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 Ska Punk 的龍頭,Rancid

淺談 Ska Punk 的龍頭,Rancid

907
SHARE

如果我們要談起Rancid,那麼我們必須先從Operation Ivy談起,從一個Ska和Punk開始熟悉彼此的年代開始講起。

在距今27年前的5月,也就是1987年,在美國加州的Berkeley吉他手”Lint(Tim Armstrong)和貝斯手”Matt McCall(Matt Freeman)”,以及主唱Jesse Michaels、鼓手Dave Mello,組成了「Operation Ivy」。當年的他們在Gilman Street club開始嶄露頭角。在獲得許多場表演機會後,Operation Ivy漸漸打響知名度;終於,在1989年的時候被EMI所簽下,發行了Operation Ivy最具代表性的專輯《Energy》。

 

左為Tim Armstrong,右為Matt Freeman

 

然而不幸的是,功成名就之後,也許是團員間對於獨立的政治理念,又或者是中產階級價值觀的不同,也或者兩著都有,大家決定在1989年的5月進行最後一場表演,然後彼此就分道揚鑣。至今,Operation Ivy解散的原因仍然是個謎。

解散後,Jesse Michaels加入了「Big Rig」,Dave Mello短暫的加入「Schlong」,之後又與Tim、Matt籌組了「Downfall」。而Tim與Matt呢?

原來當時的Tim深受酗酒問題所苦,進行了一長串的戒酒治療,幸運的是,最後成功了; Matt則是加入了當時的Hardcore樂團 – MDC。有一天,Matt突然向Tim建議了一件事,那就是兩個人都把白天的工作辭掉,重新出發,專心一志的搞音樂。Tim深深地被Matt的決心所打動。

就在1991年的 San Francisco Bay Area,Tim和Matt重新出發,Ska Punk界的龍頭 – 「Rancid」也在那時隨之誕生了。

 

 

Rancid鼓手 – Brett Reed

 

他們找來了鼓手 – Brett Reed,他是Tim當時的室友,也是加州最著名的龐克場域 – Gilman Street (剛好就是Operation Ivy走紅的發源地)的活躍份子之一。Rancid自此開始正式出擊,在1992年與Lookout!唱片公司簽下合約,發行了一張五首歌的EP,而這張EP徹徹底底地抓取了龐克音樂大廠牌Epitaph Records的注意,隨即以高價簽下了Rancid,並發行了該團第一張正式專輯,《Rancid [1993]》,在1994年發行了第二張專輯《Let’s Go》,也同時是他們的第一張Gold Album,收錄了〈Salvation〉、〈Nihilism〉等經典歌曲,至此,Rancid已經逐漸在龐克界站穩地位。有趣的是,Rancid在這段時間尋找另一個吉他手,而當時Green Day的主唱Billie Joe Armstrong曾經與他們進行過一場表演,可惜並沒有受到團員們的青睞和賞識,因此Billie Joe並沒有成功的加入Rancid。

同時,他們也從當時解散的樂團「Slip」找來了Lars Frederiksen,Rancid的元老們正式的齊聚一堂。1995年,Rancid發行了一張龐克史上最為重要的Ska Punk專輯之一,也就是《…And Out Come The Wolves》,裡面收錄了〈Ruby Soho〉、〈Time Bomb〉、〈Journey to The End of The East Bay〉、〈The 11th Hour〉,尤其是〈Ruby Soho〉更是打進了MTV,攻占各大電台,《…And Out Come The Wolves》也成了Rancid的第一張白金唱片。

 

《…And Out Come The Wolves》專輯封面

 

 

Rancid 團員,最左即為 Lars Frederiksen

 

至此,超過了二十個年頭,Rancid陸續發行了《Life Won’t Wait》、《Rancid [2000]》、《Indestructible》、《Let the Dominoes Fall》,以及即將在2014年6月10日發行的《Honor is All We Know》,Rancid一直穩坐Ska Punk界霸主的位置,而團員們也都相繼有亮眼的Side Project,舉凡Tim的「Tim Time Bomb」、和Skinhead Rob及Travis Barker合作的「Transplants」;Lars的「Lars Frederiksen and The Bastards」,也許他們有一天都會老去,都會逝去,如同那些吉他英雄們一樣一個一個的凋零,然而他們的歌曲卻會永遠流傳下去,所有聽過〈Ruby Soho〉的人一定永遠無法忘記第一次聽到Tim Armstrong的聲音從喇叭裡傳出來時,唱著:「….Destination Unknown, Ruby Ruby Ruby Ruby Soho…..」,那種孤獨、蒼涼、哀傷的感受,卻又義無反顧的追尋新人生;相信,所有對於社會、未來,徬徨無助的你我,都是一劑強心針。

 

最後,獻上Rancid的〈Ruby Soho〉

 

文/Vincent
圖片來源:AllMusic/dyingscene.com/Wiki/Epitaph Records/last.f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