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這次金曲獎看產業結構現象

從這次金曲獎看產業結構現象

460
SHARE

我必須承認,當我看見閃靈或者滅火器等等…乖乖坐著被黃子佼訪問的時候,我覺得這一幕實在是太搞笑了。你可以看看他們之間的問與答,主持人油腔滑調想要接續下個話題的超級冷的笑話,然後這一掛不是那麼主流的尷尬的笑著….然後回答那些老套的問題。

訪問的部分影音 :

他 們 真 的 很 不 熟 。

一般來說,這位主持人他的訪問經驗絕對是很多的。只要是在流行音樂界稍稍有些名氣的他差不多都問透了,大咖小咖隨便什麼咖綜藝咖也好,幕後的,像那些製作人,作詞者或者是導演也都問透透了。那好,那到底這次怎麼會這麼尷尬?很簡單也很明顯,因為黃子佼並沒有太多接觸這些獨立製作音樂人的機會,主流音樂他都問不完了,哪還來的及跨足到在主流媒體上幾乎消失殆盡的獨立製作。

 

 

 

要讓兩個不熟的人主動接觸的”點”,無非就是需要與被需要,或者兼具。而且,這個接觸還必須要被「大家」所看的見,需要透過這個「接觸」來給大家看什麼?給大家看主流樂壇的接納,給大家看主流樂壇的另一項需求,重點是,給大家看主流樂壇的「屈服」。主流樂壇已經開始準備接受,或者說屈服於這樣的一面倒的新現像了。新生代流行樂壇的藝人已經完全接近飽和,那種包裝精美的產品越來越多,大家都在比誰更光鮮亮麗,沒有內容沒有細節沒有文化沒有精神,發片出道就像是一個流水線一樣的制式化。一個個精美的器皿裡全是空的,他們太習慣了追求完美的樣本,他們一直傾盡全力做一個完美的形象。玉女,型男,美聲,優伶,一切眾人想成為的,一切眾人想追求的……。他們卻忘記了塑造一個”完美”,需要無數個成功,而毀掉一個”完美”,只需要一個小小的失敗。只有那些面對自己缺陷並深埋在此不斷自省的人,才能做出真正讓你發自內心共鳴的音樂,那種音樂,永遠不需要包裝,彈出來唱出來,就是個引人入勝的美好風景。

主流樂壇其實一直在嘗試,嘗試著找突破口。近年來韓流當道,台灣也跟上腳步推出了幾個團體。我不曉得主流樂壇看這些韓國團體看到了什麼?他們看到了偶像劇以及團體聯合推出,還有偶像團體與綜藝節目的效應,所以依樣畫葫蘆的也跟著推行。他們看到了光鮮亮麗的外型以及那一些人山人海的歌迷,以為找幾個外型好看的,有胸有腿的一票年輕男孩女孩丟在一起辦家家酒就可以讓大家買帳。很多事情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樣子。哈韓,哈日,哈外國的人依然哈韓,哈日哈外國?…這是個”疑惑”吧. ! 他們最初還可以說這是台灣的少女時代啊,這是台灣的 AKB48 啊,這是台灣的西城男孩啊,卻永遠不會明白:少女時代只會有一個,AKB48 只會有一個,西城男孩只會有一個。其實沒有這麼簡單,很多事情並不是依樣畫葫蘆就好。

替代品:

 

那些大紅大紫的偶像團體看似亮麗,但背後不知道經過多少次的練習以及選拔,韓國有一套完整的培育以及選拔制度,還有政府不手軟的支持力道(這點相對台灣而言確實有差,所謂文創政策不過是自慰用品)他們並不是隨便找幾個男孩女孩丟一起了事,而是經過審慎完整的挑選及磨合,才有今日韓國娛樂產業如此龐大的優勢以及如此龐大的影響力。主流樂壇其實一直都在試,當他們都發現自家的領土被韓劇日劇等等大量蠶食的時候,當他們發現台灣根本不買自己唱片卻買了其他國家的唱片時候,當然會想要找出口。這類取材自偶像團體運作的方式,除了組成看似相似的團體之外。也找了現成的偶像明星來組成團體,歌唱不好沒關係,但他們有基本市場可以撐著。

 

現成的偶像明星來組成團體:

 

但是終究是撐不久,小情小愛是人生中的一部份,但不會是全部。所以主流樂壇更是百思不解。讓他們百思不解的還有一件事,在他們看起來很土,收視群眾很固定的台味很重歌曲居然開始風靡。然後還是照樣造句,依樣畫葫蘆。以為身材很辣,打上電音就可以,動刺動刺動刺動刺動刺動刺動刺動刺動到底就一切搞定。替代品永遠只能是短線投資,替代品永遠只能是替代品,就算人們需要但也永遠不會被記得。

 

短線投資:

 

最後他們終於找到了看似不似路的路,那就是創作型歌手。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最近打著「創作型歌手」發片的新人越來越多?不然就是打著「xxx製作人」「xxx作曲大師」一類的標籤,就好像這樣看起來就很有內涵,很有實力。還有就是唱作人都浮上檯面開始發片,他們開始發現,挖掘這些唱作人,似乎來的更容易些。

一般來說,歌手或團體大概在台灣走向有幾種,一種是呈現一種特定形象,如:校園偶像,情歌王子,軍中情人,清純玉女的形象,這種大都統稱偶像型歌手。主要著力點在於形象,歌不用太好,聲音一般也就可。但當歌手站在舞台上時,你就必須給大家你想讓大家知道的印象。因為要維持形象,所以不能談戀愛,不能抽菸,不能出入不良場所,不能集會遊行,不能隨地大小便。(不能有個性,因為是大家理想的樣板。)通常會搭配偶像劇等等形式加諸影響力以及曝光率,並且去利用劇中的角色強化歌手或者說藝人本身的形象(一定會挑個很符合的樣子來演。)想想新聞那一些為誹聞澄清的一個個歌手是不是大都屬於這類型的?(但她們還是需要緋聞來避免大家忘記他)。

一種是以聲音著稱,或者是創作能力著稱,如:創作才女,鋼琴王子,個性女聲,深情男聲等等抬頭覺得會喊得響亮讓你聽得見,基本上這類型的人都是有真才實學,至少是扎扎實實的在音樂的路上走著,所以只要有一定知名度就一定會有支持率,基本上台灣檯面上音樂人泰半都屬於這種類型。而且壽命較偶像型歌手長久,大多都有中長期投資,而且這種複出一定還可以再撈一票。由於是以能力特質著稱,所以形象到不完全是那麼重要,或者說「有個性」會更好。唯一麻煩的可能是一年一片約的制度會壓縮到創作能量或者是聲音的精華期流失,所以這些音樂人中後期大概會自己獨力開設公司來求取平衡點,並持續為老東家寫寫詞曲保留一定關係。舉個簡單的例子,蔡健雅早期出道實宣傳模式是以「聞聲不見人」的方式處理,先讓大家對蔡健雅建立她有一個透澈的聲音的形象,再讓大家知道她的外型(或許比起偶像行歌手不是那麼吃香)或者是具體形象。或者是乾脆以反差的來創造對比並產生共鳴,如「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至於創作型歌手另謀出路,那個大家耳熟能詳的「相信音樂」就是一個出走來求取創作與商業平衡的方式。

 

聞聲不見人:

 

當然,也有偶像歌手轉往創作走向的歌手出現,或者一開始就兼具兩種特質的歌手,另外還有幕後製作人,做詞作曲人開始出現在台前讓大家認識他們。還記得近幾年的選秀熱潮嗎?我問大家一件事:除了第一屆或者是前幾屆的冠軍或是亞軍,你們還記得誰?(還是現在只記得洗衣粉?)選秀節目給予素人機會,也吸引了那種有音樂夢卻苦無門路的人,更吸引了一輩子與舞台無緣的芸芸眾生,當他們支持哪個選手時,也把自己帶入進去了,他得獎你跟著開心,他淘汰你跟著失落,在鏡頭上新鮮的有血有肉,總比那些成名已久的歌手的更沒有距離。至於後幾屆為什麼不那麼眾人矚目了?因為看多了,因為看膩了。如果你是一個藝人,請你永遠記得一件事,觀眾今天可以記得你,他明天也可以忘記你。觀眾的記憶力超乎你的想像的薄弱,或者是說,超乎你想像的冷漠。

簡單來說,聽眾或者觀眾的胃口越來越不滿足於單一的形象,他們希望你除了外表之外還要有內涵,他們希望你有內涵之外,還要有一個相符的氣質。然後你會發現現代人要求會越來越多,當資訊越爆炸,當現在不再是以前單一的產業行銷模式的時候,你已經不會期待他從架上拿起並起買下專輯,你只能期待他買下演唱會的位子,再卑微一點,你連網站上的影音連結聽不聽完都不知道了。

還有一種,比較沒有人知道,市場曝光永遠少於音樂廠牌的,或者說完全不被認識的獨立音樂。那是一個被大眾遺忘的地方,他們早期存在於酒館,PUB,LIVEHOUSE 裡。不知道還有人記得水晶音樂嗎?不知還有人記得友善的狗嗎,如果你好奇,如果你在二手專輯店看到這些你不熟悉的事物,把他拿下來,用心聆聽,相信我,你不會失望。這批人當中,有極少數就像是五月天一樣幸運,大多數他們可能變成是你身邊那些不起眼的,為了生活努力的中年人。時代再變,獨立音樂在網路時代卻升級成為了獨立廠牌,變成一種風格,變成一種形象,變成一種品味。要求越來越低的錄音設備,要求越來越低的曝光途徑,以一種與主流音樂截然不同的方式越入觀眾的眼裡。對於文化與土地的關懷也越顯得特別,台語歌等母語歌曲不再是搭著本土台劇,也不是新一波的電音風坡,而是近似於新台語運動的味道,幾分林強的力道,也完整的踏出了一條完全不一樣的路。而顏社等一批新一代的嘻哈歌手也把社會議題入歌,大支最近那張專輯整張幾乎都在表達社會意識(上一張還有達賴喇嘛),今年入圍的最佳 mv 裡直接的把洪仲丘事件搬上檯面(「兇手不只一個」小人)。而杜振熙唱作俱佳的走出一條帶有一私文藝氣息的又內歛也自省的一張專輯。獨立音樂正在崛起,正在踏入大家的眼底,正在被收割。搭上一次完整的社會運動後,已經無須宣傳,因為播報不是娛樂新聞,而是主流媒體。不是小情小愛,而是憂國憂民。不是愛上層樓,而是留取丹心照汗青。主流樂壇早就有人與社會意識結合,沒什麼理由,因為大家同在這片土地。你看張懸跨足主流與非主留兩屆並且有一批穩定的支持者就知道,「玫瑰色的你」一推出時,我那時甚至有個感覺,台上的張懸儼然就像是 patti smith(不誇張不誇張)。在舉兩個例子,林宥嘉的「口的形狀」合作的是大象體操,孫燕姿主打歌曲「克卜勒」是獨立樂團Hush 寫的。這種合作的例子只會越來越多,相信我。

 

林宥嘉與大象體操的「口的形狀」:

 

孫燕姿與Hush的「克卜勒」:

 

回到這次金曲獎。造成這次不熟的會談有幾個點,一是獎項肯定,二是主流媒體上大量崛起的社會意識跟獨立製作,尤其去年金曲獎的選擇取向已經有些偏向社會意識層面了。我想這些獨立製作的音樂人應該沒有想到他們有朝一日可以作在那很正常的像一位包裝好的的歌手接受訪問吧。這種狀況只會越來越多,台灣將進入一個蓬勃發展的樂團生態以及多元樣貌的呈現。

再來是今年的雙李現象。李健有這種成就我不會意外,長期的音樂人生涯,當「傳奇」被翻唱之後,扎實的底子就迅速的把他推到一個高度,弦樂編制以及美聲的形象本身刻板印象也較為吃香。而且李建的歌曲辨識度非常高,不管你喜不喜歡,你都會先記得。好,問題來了,誰是李榮浩?

 

李建「嚮往」:

 

李榮浩是誰?這是這次金曲獎帶給大家的最大疑問。包括我也是金曲之後才認識他了,聽了一次歌,才有些恍然大悟金曲獎會如此青睞的原因。其實李榮浩並不能算是一個新人,因為在這之前他早就是幕後工作者,也寫了不少大家耳熟能詳的曲,像「火燒的寂寞」,「寂寞不痛」等也出自他的手。他新人的只是第一次發專輯而已,而且他真的準備好了。「模特」這張專輯可以說是完全符合李榮浩給人的特質,也把創作型歌手的最大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那就是人歌合一。與李建不同的是,專輯沒有特別突出的切入點,反而相當的內斂,不鋪張,不奢華。爵士裡略帶些放克的風格把整體的層次的堆疊的更完整,也更引人入勝。以一個新人加上長期與扎實的幕後經歷造就了這個史無前例的入圍方式:最佳國語專輯獎、最佳作詞人獎、最佳專輯製作人獎、最佳國語男歌手獎、最佳新人獎。

 

李榮浩「模特」:

 

看看「模特」的詞:

穿華麗的服裝為原始的渴望而站著
用完美的表情為脆弱的城市而撐著
我冷漠的接受你焦急的等待也困著
像無數生存在櫥窗裡的模特

除了燈以外我還能看見什麼
除了光以外我還能要求什麼
除了你以外還能倚賴哪一個
在千里以外在呼喊的是什麼
在百年以後想回憶的是什麼
在離開以前能否再見那一刻
記得你的眼睛將會亮著
我的手臂將會揮著
誰說世界早已沒有選擇
趁著我會喜怒你會哀樂
唱幾分鍾情歌
沒什麼至少證明我們還活著
像單純的蝴蝶為玫瑰的甜美而飛著
像頑皮的小貓為明天的好奇而睡著
是混亂的時代是透明的監獄也覺得
是不能繼續在櫥窗裡做模特
作詞:周耀輝 作曲:李榮浩

 

中國音樂正在起來,這是我最近體會到的一件事。我就不去提宋冬野了,前陣子連上社群網站大家都在分享,弄的滿滿的紅通通一面的董小姐。萬能青年旅店,左小詛咒(跟陳昇跟本臭味相投),刺蝟,新褲子,二手玫瑰等等,那種與自身激盪出的光芒,熱煞的就像一抹刺目的紅。中國正處於開發中國家的產業生態,人口基數也大,說句難聽的,大把大把銀子打在龐大的人口基數上總是會漸起幾個浪花,何況那些自己鑽出來的洪水猛獸,壓迫社會下的激情總是能激盪人心。(現在的台灣也是。)

 

宋冬野「鴿子」

 

回頭看看我們這次的台灣入圍者,你會發現獨立樂團變多了,土地關懷價值回歸變多了(不可否認這其中有社會意識的興起)。我想我會越來越期待再過幾年台灣的音樂產業以及音樂生態的。張震嶽用他原住民的名字找尋了自我,也彰顯了土地價值。Tizzy Bac那首「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就像是一個最佳寫照,側寫社會也側寫我們。滅火器的島嶼天光早已深植人心,簡簡單單也強大。李宗盛從「給自己的歌」又唱出另一座「山丘」,觸動人心卻又如此溫柔的有力。

 

李宗盛「山丘」

 

你說,你怎麼能不期待幾年後你會聽到什麼?

 

 

文 / Snow

 

 

編輯部聲明 : 本文論述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park3

 

SHARE
Previous article1969 年,音樂與世界的碰撞
Next article後搖滾-意識形態的迷宮
Roxy Rocker 是在台灣,致力推廣搖滾音樂文化的推手, 隸屬1982年起經營搖滾音樂場景的 ROXY 系列音樂酒吧. 2012年五月五日創建 roxyrocker.com 搖滾新聞華語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