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的噪音 之 十一 / 暈眩的另一代

寂靜的噪音 之 十一 / 暈眩的另一代

658
SHARE

    前續 : 寂靜的噪音 之十 / 低鳴爬行 – True Widow

 

 

 

上一篇所提及的 Dead Meadow 融合了迷幻搖滾、噪音甚至是英搖等元素,在當時的地下樂壇掀起迷幻搖滾與酸性搖滾的復興潮流。而大約在同時,也有好幾組樂團企圖回到更早的時代,重溫更濃厚的迷幻氣味。

有趣的是,這波復興潮流並不是來自於迷幻搖滾的發源地,而是來自海洋另一端的歐週大陸,這些樂團仍然年輕,在這圈子裡甚至還有成軍僅僅一兩年的新人樂團,不過所創作的樂曲都非常繁複 、充滿了那些「老靈魂」。或許是因為時代所影響,這些樂團的歌曲除了深受迷幻搖滾、前衛搖滾等影響,在經過九零年代後,他們更是沾染上Stoner Rock 與 Shoegaze 的色彩。

 

 

他們的音樂皆有相同的特性:樂器的演奏佔據了歌曲的大部分、偶爾才冒出幾句簡短飄渺的人聲,並且將效果器發揮到極致,將 Stoner Rock 轟然的噪音包覆著歌曲。當我們聆聽這些音樂時彷彿被丟進流速反差距大的海中,有時吉他獨奏飆速不停,有時又有著迷濛暈眩的緩慢鋪陳。

這些樂團相繼的出現,組成了另一個色彩絢麗的夢境。如果光是以「非美國」的 Stoner Rock、迷幻搖滾的樂團來分類就有十分驚人的數量,彷彿像某處不知名的地底王國一般暗自活躍著。而我試著舉出幾組來自於歐陸的迷幻之聲,例如 Color Haze、The Machine、My Sleeping Karma、Sungrazer 等等,雖然這幾支樂團僅僅是冰山一角,但足夠讓我們在這短暫的一瞥裡,看見另一個暈眩的世代。

 

 

Color Haze 可說是這四支樂團當中成軍最久、產量最多的樂團,成立至今二十年間發表了十張專輯,他們始終保持著不變的風格,每張專輯都像是一次精采的即興演奏,每每讓我們聽覺得癮頭獲得極大的解脫。

 

 

早期的 Color Haze 仍深受 Hard Rock、藍調與經典搖滾的影響(尤其是 Black Sabbath),風格上較為「堅硬」,不過到了第二張專輯「Periscope」變徹底的轉為迷幻的樂風,從此打下他們多彩的流暢性。

 

 

2004 與 2006 年所分別發表的專輯《Color Haze》、《Tempel》更是代表之作,無論在編曲的鋪陳、演奏技巧以及音樂元素的使用上都達到顛峰。Color Haze也是「暈眩的另一代」當中扮演著先驅的角色。


來自荷蘭路特丹的 The Machine 成軍僅僅只有七年,但初次登場便有驚人之作,彷彿像是Color Haze的孿生兄弟一般,兩隻樂團皆是歐陸迷幻大廠 Elektrohasch Records 旗下的樂團。與 Color Haze 不同的是,The Machine 擁有著更多爆烈的音樂性格,號稱「Power Trio」的三位樂手彷彿一組運轉不息的發電機,不斷輸出著強大的衝擊音牆。

 

 

在專輯《Solar Corona》當中我們便能聽見他們澎湃的爆炸實驗,採用更大量粗烈的吉他 Riff、每首歌曲串聯成一列高速行駛的列車。

這具年輕的機器保持著充沛的馬力,活躍於各大現場中,2013 年更是與 Sungrazer 聯手發表合輯,繼續將這股勢力推向前方,也同時向那美好的時代致敬。

 

 

如果說 Color Haze 與 The Machine 承襲了 Stoner Rock 與 Acid Rock 的脈絡,那麼與 Color Haze 同樣來自德國、有著令人印象深刻的團名的 My Sleeping Karma,則具有相差許多的風格。

My Sleeping Karma 彷彿深受著更多前衛搖滾的影響,在歌曲的編排上接近於 King Crimson 那般寬闊、深遠的結構。與前述的兩團相較起來,My Sleeping Karma 的音樂在速度上顯得緩慢許多,但是在重拍的運用跟節奏上有更多的著墨,有著截然不同的「重力感」。另外在專輯的視覺設計以及歌詞上,不斷使用著東方的宗教符號、禪或者涅槃的象徵,營造出屬於他們詭異的幻境。

 

 

 

最新的一張專輯《Soma》中 My Sleeping Karma,更是捨去了昔日經典的迷幻曲風,更新加入工業音樂上的詭譎音效,以及Sludge Metal 乾燥的吉他 Riff。

 

 

 

 

在 The Machine 之後崛起的 Sungrazer 是一支更為年輕的樂團。儘管與 The Machine 同為荷蘭樂團、更同屬於 Elektrohasch Records。Sungrazer 也不甘於走在前人後頭,選擇與 The Machine 並駕齊驅。

 

 

Sungrazer 沒有那麼多的吉他獨奏,反而加重了歌唱的部份,另外也吸收了龐克搖滾的特色,讓他們的歌曲在快慢之間有了不錯的平衡。他們像是一支身披 Hard Rock 外衣,裡頭卻有著迷幻搖滾的骨架。

與 The Machine 共同創作的專輯《Split》更能聽見這兩股樂壇新勢力在其中互相炫技、交叉轟炸,將我們送進麻痺卻又易感的聽覺空間裡。

 

 

這些介紹僅僅只是粗淺的挖掘…..但已讓我們看見這些音樂繁盛的命脈、對於音樂的延續與變異感到訝異。歷經數十年間的轉變與融合,甚至是遠離了源頭,每一股不斷掀起的潮流仍舊維持著這道暈眩的夢境,也同時打造著另一個全新的迷幻世代

 

 

文/Bluntt

 

park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