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Name Is New York”:透過Woody Guthrie的雙眼看紐約

“My Name Is New York”:透過Woody Guthrie的雙眼看紐約

320
SHARE


一些顯而易見的原因,讓人總把美果傳奇民謠抗議歌手 Woody Guthrie 與滾滾黃沙、猶如早期奧克拉荷馬艱苦的開荒生活聯想在一起,但事實上,他至少有近 30 年的時間把紐約當成家,從 1940 年直到他 1967 年身故。
當然,這段時間他是居於曼哈頓下城區,尤其是格林威治村的時光,當時是這碩大水泥叢林中罕有的波希米亞屬地,一個孕育眾多美國藝術家與音樂家的中產階級住宅區。


必須很遺憾地說:「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的紐約市至少每年都會發生一次甚至更多,這種孕育人文的「村落」被大型商場或商店街給吞蝕。雖然這樣的事情無法避免,但我們所失去的可是無法替代的城市生命軌跡,以令人吃驚的速度被中產階級化(Gentrification,或稱都市縉紳化)蠶食,這座充滿傳奇的城市最終將被經濟實惠的文創區給淹沒。


文章作者 Ron Kretsch 發現一個藝術區的成型,往往預示著中產階級化的發生。Kretsch 長期生活在臨近這樣的藝術區附近,並看到了類似的變化,不論好壞盡收眼底。但由 Kretsch 帶領讀者以局外人的角度來審視紐約,特別是布魯克林區北端在過去幾年,似乎以一種非常驚人的速度擴張。因此,下面這些 Woody Guthrie’s New York 的照片,意外的對我們去閱讀紐約變革歷程擁有特別的價值。這些記錄著這位代表著一代民意的民謠歌手的照片,今年九月將發行3 CD版本的有聲書《My Name is New York》,原始的紙本出版品由 Guthrie 的女兒 Nora 所編著,已發行了好些年。


The Hotel Savoy-Plaza,位於 59th Street at 5th Avenue,中央公園的東南面;Guthrie 與演員 Will Geer 一同生活在這,同時 Geer 也是社運分子共產黨員,更在 50 年代被列入黑名單中。直到 70 年代才因為飾演電視劇 The Waltons 中的爺爺一角而成名。現在這裡已經變成了通用汽車大廈,就是有個玻璃立方體的 Apple Store 那裡。


Guthrie 搖滾了擦鞋工。


1943 年在另一位時代巨輪下唱歌的民謠抗議歌手 Pete Seeger 的婚禮上,位於 129 MacDougal Street,現在是一間意大利餐廳,但據我所知這可能是跟當時為同一間意大利餐廳。


Woody Guthrie 於 1943 年在愛爾蘭啤酒屋 McSorley’s Ale House,現在依然佇立於曼哈頓 15 East 7th Street。照片為 Eric Schaal 為 Time Life 雜誌拍攝。


曼哈頓31 East 21st Street,此為Guthrie與Pete Seeger在40年代與雕塑家 Harold Ambellan 同住的地方。


曼哈頓 5 West 101st Street 位於中央公園西面。自從 Guthrie 的音樂作品開始為他帶來生計,他便搬遷至此並將於德州的太太與孩子接過來同住。這裡的常客包括博學的民俗樂學者 Alan Lomax、寫下”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的民謠藍調吉他高手Lead Belly、眼盲的藍調口琴大師Sonny Terry以及能演能唱的 Burl Ives (唱了西部片Riders in the Sky主題曲,另有獲得葛來美第五屆最佳鄉村/西部音樂獎紀錄)。這棟屋子還健在,但我想現在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是沒辦法負擔得起入住的金額了。


1943 年,Woody Guthrie 在紐約地鐵中表演,照片收錄於 Guthrie 自傳《Bound for Glory》中。


1945 年一張 Woody Guthrie 的古老自拍,由地鐵站的拍照機拍下。


有聲書的內容包括各種的訪談紀錄,並包括其他人如 Pete Seeger、Ramblin’ Jack Elliott、Bob Dylan 以及不意外的,Guthrie 唯一的法定兒子同時也是知名音樂人 Arlo Guthrie。同時也包括 Guthrie 與其他樂手的音樂作品。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首自製Demo 曲也同時是這有聲書的標題” My Name Is New York”,以下是 Guthrie 親手用打字機寫下的歌詞,以及這首歌

最後就以這首歌,紀念這位為人民而喉舌的偉大歌者。

文/李 鑫

資料來源:Dangerous Minds

圖片來源:Dangerous Minds

park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