根性的南方搖滾。原先意為「巫術之酒」的歌曲《Vinum Sabbathi》之中唱道:「Now I’m a slave to the black drug
/Forced to serve this black god/I thought myself a master of the arts/This dimension of misery is my penance.」,像是與惡魔立下契約一般,《Dopethrone》的成功使得樂團聲名大噪,這張專輯也就此名列各個Stoner Rock 的排行上。《Funeralopolis》一曲,彷彿就是異教的讚頌。

 

 

Electric Wizard 每張作品就如同一次神秘未知的儀式,每張專輯的風格不盡相同,早期的專輯《Come My Fanatics》較具實驗性,整張專輯漂浮不定、輕易地使人出神。兩千年初的作品《We Live !》、《Witchcult Today》裡則是加重了 Doom Metal 的元素,少了幾分 Stoner Rock 粗獷的氣質。不過每張專輯依舊保有那種令人置身於一世所燃起的煙霧之中,被七彩、迷幻的雲朵圍繞,看著這群巫師在其中起舞,召喚著我們的聽覺。

後續 : 寂靜的噪音 之八/ 壓抑與瘋狂之間- 淺談Sludge Metal

文/Blun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