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搖滾巨星的「毒舌」比音樂更火熱!

這些搖滾巨星的「毒舌」比音樂更火熱!

990
SHARE

《8 Mile》劇照

 

嘻哈界裡頭,rapper 彼此互嗆是家常便飯,不 diss 一下,反而顯得你沒霸氣,專輯銷量肯定是差的。偶爾罵一下這個人、罵一下那個人,大家在專輯裡、mixtape 互嗆真的是稀鬆平常的事,這本來就是 Hip Hop 文化的一環。

然而在搖滾界,似乎就沒有這種習慣或是文化,頂多偶爾在接受記者訪問時噴些垃圾話而已;但有些垃圾話實在是非常火爆又極具攻擊性。

今天,我們就選了十個「音樂人嗆音樂人」的經典例子。(請注意,以下所有人講的話並不代表 Roxyrocker 的立場。)

 


 

Courtney Love

Courtney Love

「如果你只有”三英寸”,那請別叫你自己”九寸釘樂團”。」,這句話從男人口中說出來已經夠讓人生氣了,更何況是從一個女人口中說出?不知道 Courtney Love 與 Nine Inch Nails 有甚麼過節,嗆聲需要嗆到這個地步?

 

David Lee Roth (Van Halen 主唱)

David Lee Roth

「音樂記者喜歡 Elvis Costello 的原因就是 Elvis Costello 本人長的就一副音樂記者的樣子。」,呼,夠嗆,直接從 Elvis Costello 的外表開罵,至於 Elvis Costello 長得像音樂記者嗎?大家來看看

好像….真的有點像音樂記者的樣子

 

 

 

David Bowie

David Bowie

這段雖然很短,但其實非常非常的人身攻擊,如果照字面上來翻的話是:「Elton John 是搖滾樂界的 Liberace,一個代幣皇后。」,讓我來解釋一下這段讓人摸不清頭緒的話。

首先,Liberace 是一個同性戀鋼琴家,每次都穿的很花俏上台表演,算是同性戀的先驅。

Liberace

再來,所謂的「token queen」是甚麼意思呢?token 是代幣,queen 是皇后,合起來是「代幣皇后」,這是一個同性戀圈子的用語,而且是很不好、很髒的用語,指得是某些同性戀很賤,用一枚地下鐵的代幣就可以買他一個晚上,讓你帶回家隨便「使用」,比那些還得請他喝一杯、吃頓飯的更廉價 (詳情請看這裡)。

所以,David Bowie 的這段話應該翻譯成:「Elton John 喔,那副德性就像是搖滾界的 Liberace,最下流最廉價的貨色。」,還真不知道 David Bowie 跟 Elton John 之間有甚麼深仇大恨,居然需要用到這麼惡毒的詞語去攻擊?

 

 

Liam Gallagher

Liam Gallagher

「Chris Martin ( Coldplay 的主唱 )看起來像個地理老師。那麼想要寫有關公平貿易的東西是吧?如果他想的話我會給他一支筆,一疊紙,還有一大堆學生。」

毒舌應該是 Gallagher 兄弟的象徵,不過說真的,Chris Martin 提倡公平貿易到底是哪裡冒犯到你了呢,Liam?

 

 

Mark Oliver Everett (作曲家/Eels 客座鼓手)

Mark Oliver Everett a.k.a. E

「John Lennon 會高唱”和平”的原因在於他是個專打女人的傢伙。甚麼狗屁嬉皮,都是一坨屎。」,其實不難解讀為何他會這樣說。對於那個年代的嬉皮其實有很多是跟著湊熱鬧,別人做愛我就做愛、別人嗑藥我就嗑藥、別人幹嘛好像很酷我就跟著幹嘛。而那個年代的嬉皮精神領袖就屬 John Lennon 了,所以,擒賊先擒王,要開當然是把炮口先瞄準首領囉。

 

 

Morrisey

Morrisey

「Bob Geldof ( The Boomtown Rats 主唱)真是一個作嘔的傢伙。Band Aid 是流行音樂裡最自戀的一個東西。」,Morrisey 作風一向大膽、口無遮攔、有話就說,所以他對 Bob Geldof 噴這種垃圾話我並不意外。然而,Band Aid 這樣的活動的確可以說是毀譽參半。無怪乎,我們的大砲 Morrisey 這樣轟。

 

 

Nick Cave

Nick Cave

「每次我站在喇叭邊的時候我總是會問:『這他媽的垃圾是甚麼東西啊?』,而答案永遠都是 Red Hot Chili Peppers。」

這我實在不太能理解,也許 Nick Cave 就是無來由的看 Red Hot Chili Peppers 不順眼吧?!但我覺得 Red Hot Chili Peppers 其實很好聽啊…

 

 

Richey Edwards (Manic Street Preachers “失蹤的”吉他手)

Richey Edwards

「比起希特勒,我們更討厭 Slowdive。」,Richey Edwards 本身就是一個具有強烈政治傾向的創作者,至於他對 Slowdive 的厭惡想必一定是非常非常深,在西方社會裡,「厭惡度」能贏過希特勒的人還真的很少 (也許小賈斯汀有機會?)

 

 

Robert Smith ( The Cure 主唱)

Robert Smith

「我有多討厭 Morrisey 呢?假設他說他不吃肉,我一定馬上吃肉!(請注意,Robert Smith 是素食主義者。)」,一個素食主義者為了跟討厭的人唱反調,可以唱到願意為了 Morrisey 破戒吃肉,由此可見 Robert Smith 有多痛恨 Morrisey。

 

 

Anton Newcombe ( The Brian Jonestown Massacre 吉他手)

Anton Newcombe

Anton Newcombe 說得話,我覺得是這串名單裡最過分的,不僅是人身攻擊,更是戳到一個人心裡的最痛之處:「人們總是在談論 Eric Clapton,請問他除了把嬰兒從窗邊丟下去,並為此寫了一首歌之外,他還有做過甚麼?」

說真的,講這種話是真的有點過分了,再怎樣也不該去攻擊別人的喪子之痛,因為那種傷痛對於「還活著的人」來說,是永遠、永恆的痛。

 

 

整理完這份「惡口」名單,我現在的感受只能用一首歌來形容:

Yelawolf – Pop The Trunk


(pop the trunk 的意思是指:”打開車子的後車廂”,但這個打開後車廂的用意通常都是要拿出”傢伙”,也就是槍或是球棒,準備威脅別人。)

 

 

 

文/Vincent

資料來源:Dangerous Minds

圖片來源:Dangerous Minds

 

 

park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