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個理由告訴你為什麼你該關心瞪鞋天團 Ride 重組

5 個理由告訴你為什麼你該關心瞪鞋天團 Ride 重組

1177
SHARE


直到現在,他們依然在現代搖滾中沒有受到對應的重視。

早在九零後期,Mark Gardener 正努力於讓他的獨唱事業起飛,而 Andy Bell 的也解散了另組 Hurricane #1 加入Oasis 的行列;2000年前幾年,Mark 致力於改善他獨唱事業的起伏,而 Andy…對,再一次加入 Oasis;千禧年後段,Mark 致力於找到放棄獨唱事業之後的事情,而 Andy 在 (狗屁倒躁的原因) Oasis 解散後,加入了 Beady Eye ;而這段時間,瞪鞋一派的興衰來了又去,前幾個月來過台灣的 Slowdive 已經被譽為時代的傳奇 (包括借器材那一段),甚至 My Bloody Valentine 即使以龜速也推出了他們第三張專輯《mbv》,那 Ride 呢?怎麼還是不見 Ride 重組的消息?

直到這幾天。

Liam G. :「誰稀罕你們!(吐)」

我們依然很難低估 Ride 對 90 年代初期另類音樂的影響。若說 MBV 最開創性的創作莫過於《Isn’t Anything》開啟了瞪鞋的疆域,那 Gardener、Bell、Laurence Colbert 與 Steve Queralt 則是這世界的征服者。那是第一次Ride 將吉他加上了糊糊的哇哇音與空間迴響、迷幻的高音人聲組成了瞪鞋的元素,他們的首張 EP 於 1990 出生,而《Nowhere》這張封面設計完美的專輯,層層堆疊起音牆漩渦,1992 年更用大師級的作品《Going Blank Again》炸掉了大家的耳朵。

他們的影響力括及每個角落,由他們所創造的噪音與迴響感染了諸如《A Storm In Heaven》與《Blur》在另類音樂的殿堂漸起瞪鞋的海嘯,漣漪出一波波迷幻浪潮;即使那時,他們音箱中傳出的聲響還是被當時宏偉的英倫搖滾巨輪碾碎;筆者在此只能從過去的資料中,讓現在的人們得以跨越時間屏障,再次見到 1992 年他們讓人臉龐炙熱的音牆;《OX4》 這張精選輯中收錄令人感覺不朽巨作,就如同彗星一般震撼的落在獨立音樂的世界中。

為什麼你該期待 Ride 的回歸呢?這邊給你五個理由,讓你知道他們有多重要:

 

1.感激他們,因為你擁有的不少經典專輯都因為他們的作品獲得滋養而出世

Ride 早期發行的 EP 與首張專輯即為樂團帶來了極大的成功,讓幫助 Creation Records 賺到不少資金,開啟了廠牌的黃金時期;很難想像如果沒有 Ride 的世界,我們可能就不會有 Primal Scream 充滿異想的《Screamadelica》,可能就沒辦法見到 Teenage Fanclub 在1991年在 SPIN 排行榜上幹掉《Nevermind》的《Bandwagonesque》,還有 Super Furry Animals 毛毛躁躁的傳奇名盤《Fuzzy Logic》甚至是 MBV 五星專輯 《Loveless》;喔,對了,當然還有最近又復刻的《Definitely Maybe》。

2. 他們會讓你再次瀕臨墜入瞪鞋的世界,不用砍掉就能重練一次

若說 Slowdive 現在團聚的美夢如同霧中風景般,讓朝思暮想的你,在他們層層音牆與樂手們巨大的陰影交錯而成的黑洞中顫動著心頭;你就可以想像 Slowdive 嗑了很多戰後心理治療鬆弛劑然後在你面前低頭踱步舞動著:這正是 Ride 演出 “That’s ‘Leave Them All Behind” 會發生的事情。

3. 因為 “Twisterella”

瘋徹斯特 (Madchester) 與英搖 (Britpop) 確切的分水嶺,應該從 1992 年的 “Twisterella” 說起,這首歌曲特色囊括了許多 90 年代經典風格,自上承襲著 James、Blur 與 The Stone Roses 他們 Baggy 式鬆垮垮的夜店節奏,自下不難看到由 Oasis 與 Pulp 較為大眾情感的流行影子,這種新形式在那時觀眾的音樂口味十拿九穩,至今也會讓很多人驚豔無比。

4. 因為 “Polar Bear”


如果雲朵能唱歌,它們聽起來一定會像 “Polar Bear”,這首具象化的迷幻神曲,幾乎是開啟眾妙之門、酸之旅時的夢幻泡影,歌曲中的歌詞開頭就這般唱著 “She knew she was able to fly / Because when she came down / She had dust on her hands from the sky” 讓你恣意的在玄妙的幻覺中翱翔。

5.說不定 Ride 重組成功之後,也許離 The Boo Radleys 重見天日的那天也不遠了 (人人都有作夢的權力啦)

The Boo Radleys 這支如流星般一閃即逝的樂團於 90 年從瞪鞋一路瞪到英搖,接著再自我解構成其他東西 (解著解著然後就解散了!);從首張《Everything’s Alright Forever》相較於其他瞪鞋樂團更加溫柔甜蜜的方式,包裹著噪動的吉他讓樂團成為90瞪鞋代表之一。而登上NME年度最佳專輯的《Giant Steps》更可比擬《Dog Man Star》之於 Suede 或是《OK Computer》之於 Radiohead,同樣為 Creation 廠牌家族的一員,後來天線寶寶式歡樂的《Wake Up Boo!》披上流行的外皮,用另類的風骨從地下爬到地上,帶領樂團進入成功的高峰,只是在後來的音樂實驗中運氣不佳的幾張專輯失利後,就這樣藏身在瞪鞋樂迷的記憶裡面了。

 

文/李 鑫
資料來源:NME
圖片來源:NM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