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el Gallagher : 「Arctic Monkeys 和 Kasabian 真該為自己感到羞恥」

Noel Gallagher : 「Arctic Monkeys 和 Kasabian 真該為自己感到羞恥」

1198
SHARE

Noel Gallagher

Noel Gallagher 這尊精美的大炮,這一次把砲口轉向 Arctic Monkeys 還有 Kasabian,抨擊他們的音樂實在是太糜爛了,完全沒有辦法反應出英式搖滾的「精神」。

Noel Gallagher 認為 Arctic Monkeys 以及 Kasabian 這兩個當今如日中天的大團,歌曲裡對於勞工階級( working-class )完全沒有任何一點正面的影響力,也沒有辦法替勞工階級發聲,他甚至用了「shame」這個字眼,認為 Arctic Monkeys 與 Kasabian 真該為自己感到羞恥。

在日前接受 BBC Master Tapes show 訪問時,一名聽眾向 Noel Gallagher 問了一個有趣的問題:「你認為當今英國音樂還有救嗎?」,Noel Gallagher 的回答更有趣了,他說:「你先看一下現在的排行榜,然後再回頭看一看九零年代發生甚麼事?以前,我們或者是 Blur、Pulp、Manic Street Preachers、The Verve 還有 Suede,我們以前都是排行榜上的常客,我們唱的是甚麼歌?而現在呢?像我們這樣的樂團幾乎都要被邊緣化、被排擠了。對,現在有一堆甚麼『 X Factor 』的鬼東西捧紅一狗票樂團,但你要我講出過去十年我們英國出了甚麼真正偉大的樂團,我告訴你…..零!我們過去十年甚麼屁樂團都沒有!」

Noel Gallagher 的炮火更直接針對了 Arctic Monkeys 以及 Kasabian:「這兩個樂團真該感到羞愧,因為他們的音樂根本沒有任何啟發性,他們不會為勞工階級發聲,你幾乎已經快聽不到來自社會底層的聲音,他們的音樂裡充斥著來自中產階級的氛圍。你們知道嗎,在九零年代,我中午可都是得窩在巴士底市集(廉價便宜且較為骯髒的地方)那種地方果腹,我是在那樣的情況之下求溫飽的。我那個時候玩樂團哪有那麼多選秀節目、音樂節目可以上;那時候你就只有一次機會,搞砸了就滾蛋,你這輩子別想再唱給觀眾聽。我的貝斯手常常跟我聊天,我總問:『下一個”真正”的樂團會來自哪裡?』,他每次都回我:『還管甚麼樂團啊,我們做的音樂還有人想聽嗎?真正的聽眾都跑哪去了?』

他最後表示到:「那個時候,我剛開始玩樂團的時候,我就告訴我自己一定要打進排行榜,並且摧毀榜上那些傢伙,像是 Phil Collins 或是 Wet Wet Wet 那些人,拜託!當時他們也該閃人了,整個八零年代的東西都改打包回家了,我們那時需要的不是他們那種音樂,我在他們身上看不到任何來自勞工階級的東西,我就是怎麼找也找不到。

 

無論 Noel Gallagher 這種口無遮攔、心直口快的個性你喜不喜歡,我們都該好好思考他所講的話。搖滾,它當初誕生的目的是甚麼?它的原意是甚麼?它現在代表的意義又是甚麼?

在我認為,搖滾是作為一種反抗姿態,它代表了能夠去替弱勢者發聲、替社會底層者爭取的一種精神,作為反抗的一種象徵,它必須是貼近勞工階層、貼近底層社會民眾的;如果,它充滿了中產階級的糜爛、安逸,那麼它便不再是搖滾。
Noel Gallagher’s High Flying Birds – In The Heat Of The Moment

 

文/Vincent

資料 & 圖片來源:theGuard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