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anne Faithfull:「我知道是誰殺了 Jim Morrison!」

Marianne Faithfull:「我知道是誰殺了 Jim Morrison!」

440
SHARE

Marianne Faithfull & Jim Morrison

對 Marianne Faithfull 我只記得三件事情:

1. 她的那張《Broken English》真的很棒

2. 她當年與 The Rolling Stones 主唱 Mick Jagger 的高調戀情

3. 她與 The Rolling Stones 合寫了《Sticky Fingers》裡的那首〈Sister Morphine〉

現在我想,會再增添一筆「4. 我知道是誰殺了 The Doors 的主唱 Jim Morrison 唷」

一直以來,圍繞在 Jim Morrison 死亡上的謎團都是大家所津津樂道的,1971 年 7 月 3 日的那個夜晚,充滿著各種謎團、各種穿鑿附會。而今天,所有這些猜測、小道消息都被 Marianne Faithfull 打碎,因為她在 MOJO 的專訪裡確切地說出是誰殺了 Jim Morrison。

由她來說明這個死亡謎團再適合不過,畢竟她與當時搖滾界的關係可以說是「錯綜複雜」,並且她也是那個年代女性的代表之一。事情是這樣的:

當時 Marianne Faithfull 與法國男友 Jean de Breiteuil 都待在巴黎,這個 Jean de Breiteuil 大家或許很陌生,但是對老一輩的搖滾客來說,Jean de Breiteuil 這個名字讓他們又愛又恨。為什麼?因為 Jean de Breiteuil 這個人甚麼都不做,天天提供「海洛因」給 60、70 年代的這些搖滾巨星,而且他很大牌,他只賣給搖滾巨擘們,一般市井小民的生意他可是不屑做的。謠傳,Janis Joplin 死亡的當晚,就是由 Jean de Breiteuil 賣海洛因給她的。

這下你知道為什麼大家對 Jean de Breiteuil 又愛又恨了吧?簡單來說,他提供海洛因給這些巨星,讓他們在六零年代時揮灑生命,創作出那些永恆的經典,沒有藥物的推波助瀾,那些傢伙的成就肯定黯淡不少;但也因為 Jean de Breiteuil 提供毒品,讓幾個偉大的音樂家死去。

說回當天的事情, Marianne Faithfull 表示:「當時 Jean de Breiteuil 要前往 Jim Morrison 的住處,沒錯,就是那著名的” 17 Rue Beautreillis “,Jim Morrison 長眠的地點。」然而那晚 Marianne Faithfull 並沒有隨同 Jean de Breiteuil 前往,她說:「那天我的直覺告訴我,事情有些不對勁,感覺會有麻煩發生,所以我並沒有跟去。我在家吞了幾顆”吐諾爾(由阿米妥及速可眠合成,用作鎮靜劑或催眠劑)”,然後跟 Jean de Breiteuil 說我不想去。接著,Jean de Breiteuil 獨自去到了 Jim Morrison 的住處,並且把他殺了,喔,別誤會,我的意思並不是說 Jean de Breiteuil 動手殺了 Jim Morrison,我很確信這絕對是意外。你要說是”白粉(這邊原文 Marianne Faithfull 是用”smack”,因此翻的口語一點,比較符合原意)”太強了嗎?嗯,我覺得應該是,不然就是 Jim 那傢伙毫不節制的嗑,把自己給 high 掛了。」

「無論如何,所有跟這傢伙(指 Jim Morrison)死亡相關的人都死光了,只剩我沒死而已,所以我很確定,要說是誰殺死 Jim Morrison 的話,那毫無疑問是 Jean de Breiteuil !」Marianne Faithfull 信誓旦旦的表示。

而 Marianne Faithfull 在最後也表示沒有能幫助 Amy Winehouse,是她一大的遺憾。所有人都知道 Marianne Faithfull 曾經為毒品所苦,而她也經歷過一番掙扎最終戰勝毒品,所以她對於酒精中毒的 Amy Winehouse 特別有一份責任感。「Amy Winehouse 對我非常非常的有戒心,而她也知道我曉得這一點,所以她從來不接受我的任何建議。我或多或少能理解他為何對我有戒心,因為我是過來人。我很後悔我並沒有衝到她面前,用力地搖著她,並大吼:『給我醒來!妳這她媽的賤貨!』,我並沒有這樣做,實在是太可惜了,原本,我可以拯救她的。」

 

這篇文章裡講了這麼多,其實重點只有一句話,就是「無論如何,所有跟這傢伙(指 Jim Morrison)死亡相關的人都死光了,只剩我沒死而已….」,事過境遷、人事已非,話要怎麼講,說真的,隨 Marianne Faithfull 便。至於她講的是真是假,只有她自己知道,我們這些不屬於那個年代的局外人,只能持續的臆測與猜測。

 

文/Vincent

資料來源:Mojo/UCR

圖片來源:UCR

 

park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