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歷史的見證者 – 攝影師 David Redfern 享年 78 歲

搖滾歷史的見證者 – 攝影師 David Redfern 享年 78 歲

334
SHARE

RedfernUse_3084015b

大衛瑞德芬恩( David Redfern ),這個名字你可能不熟悉,或是你根本沒聽過他。

他於四天前離開人世,享年七十八歲,在他的一生中,有整整四十五年的時光奉獻給了攝影,不單單是攝影,是「音樂」的攝影。他見證了披頭四(The Beatles)、雷查爾斯(Ray Charles)、吉米罕醉克斯(Jimi Hendrix)、何許人(The Who)、滾石(The Rolling Stones)、法蘭克辛納屈(Frank Sinatra)等人,他為這些音樂史上最前衛、最傑出、最能擄獲人心的藝術家,留下生涯中一張又一張炫目、美麗、繁華、俏皮的照片。

在每一個瞬間,你都會相信被他所攝影得無論是藝人或是樂團,他們的傳奇與偉大,在快門按下的那一瞬間就完全被凝結在時空裡,成了雋永的存在。

今天,讓我們來緬懷這位偉大的攝影師,這位為了音樂而付出一生的「傳奇瞬間捕捉者」,他所攝影的八張經典照片:

由左至右 John Lennon、Paul McCartney、George Harrison 以及 Ringo Starr

這張照片是在英國 Plymouth Hoe 所拍攝的,時間是 1967 年,當時的披頭四正在忙著拍攝《Magical Mystery Tour》,自然而不做作的一個瞬間,所有人同時順著 Ringo Starr 的手指頭望去,四個二十幾歲的年輕搖滾客,在人生最美好的一段時光裡頭,留下這張照片;當時,誰也沒想到三年之後披頭四便解散了。


 

Jimi Hendrix

吉米罕醉克斯,我心目中永遠的吉他之神,沒有之一。這張照片是 1969 年 2 月 24 號,吉米罕醉克斯在英國倫敦的 Royal Albert Hall 表演照片。左撇子的吉米罕醉克斯咬著下嘴唇,閉上雙眼忘情的演奏,整張照片唯一沒有被凝結住的就是他的左手。你看著他左手的殘像,可以想像當時他是如何演奏著吉他,那從喇叭裡流洩出的旋律又會是何等的美妙?


 

由左至右:Bill Wyman、Brian Jones、Mick Jagger、Charlie Watts 以及 Keith Richards

1965 年 1 月 13 日,滾石合唱團登上英國電視節目《Thank Your Lucky Stars》,不同於披頭四的青澀與乖巧模樣,滾石那帶點叛逆的神情風靡不知道多少人,米克傑格那桀傲不遜的樣子,更是在那個當下被捕捉得恰到好處。


 

Ray Charles

靈魂樂之父 – 雷查爾斯,拍攝於 1971 年 1 月 1 號的 BBC TV Centre,當天是新年特別節目,雷查爾斯望我的演唱。大衛瑞德芬恩很巧妙、很精準的抓住他昂頭高歌的一瞬間,替這位盲人歌手在時代中留下一頁完美的註腳。


 

Mick Avory、Pete Quaife、Dave Davies 以及 Ray Davies

這是 The Kinks 於 1967 年 5 月 18 日,在《Top Of The Pops》上的青澀模樣,你有發現嗎?只有 Dave Davies 和 Ray Davies 有看鏡頭,Mick Avory 和 Pete Quaife 看向別處;這組日後也是傳奇等級的樂團,鮮少有這樣自然的照片。


 

Frank Sinatra

老一輩的人(像我爸)都稱他為「瘦皮猴」,年輕的我們只知道他叫「法蘭克辛納屈」,然後我們大概也只聽過他唱〈My Way〉、〈New York, New York〉。這一張照片攝於 1980 年 9 月 1 日,英國倫敦的 Royal Albert Hall,距離剛剛那一張吉米罕醉克斯的照片整整有二十一年之久。想一想,二十一年了,大衛瑞德芬恩一路見證了吉米罕醉克斯到法蘭克辛納屈,這是多麼一條漫長且浪漫的搖滾公路?


 

Roger Daltrey 與 Pete Townshend

The Who 的兩大靈魂之柱,這張照片攝於 1973 年 11 月 11 日倫敦的 Lyceum,當時 The Who 正在進行「Quadrophenia」的系列巡迴。照片中的他們同時擺起如此搖滾的架勢,呈現出在舞台上不可一世的風範;感謝大衛瑞德芬恩如此精彩的捕捉,讓我們這些很晚出生的搖滾樂迷,可以目睹這樣傳奇的一部分。


 

Paul McCartney

披頭四當中,唯一一個依然紅透半邊天的人 – 保羅麥卡尼,這張照片攝於 1964 年 7 月 11 日,地點是 Teddington Studios。保羅麥卡尼抱著他那支著名的「Hofner violin bass」,雙眼閉上,嘴巴微微張開,琴舉得老高,整個人完完全全陶醉在音樂的暖河裡。大衛所有的照片裡,我最愛最愛這一張,因為他拍出了保羅童真的一面,你看到得不是那個搖滾巨星保羅,而是一個二十二歲的年輕人像孩子般把耳朵貼在樂器上聆聽樂器發出的聲響。


 

有時候,搖滾不一定是在舞台上揮灑的那個人;有時候,搖滾可能是舞台後的音控師、舞台下的攝影師、舞台之外的搖滾書寫者、替樂手調琴的音樂工作者;搖滾,有很多的面相,它呈現出的不在是音樂那麼單一層面,它可以指涉一種文化、一種對於世界應對的態度。搖滾,長存於你我心中,它可以是你對於某一件事情的狂熱寫照、你為了某件事情鞠躬盡瘁的帥氣模樣;而那樣的你,我覺得很搖滾!

大衛瑞德芬恩,一個搖滾樂、音樂之路的記錄者、許許多多偉大音樂時刻的目擊者,我希望可以稱他為「搖滾瞬間的製相師」;也因為他,許許多多的傳奇才更加具有色彩。

永別了,大衛,希望你上天堂後掏出你一本又一本的相簿,跟那些上天堂的搖滾傳奇們一起看你以前替他們拍的照,我想你們會笑得很開懷,也可能會感動到落淚不止,總之,別了!

 

想看大衛瑞德芬恩作品的人,可以到這邊觀看

 

文/Vincent

圖片來源:NME

 

park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