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s to Eternity】《Rage Against The Machine》

【90’s to Eternity】《Rage Against The Machine》

1632
SHARE

RoxyRocker 新專欄 - [90's to Eternity]
RoxyRocker 新專欄 – [90’s to Eternity]

[90’s to Eternity] 是在 RoxyRocker 網站上的全新專欄,主要以介紹九零年代的搖滾專輯為主,之所以選擇九零年代,其實原因很簡單:那是我長大的年代。

而 [90’s to Eternity] 將會由我,以及另一位精通英式搖滾的作者共同撰寫,我們會挑選九零年代的經典搖滾專輯,以「一次一張」的方式撰寫此一專欄。


 

b11e4fba

Rage Against The Machine《Rage Against The Machine》

談起九零年代,許多人一定會想到饒舌;的確,饒舌從九零年代開始不斷地攻占各大排行榜,不論是來自西岸的、東岸的,甚至南方的 Dirty South,嘻哈、饒舌在九零年代的時候,以非常快的速度開始深深地打入主流市場,使原本居於霸主的搖滾樂,似乎有後繼無力的現象。

在這場樂界的戰爭裡,誕生了一個「混種」,混合了非常具侵略性的金屬樂以及主唱的饒舌,把這兩種原本看似不可能「共處一室」的死對頭安排在一起,形塑出一塊全新的大陸,他們便是「討伐體制( Rage Against The Machine )」。

當然,把重金屬與饒舌混在一起的第一人也許並不是「討伐體制」;1987 年那首〈I’m The Man〉,「炭疽熱( Anthrax )」首次將重金屬融合嘻哈,之後炭疽熱更與「全民公敵( Public Enemy )」合作了〈Bring The Noise〉。然而,炭疽熱的吉他手史考特伊恩( Scott Ian )相信發明了「Rap Metal」的就是「討伐體制」(詳見這裡)。

Scott Ian

儘管金屬嘗試與嘻哈合作,但終究只是一時興起,對於嘻哈與金屬來說,並非原本就是這樣的樂風,而是後天上因為有趣、特別而進行的結合;但「討伐體制」的出現卻破除了這兩者的血統,它打從一開始身上就留著兩者的血液,你可以說他不純正;然而若以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以 Rap Metal 的角度來看,「討伐體制」的血統純正到不行,它生來就是要 Rap & Metal 的。

這張同名專輯誕生於 1992 年 11 月 3 日;有趣的是,1991 年的時候,吉他手湯姆莫羅( Tom Morello )才剛離開「Lock Up」樂團,主唱柴克德拉羅札( Zack de la Rocha )也還只是一個地區性的小小饒舌歌手,跟「有名氣」這三個字完全談不上邊;但卻在他們相遇後的一年做出了《Rage Against The Machine》這張專輯。

(左起)鼓手-布萊德維爾克(Brad Wilk)、貝斯手-提姆康莫佛德(Tim Commerford)、吉他手-湯姆莫羅、主唱-柴克德拉羅札

大家都知道「討伐體制」生猛有力,也知道湯姆莫羅的吉他技巧高超,更知道主唱柴克的饒舌很有自己的味道,但「討罰體制」在國外更著名的就是他們充滿反抗的意念。如同他們的團名「討伐體制」,歌曲裡每一首都是在對美國的社會、文化進行批判和反思,不只如此,他們更針對了資本主義( Capitalism )、西方文化的侵略、軍國主義、美國政府與警察;總之,他們反抗一切不合理的權威與教條,他們敢於去講別人不敢講的話,〈Killing In The Name Of〉裡就不斷唱道:

然後現在你做他們(指政府、大企業)要你做的事
然後現在你做他們要你做的事
然後現在你做他們要你做的事
然後現在你做他們要你做的事

他們不斷用重複的詞句闡述很簡單的道理,像是用洗腦的方式給不明究裡的人們再教育;既然政府可以用洗腦的方式、控制媒體的方式馴服人民,那麼「討伐體制」便是反過來用洗腦的方式教導人民反抗,給予人們激情。你在聽這張《Rage Against The Machine》的時候,你會感到一股無來由的憤怒、暴動感,即便你聽不懂歌詞,但是你可以完完全全的感受到音樂裡傳來的騷動,似乎在暗示著你:「起身吧!起身革命!」。

《Rage Against The Machine》在各方面都取得極高的評價,我認為最主要的因素有三個:

1. 主唱柴克那種帶有詩意卻以充滿憤怒情緒所吼出的歌詞

柴克不會寫那種太「過於平舖直述」的歌詞,他會運用不同的層面,尖銳的批判一個議題,像是〈Take The Power Back〉裡他就唱道

他們要我們表態與發誓
向他們的神卑躬屈膝
失去了文化,文化喪失(Lost the culture, the culture lost)
隨著時間壓榨我們的心智

說明了西方文化如何霸道的入侵其他國家,強迫他人改變信仰、推翻別人的文化。柴克不會用那種單純「我操你媽」、「我去你的」這一類話語,對他來說那深度太不夠了;他的歌詞是具有很強烈的反思意味,具有很宏觀的概念,他帶領你從一個比較高的地方俯視,因為這樣你才能看清全盤的局勢。

2. 湯姆莫羅的吉他技巧

假設你是第一次聽這張專輯,你聽完後應該會覺得:「嗯,他們肯定用了很多電子配樂」,不過不好意思,請看以下這張圖

《Rage Against The Machine》唱片內頁
《Rage Against The Machine》唱片內頁(圖片來源 : 作者個人照片)

他們誠實的告訴你:「整張專輯的錄製沒有使用任何採樣、Keyboard 或是任何電子器材」,也就是你在歌曲裡聽到所有「奇特」的聲音,全都是湯姆莫羅用雙手演奏的吉他。湯姆莫羅的吉他技巧不僅高超,還非常的有「創意」,他會在電吉他上玩弄你想像不到的音效,可以單純的使用電吉他以及效果器,製造出媲美電子音樂的獨特聲響。以下的影片可以看到他隨手一玩,就玩出一般人沒有嘗試過的吉他技巧:

也因為他的這種吉他,讓這張專輯無論在娛樂價值抑或搖滾上的定位,都取得了非常好的迴響以及評價,也可以說,湯姆莫羅在《Rage Against The Machine》中替電吉他開拓出一條新的道路,無論是在技巧的玩弄還是創意的彈奏,這張專輯都敲開了一道大門,讓聆聽搖滾樂的我們知道:搖滾沒有極限!

3. 充滿憤怒以及近乎革命的政治訴求

前面有說過,他們是具有非常強烈批判的樂團;在他們這第一張專輯裡,你可以很清楚地體會到不僅是反抗,更是憤怒的反抗。從伊拉克戰爭的徵兵文宣、政府以教條式的規範控制人民,到大企業聯合壓榨人民,種種人民與政府間失衡的現象,他們都加以描繪,並且鼓吹人們起身反抗。

在〈Know Your Enemy〉裡他們這樣唱道

現在,有些事情必需要解決
我要展開復仇,對那些別著徽章(意指種族歧視者)以及拿著槍的人
我要劃破這一切、劃破舞台、劃破這體制
我生來就是要狂暴地反抗他們

在〈Wake Up〉裡更唱道

警察局、法官、聯邦政府
他們根本是個集團,整天只會要人民保持冷靜
你知道他們對馬丁路德金恩做了甚麼
當馬丁路德金恩談到越南(指越戰)時
他把思想的力量傳傳遞給了民眾
然後他們把金恩給槍殺了

在〈Township Rebellion〉裡他們呼籲人們要去打破像是籠牢般的體制

反抗、反抗然後怒吼
因為我們的人民還處在地獄裡
被鎖在監牢裡
是的,整個社會結構就是個監牢
我唯一能跟你們講的就是「要憤怒」
我們還要等待多久?

這些歌詞不僅韻腳完美、帶有詩意,更符合了中下階級人們的心聲,無論是政府、財團的壓迫,大企業的壓榨、黑人民權領袖的槍殺,還是對於社會結構無聲的吶喊,「討伐體制」都尖銳且毫不留情的點了出來。

在〈Bullet In The Head〉裡頭,他們批判了政府、企業是如何控制人民

對於這樣的心智強暴,你無處可躲
他們不斷的播送訊息然後又倒帶重來一遍
就這樣不斷地替你洗腦,不斷地不斷地替你洗腦
直到你的心智都被箝制了
接著你相信所有他們告訴你的謊言
購買所有他們想要你買的東西
他們叫你跳,你還問:"要我跳多高?"
你已經沒救了
你頭裡他媽的有顆子彈(意指一般人被政府、企業控制,不會思想,像是被子彈打進頭裡一樣呈現腦死狀態)

他們的憤怒是衝著政府、大企業而來,但有一小部份他們也是衝著無辜的人民;他們對於人們這樣的順從感到不解與憤怒,所以在他們的歌裡面,你可以感受到他們「恨不得你快點覺醒」的那種意味。

主唱 – 柴克

屏除掉強烈的政治訴求、憤怒且激進的情緒,「討伐體制」的音樂性非常有看頭。

他們每首歌的爆發力都很夠,從第一首〈Bombtrack〉開始,一開頭低沉且穩健的 pick 彈奏,隨著鼓聲漸強的加入後,在第 25 秒就完全的炸裂開來,然後柴克數了「1,2,3」,湯姆莫羅強勁的刷扣立刻點燃了所有火種,老實說,這樣的開場在九零年代可以說是像炸彈一樣替人們轟出了一個缺口,從缺口裡湧出無數的「暴民」與搖旗吶喊者;

緊接著上場的是〈Killing In The Name Of〉,從一開場就是毫無保留的生猛節奏與聲響,搭配上柴克不斷煽動人心的歌詞,歌詞一次又一次重複,像是革命的口號一遍又一遍的播送,「討伐體制」在喚起你內心的革命信仰之前,他們不會放棄;

〈Bullet In The Head〉回到第一首那種感覺,先是低沉的聲音,接著一個超重的節奏敲開了大門,湯姆莫羅舉世無雙的吉他技巧也在此展現,他不斷地玩弄各種聲響,在樂曲裡製造讓你激動也興奮的旋律;

〈Know Your Enemy〉更不用說了,柴克從一開始那聲「Huh!」就轟出了這首名曲,而在人聲的部分,他們還邀請了「Tool」的主唱梅納德詹姆士基南( Maynard James Keenan ),在梅納德唱完之後,湯姆莫羅一陣刷扣緊接著來了一段精彩萬分的獨奏,把整首歌的氛圍又往上提升了一個檔次,使歌曲豐富多元;

〈Wake Up〉更是眾所皆知,同時也是《駭客任務》第一集的片尾曲,湯姆莫羅在歌曲中時不時地製造空間感,主歌部分強烈的節奏感搭配上柴克跳動的饒舌,這首歌曲除了控訴以外,更把憤怒的情緒不斷累積與堆疊,在接近尾聲的部分先是一段低迴,替最後的爆炸鋪陳,接著一段柴克彷若喃喃自語的內心戲搭配上湯姆莫羅有點馳放感的吉他後,一切都在下一個小節爆炸;

〈Freedom〉作為結尾曲非常適合,因為「討伐體制」要做的便是「解放人民」,然而你不要期待他們在最後會變得溫柔,很抱歉,他們除了兇猛以外還是兇猛。不過有趣的是歌曲結尾部分弄了一段吉他刻意製造的雜音、雜訊,在我聽起來,似乎在表述他們具有地下反抗軍的氛圍,好像這張專輯就是一場廣播,一個地下反抗軍的違法廣播,目的就是在喚起人們的革命意識。

這張《Rage Against The Machine》有個有趣的地方:一般來說,專輯內頁的最後一定都會寫個「Band Members」之類的成員列表,誰負責甚麼,但是「討伐體制」很特別,他們是這樣寫的

《Rage Against The Machine》唱片內頁(圖片來源 : 作者個人照片)
《Rage Against The Machine》唱片內頁(圖片來源 : 作者個人照片)

他們不稱呼自己為「Band」,而稱呼自己為「涉案共犯(Guilty Parties)」,這代表的意思是他們並不以一個樂團自居,音樂只是他們的工具或手段,他們是一群「反抗軍」,他們在幹的是政府看了會不爽的事,是會被政府認定為暴民、罪犯的行為,然而他們從不遮遮掩掩,他們公開的表示這就是他們在幹的好事,他們恨不得要顛覆整個體制、顛覆這個政府,讓人民從被控制的生活裡徹底解放出來。


這張專輯誕生的年代剛好經歷了「波斯灣戰爭( Gulf War )」,美其名是美國組織了一狗票國家向入侵科威特的伊拉克發動「正義之戰」,但其實私底下美國是為了鞏固在中東地區的軍事控制,以及,「石油權」。

虛偽的當政者、毫無仁義道德的戰爭、自居世界警察的國家,這些都是引爆「討伐體制」創作能量的火種,也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討伐體制」在〈Take The Power Back〉裡不斷唱道

不要再有謊言
不要再有謊言
不要再有謊言
不要再有謊言

「討伐體制」的這張《Rage Against The Machine》在困頓、昏昏欲睡的九零年代,替人們丟下一顆炸彈,彷彿是一群暴徒綁滿炸彈闖入這個趨近安逸與充滿謊言的世界,撕開了為政者的謊言海報,讓人們不得不去正視那些隱藏在背後醜陋的真相。

比對一下台灣的局勢,許多被政府控制的媒體、執政者與政客塑造的謊言、大企業包裝出來的虛偽良心;「討伐體制」在九零年代便看穿了這一切,只是我們如今還在經歷,是不是我們依然還沒有醒?

我總認為,只要搖滾界一天有這樣的樂團存在,人們對於正義與真理的追求就不會有停止的一天。

 

Rage Against The Machine – Know Your Enemy

 

文/Vincent
圖片來源:nextimpulsemedia/pitchfork/anthrax/musicnfil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