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招密技讓你寫出史詩級好歌

8 招密技讓你寫出史詩級好歌

881
SHARE


雖然誰也不能保證照著做一定能一炮而紅,但這些密技絕對是有幫助的。

一般來說,唱片公司其實已經在預測金曲、這首歌能不能大賣的能力已經非常不錯了,但它依然並不是百分之百精準;例如說時不時就會在排行榜上面看到層出不窮的流行小公主、詭異的金屬樂團或龐克樂團卻佔據鰲頭,就像是 Kinks 的 “Lola” 中所唱的這是個「混合、雜亂與震盪的世界(mixed-up, muddled-up, shook-up world)」,誰也無法說的準。說到他們,你是否曾想過為何他們沒有像是 Who 或 Rolling Stones 這樣名利雙收?以他們「英國入侵」的影響力肯定也夠格才對。


看到現在當紅的樂團超龐大的團隊以及人山人海的歌迷後援會可以證明,一定要花些時間好好研究正確寫出火紅歌曲的方式。在我們客觀的研究與幾次冒險深入 iTurnes 資料庫中最黑暗的秘境之後,我們統計出了8個最有影響力的密技,它們一次又一次的讓作品浮出檯面,與其他的音樂區隔開,成為繞樑三日不絕於耳的不朽金曲。

提醒你,這些可能比起其他已知的方式更加「神秘」,而所謂「偉大的金曲」可能先得拋棄一些對流行的成見;在你踏進錄音式開始花錢在砸在一些憤世忌俗的東西、下個月準備要去街上餐風露宿前最好要先知道這點。

8.成員編制一定要有喇叭嘴…薩克斯風獨奏


今年稍早,Courtney Love 因為針對 Bruce Springsteen 的一些發言鬧的沸沸洋洋。她主要不爽的並不是 Bruce 本人,而是他心愛的薩克斯風編制,她直言薩克斯風這個樂器”不屬於搖滾樂”。但不管如何,你可以聽聽看1951年 “Rocket 88” 這首老歌,這可以說是第一首搖滾歌曲。你能在這手歌中聽到當時年僅 17 歲的薩克斯風大師Raymond Hill高亢出色的樂器聲響把群眾的耳朵從主唱 Ike Turner 面前偷走。薩克斯風與鋼琴其實在初期籠罩了整個搖滾樂的世界,直到陽剛而響亮的電吉他最終搶走了這盞聚光燈;過去五十年以來,的確有許多經典的金曲都有著難忘而甜美的銅管演奏獨奏。

例如:Junior Walker 的 “Shotgun” (1966)、Lou Reed 的 “Walk on the Wild Side” (1971)、David Bowie 的 “Young Americans” (1975)以及 Springsteen 的“Born to Run” (1976)、Rolling Stones 的 “Waiting on a Friend” (1981)、Men at Work 的“Overkill” (1983)、Sade 的 “Smooth Operator” (1984) 還有 George Michael 的 “Careless Whisper” (1986);甚至或是 2011 年 Destroyer 經典的獨立輕搖滾 “Kaputt“,此外還有 Dave Matthews 的“What Would You Say?”;然而 90 年代的團真的沒有太多這種編制,好啦,Courtney,不是妳的錯,我們真的沒有要怪妳的意思:)

7.歌頌那些地方,就算你真的沒去過幾次也沒關係


這一點應該大部份人都會很認同,舉凡比較大眾的 “England Belongs to Me” 或 “Empire State of Mind”、“Sweet Home Chicago” 以及 “California Love” 還有 Sweet Home Alabama 都是;或者你可以縮小一點範圍,找一些特殊意義的地標或街道,像是 Kinks 的 “Waterloo Sunset” 或者 Rancid  的知名的 “Olympia, WA”。而饒舌歌手更精於此道,例如你只要開車穿越整個洛杉磯不要走快速道路,你就能找到 Dr. Dre 的歌詞。當然我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真把”忠孝東路走九遍”,無論他們給予城市全新的意義或者賦予街角的薯條店另一種羅曼史,音樂人善用地緣特性通常能讓他們迎合當地民眾的口味與愛戴,甚至賺飽口袋裡的銀子。然而像是 Beatles 與 Smiths 一類則是罕有的因為巴士巡迴,各地歌迷們拍下的照片反而讓入鏡的地點變成充滿故事的朝聖地,甚至是把世界上不存在的地方靠著以訛傳訛虛擬出來…

6.把你幻想中的朋友當成歌名吧


你說說這個 “Donna” 到底在哪?也許她跟 “Peggy Sue” 在鬼混,她跟著 “Jimmy Mack” 在 “Maybelline” 的敞篷車一起跑路了?他們的故事都如同 “Angie” 所唱的一般,在旅途上身無分文的走到感情的盡頭;而這種志明與春嬌的歌曲人人可套用。然後又有 “Beth” 這種唱著一個畫著貓臉妝的男人為了討生活而無法回家唱給老婆的歌曲,根本就是 KISS 成員自己的心情寫照。說實在的,誰真的知道”Rosemary”是誰家的”Rosemary”?一首歌有著一個具體的人名,或者在歌詞中不斷提到,能讓這首歌的情感共鳴的層面大大昇華,就像一個真實的人一般存在,歌者與觀眾的心早已被無數個 “Alison“、”Rhiannon“甚至”雷夢娜“、”董小姐“給偷走了。

5.歌名一定要有Baby


你別把這招用在不對的地方,尤其是一次在歌詞裡面連續太多次…對你懂的。好啦,事實上很不幸的,如果你Baby 重複出現的次數倒是會跟這首歌的火紅程度成正比。例如無法避免的 Justin Bieber 成名曲 “Baby”、Amy Grant 的 “Baby Baby” 以及 TLC 的 “Baby, Baby, Baby”,而 R. Kelly 如在耳邊黏膩細語的“Baby, Baby, Baby, Baby”倒是例外,但還是他也是有另一首大紅的 Baby 歌曲。我想不用很久,總會有人超越 R.Kelly的 “Baby” 四次方,但在此之前,我們還是能哭喊著 Ramones 也翻唱的 “Baby, I Love You”, 隨著 Four Tops 的“Baby, I Need Your Loving” 還有 The Ronettes “Be My Baby”一起舞動著,還有與不停被傳唱的 “It’s All Over Now, Baby Blue”,Belle and Sebastian的 “Step into My Office, Baby”,AC/DC 與 Aerosmith 後生晚輩或藍調大師們都愛翻唱 Big Joe Williams 的Baby Please Don’t Go,當然還有前前小天后的“… Baby One More Time”。對,當然還有張懸的”寶貝“。

4.像對某人說話口語又帶點直白詩意的歌詞


90 經典饒舌嘻哈團體 Boys II Men 應該出一整張專輯都有「Girl, I know you really love me…」 這種口語歌詞的專輯,這是 “End of the Road” 這首歌最棒的部份;就像是貓王 Elvis Presley 在“Are You Lonesome Tonight?” 唱到「You know, someone said, ‘Life’s a stage…」這也是他登上巔峰的最佳寫照。而且也真的不須要太俗氣的意有所指愛情那些東西,例如 Van Halen 的 “Panama“,當 David Lee Roth 唱到「Can barely see the road from the heat comin’ off of it?」真的詩意,甚至一直都很紅的 “晚安台灣“,滅火器將所有的文字拿來體諒擬人的台灣與生活於台灣的年輕人。

3.排序與數列。或你可以進階一點:在歌詞裡玩數讀


雖然對位法、數字搖滾很潮很夯很厲害沒錯,但是還是比較多人聽「123牽著手、456抬起頭,789我們一起私奔到…」、「1234567,數到3說啦啦啦…」、「いち(1)-に(2)-さん(3)-し(4) 櫻花落滿地…」這種簡單的東西;誇張一點,問你 M 後面兩個是什麼字母時,是不是 Alphabet song 的旋律從你的腦中自然的響了起來。你懂我的意思了吧?還有 Jet 的 “Are You Gonna Be My Girl?” 以及 Elvis Costelo 的 “Seven Day Weekend” 也是,甚至是 The Dickies 數香蕉的 “Banana Split“。這些歌曲證實了我們大腦需要被滿足排序與數字強迫症,喜歡秩序與結構的東西。若 Paul Simon 真的有 “50 Ways To Leave Your Lover“,那 Lou Bega 至少要有 350 種方式面對 “Mambo No. 5 (A Little Bit Of…)“中所唱的七個馬子…但這首歌倒是拿到 Top3 的佳績,甚至或是 The Cure 在 “Friday I’m In Love” 數日子情歌,在 1992 年拿到排行榜 18 名的佳績。主唱 Robert Smith 是一天天的仔細過了一週的時間,並選了一天他難得可以忍受的星期五,跟 Easybeats 的 “Friday On My Mind” 一樣。連 David Bowie 都在 “Space Oddity” 加入了升空倒數的背景合音,還不快點寫九九乘法到你歌裡!

2.無時無刻都要來一下拼音練習


感謝 Otis Redding 慷慨授權這首「R-e-s-p-e-c-t」給 Aretha Franklin 唱成後來廣受好評的版本;台灣熟悉的還有老一點 1950 年的「我要你的愛」,這種旋律應該很難忘記,流行樂中完全不缺乏這種:「戀愛 I-N-G」、「L-O-V-E L-O-V-E」,還有舉例像是 Desmond Dekker 與 Queen Latifah 不停的針對「U-N-I-T-Y」進行拼音練習,感謝 Gwen Stefani 的 “Hollaback Girl” 讓青少年們都能正確的拼出 B-A-N-A-N-A,而斯卡龐克(Ska Punk)樂團 Operation Ivy 靈魂人物 Jesse Michaels 可能不知道 “caution(謹慎)”是什麼意思,但他一定在同名歌曲裡面練習背誦到滾瓜爛熟。拼寫歌詞真的對歌曲的推廣是有幫助的,尤其你還有一個不尋常的名字,像是I-G-G-YS-n-o-o-p或者 L-i-y-a-h的時候,你可以考慮把他們寫進歌裡。你問 The Script 這首”If You See Kay”到底拼了些什麼?看來網路還沒有對你做些什麼。

1.鼓是45年前錄好的

你知道 Ice Cube、Sinead O’Conno 與 Pizzicato Five 共通點是什麼嗎?他們與其他一卡車的音樂人都是從一段名為「Funky Drummer」的樂器演奏音軌部份做取樣,這是 James Brown 與他的樂隊於 1969 年 11 月 20 日於辛辛那提錄下的。當時的鼓手 Clyde Stubblefield 絲毫不有一絲過份表現的編排方式,連過門都省略了,讓 Brown 在曲目中呼喊道「You don’t have to do no soloing, brother—just keep what you got!」、「Don’t turn it loose, ’cause it’s a mother!」

事實上是這樣沒錯。在 8 個小節的 “Funky Drummer” 編曲在整首五分鐘裡不停的重複,這段「有史以來最常被取樣的鼓」已經不是祕密了,一般的聽眾其實不會意識到他們其實已經聽了這些小鼓與 hi-hats 多少遍。

這段鼓同時出現在 Sublime 的 “Scarlet Begonias”,Naughty by Nature 的 “Hip-Hop Hooray”,更或是 Run-D.M.C. 的 “Run’s House”、Public Enemy 的 “Fight the Power” 以及 Dr. Dre 的 “Let Me Ride” 族繁不及備載,甚至 LL Cool J 的 “Mama Said Knock You Out”,這個改一改鼓音色的版本應該就會讓你驚覺我們真的常常聽到這個鼓聲,這根本就是音樂中的牛仔褲啊!有沒有考慮跟你的鼓手說「下禮拜的團練可以不用來了」?

 

文/李 鑫
資料來源:CoS
圖片來源:C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