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 “Where is my mind”……

淺談 “Where is my mind”……

4425
SHARE

我們擁有很多,但仍感到寂寞

With your feet on the air and your head on the ground
Try this trick and spin it, yeah
Your head will collapse
But there’s nothing in it
And you’ll ask yourself

Where is my mind
Where is my mind
Where is my mind

Way out in the water
See it swimmin’

 

 

你知道這種憂鬱,當生活循環反覆,內心像是關在房裡難以釋懷,
我們為了生存而成為奴隸,卻喪失心靈自由。
唯一的獎勵就是讓你擁有一些東西(腳鍊)

 

 

但就像是 Tyler Durden 所言,「工作不能代表你,銀行存款並不能代表你,你開的車也不能代表你,皮甲裡的東西不能代表你,衣服也不能代表你,你只是芸芸眾生的其中一位」…

也許這世上除了蘇格拉底之外,每個處在社會的我們都需要得到認同,而為了得到某樣寶物前,我們努力不懈,但真的得到之後,我們真的快樂嗎?… 還是掉近自我感覺良好的陷阱,成為被物質奴役的囚犯?

 

 

 

Pixies 非主流的追求與 Fight Club 的虛無主義

 

Pixies 在 1985 年波士頓成立,1986 年被 4AD 音樂品牌所簽.
「It’s hard to imagine Nirvana without the Pixies」
這是人們對 Pixies 出名後的評價,也曾多次被 Nirvana 主唱 Kurt Cobain 多次提其對 Pixies 的欣賞,現今的 Grunge、Post grunge、Brit-pop 都能看見 pixies 的影子,但在 80 年代中期, Pixies 被主流媒體定義為很糟的音樂,當時他們將 Punk、indie Rock、surf Rock 作結合,而歌詞大多都是幻想、虛無、神秘、暴力、以及宗教議題,被當時的主流大大排斥。

 

 

心理學派佛洛伊德曾在文明及其不滿中提到處在社會的我們,內心的拉鋸不平衡,使得每個人都是潛在的瘋子,我們每一個人的心理也許都住著 Tyler Durden ,他是我們壓抑的那一部分,而 Fight Club 提及不管擁有什麼,到最後都將箝制你,唯有失去一切才能自由自在,隨心所欲,諷刺的都是我們擁有的假自由,我們享受的只是扣除許多選項後的自由。拒絕權威、提倡獨立思考的虛無主義與非主流價值觀追求在某種角度上其實還蠻相似,且對於擅於盲從的我們都有醒神作用

 

 

沒經過搏鬥,你怎麼知道自己有幾兩重

 

2010 年查克史奈德導演在完成 300 壯士:斯巴達的逆襲電影後與 Watchman 團隊著手SuckerPunch 電影,其中請來南非歌手 Yoav 重新混音 Where is mind, 他在個人專輯 Adore 也有翻唱這首歌

 

 

殺客同萌是個概念很棒的電影,說明每位女主角都有兩個角色,一個處在夢境中,一個處在現實世界裡,奮力逃脫所經歷的一切,但由於劇本表達方式太過於像電玩且對女性貶抑所以使得這部電影廣受惡評。

你有沒有想過而我們現在從小到大所經歷的一切,會不會其實只是一場夢,而我們只是還沒有醒來,又或許我們都活在半夢半醒中。

 

 

於是我們哼起節奏
Where is my mind?
Where is my mind?
Where is my mind?

Way out in the water
See it swimmin’

 

 

其他翻唱版本

 

 

 

 

 

 

 

文/ 張正杰

 

park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