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il Young with Crazy Horse於海德公園的搖滾凱旋

Neil Young with Crazy Horse於海德公園的搖滾凱旋

276
SHARE

在上週 the Libertines’ 一如以往混亂,又經過 McBusted 帶來肉麻流行樂索然無味的第二天後,終於等到 Neil Young 與 Crazy Horse 樂團及時救援今年毀譽參半的 British Summer Time,這次是既2013年樂團取消英國巡迴後再次踏上這片土地,也很夠義氣的帶來很強大的曲目陣容。

當天的優秀陣容如近年嶄露頭角的蒙特羅當地樂團 Half Moon Run 獲得廣大的迴響,The National 再次鞏固他們最佳現場樂隊的地位,在 Neil Young 與 Crazy Horse 八點登台時間先行凝聚了最好的氛圍。

任何一個聽過他們現場演出的人都能夠認同從第一個震耳欲聾的失真和弦開始,到最後迴盪繚繞的吉他回饋音,Neil Young 與 Crazy Horse 的現場演出根本就是活生生的世界奇觀。了不起的地方是:他們已經一直這樣做超過40年。

開場”Love and Only Love”選自1990代表作 Ragged Glory 專輯(許多場合他們都以此歌作為開場),由長達十分鐘的 Jamming 即興與飄忽的獨奏,直到 Neil Young 開口。

事實上,Young 並不是那種選擇了「優雅的變老」的那種男人。
真是感謝他這麼做。

Neil Young 這種「非主流的亮麗」來自於他只在音樂上癡迷,也沒有讓自己的音樂淪為華麗性感的裝飾,也沒有形象代言的包袱;所以當他反戴著棒球帽走上舞台時,兩鬢花白的鬍鬚,七橫八豎橫躺在滄桑的頰子上,每次開口咆哮的樣貌,都讓你感覺到一種超脫肉體、如釋重負的違和感;1971 跟 2014 對 Neil Young 來說,根本他媽的沒什麼不同。

再該張專輯的”Days That Used To Be”與”Love to Burn”後,緊接著 2002年專輯《Are You Passionate?》的”Goin’ Home” ,以及 2012 同名專輯主打”Psychedelic Pill” ,也彈奏了選自 1970 經典專輯同名曲目;不同本來是由鋼琴演奏的版本,這次演出屬於樂團編制的”After The Gold Rush”。

當群眾中傳出一些要他彈奏更多知名的歌曲聲音時,Neil Young 截短地對著台下喊「你這傢伙別在那哭哭啼啼的抱怨了,這首歌是給你這心碎的王八蛋的!」接著” Only Love Can Break Your Heart”的木吉他聲,直直插入所有聽眾的耳朵中。

若有人疑惑這場充滿吵雜的搖滾樂、凱旋般的野性之美的表演還有什麼特別的話,就是當 Neil Young 拿起木吉他與口琴,演唱起 Bob Dylan 名曲”Blowin’ In The Wind”的時刻,並接著演唱”Heart Of Gold”讓當晚表演進入高潮。

隨後Young以電吉他演出選自《Zuma》中最後一首歌”Barstool Blues”「我只是想試看看聽起來如何」他說;整場表演長達兩小時,其中更精選了許多觀眾較不熟悉內容,如”Separate Ways”,選自 Young 在 1974-1975 錄製,最終放棄發行的專輯《Homegrown》。

在最精彩的”Cinnamon Girl”與”Rockin’ In The Free World”結束後,在二次安可時演出”Who’s Gonna Stand Up And Save The Earth?”,從巴勒斯坦到環境保護,一首充滿批判政府機構與企業的新歌,由開頭充滿不滿情緒的鼓聲與 Telecaster 電吉他,搭配著 Young 聲聲由世界環境反思自我的詩句:

Protect the wild
守護這片野性
Tomorrow’s child
屬於明日的孩兒
Protect the land but free the man
保護你的所 在但不桎梏他人
Take out the dams
摧毀阻礙流水的壩堤
Stand up to oil
挺身反抗黑油的泥濘
Protect the plants and renew the soil
守護生長的植株 更要翻新它所處的壤地
Who’s gonna stand up and save the earth?
誰將要站出來拯救地球?
Who’s gonna say that she’s had enough?
誰可以告訴大家「她受夠了」?
Who’s gonna take on the big machine?
誰有資格運作那巨大的機器?
Who’s gonna stand up and save the earth?
誰將要站出來拯救地球?

唱完後樂團本來已經離開了舞台,隨後又因應著觀眾的安可聲中,重新回到台上,演奏了長達 16 分鐘版本的”Down By The River”,選自 1969 年他們知名的專輯《Everybody Knows This Is Nowhere》,由前些日子輕微中風、在養病的 Bass 手 Billy Talbot 決定。最後在掌聲中,樂團一起鞠躬下台。

儘管已經 68 歲,Neil Young 還是保有著年輕的精神,這次豐富的曲目與新歌帶給歌迷無限的驚喜。最後,一個原本屬於 Dylan 的稱號總結了於那晚的海德公園當晚 British Summer Time 的觀後感…” Forever Young”。

 

 

文/李 鑫

資料來源:NME/ Metro/ Gigwise

圖片來源:NME/ Gigwise

 

 

park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