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s to Eternity】《Significant Other》

【90’s to Eternity】《Significant Other》

879
SHARE

RoxyRocker 新專欄 - [90's to Eternity]
RoxyRocker 新專欄 – [90’s to Eternity]

這一次【90’s to Eternity】堂堂邁向第九篇,不知道大家在之前的文章裡是否有找到自己以前某些回憶?無論是好的壞的都無所謂,回憶到了最後總是會因為時光的醞釀而變得芳醇。

【90’s to Eternity】不只是對於過往專輯的一種追憶,更是希望能藉由我們之手讓九零年代的許多音樂讓更多更多的人聽到;很多時候,時代下的某些音樂家或樂團像是彗星一樣照亮了夜空,但又有多少人來得及抓住那尾巴?倘若就讓它永遠消失在夜空裡,那該多可惜?

因此我們在去年年底決定開始動筆,把九零年代的許多美好與經典帶給大家,也希望大家能給予鼓勵、支持並持續收看,謝謝你們。


limp-bizkit-significant-other-aotd

林普巴茲提特(Limp Bizkit) – 《Significant Other》(1999, Interscope)

林普巴茲提特( Limp Bizkit )這張《Significant Other》所代表的,不僅僅是「Nu-Metal」或是「Rap-Metal」這種音樂上的特色展現,它更代表了一個新世代的開創。

九零年代末期,許多青少年開始每個人腳上都穿著愛迪達( Adidas )的「Super Star」,頭上都開始戴起 MLB 的各式棒球帽,連帽外套變成必備的秋冬衣物,純白又鬆垮垮的 T – shirt 或是籃球球衣在夏天隨處可見;這些,全都是林普巴茲提特的主唱佛瑞德斯特( Fred Durst )身上會穿的東西,他代表了一個新的世代,一個白人將饒舌運用在其他音樂領域的世代,一個離經叛道又顛覆傳統價值的世代。

主唱 – 佛瑞德斯特

我們暫時還是以「Nu-Metal」來稱呼那個世代好了,因為那是我國高中經歷的時期,一下要我捨棄這個名詞不用,我還真的是有點不習慣(外加我們的編輯 Hammer 之前寫的這篇文章)。「Nu-Metal」的旋風席捲年輕世代其實是在大約九零年代中後期,不過當時的林普巴茲提特還不成氣候;「Nu-Metal」是靠著「崆樂團( Korn )」先行攻佔主流市場,以及「盲音( Deftones )」早期的貢獻。林普巴茲提特的成功一直得等到 1997 年的《Three Dollar Bill, Yall》發行,尤其是其中那首翻唱喬治邁克( George Michael )的〈Faith〉,讓林普巴茲提特成功地打進主流市場。

雖然《Three Dollar Bill, Yall》取得了首次商業上的成功,但是林普巴茲提特在當時還被視為一個「冒牌的崆樂團( Korn ripoff )」,大家普遍認為林普巴茲提特只是「另一個加州來的 Nu-Metal 小夥子樂團」;因此,他們在經歷了巡迴演唱後,審慎的思考了樂團未來的發展,決定擺脫掉靠翻唱走紅以及被視為「崆樂團」分身的包袱。林普巴茲提特在 1997 – 1998 年之間,嘗試了全新的創作,他們以主唱佛瑞德斯特和 DJ Lethal 為骨幹,強化了原本的嘻哈元素(包括饒舌與 DJ 的刷盤聲響),而吉他手 – 衛斯波爾蘭( Wes Borland )則持續在吉他上運用極具創意的彈奏方式,替樂團注入有別於其他人的特殊靈魂;衛斯波爾蘭是一個很特別的吉他手,雖然林普巴茲提特的音樂大抵上是充滿了濃厚的金屬味,但是衛斯波爾蘭總是能夠在金屬樂裡頭融入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演奏。

在專輯《Significant Other》的製作上,林普巴茲提特請來了曾經替「盲音合唱團」、「潘特拉樂團( Pantera )」擔任製作人的泰瑞戴特( Terry Date ),由他來替林普巴茲提特操刀製作,期許能在《Significant Other》上跳脫出窠臼,在一片「Nu-Metal」海中,殺出一條不同於以往的路線,讓林普巴茲提特可以成為「Nu-Metal」的新霸主;很幸運的是,泰瑞戴特與林普巴茲提特辦到了!

《Significant Other》的發行可是說是在千禧年( Millennium )前夕最為重要的專輯之一,它徹底的將林普巴茲提特推上高峰。《Significant Other》非常的粗魯、不客氣,甚至接近暴力,它將樂團的多元性和潛力一次爆發出來,使青少年從這之中感受到不僅是饒舌的活力,更有著金屬、硬式搖滾(Hardrock)的力量,彷彿《Significant Other》像是一張將喇叭當作炸藥的引線專輯。《Significant Other》的力道放在今日來看依然非常足夠,即使它在某些層面上被視為「屬於不成熟的青少年」,但是我們絕對無法去否認它在搖滾的世界裡,徹底顛覆了原本的教條。


《Significant Other》的成功,我個人淺見認為不僅是因為「Nu-Metal」的興起,更有以下幾個原因:

1. 樂團本身「壞男孩( Bad Boy )」的形象

我還記得在我國高中的時候,曾經在中國時報的影視版上看到一篇報導:「美國家長最不希望小孩子聽的音樂」,前三名是由瑪莉蓮曼森( Marilyn Manson )、阿姆( Eminem )以及林普巴茲提特包辦。瑪莉蓮曼森與阿姆不用講,一個以「敵基督( Antichrist )」自居,一個整天不是說要殺太太就是說要殺母親;那麼林普巴茲提特呢?

林普巴茲提特的惡劣形象來自於歌詞、音樂錄影帶(Music Video)還有他們在演唱會上鼓勵聽眾「要打就打、要嗆就嗆」的態度。

〈Break Stuff〉這首歌歌名就告訴你:「直接砸爛啦!」,歌詞內容更是壞到骨子裡:

又是一個你不想起床的日子
所有東西都幹他媽的,所有人都去他媽的
你搞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但你想要來個私刑
去把某人的頭給砍掉

這也是林普巴茲提特被人批評為「不成熟」的地方,他們無來由的憤怒就像是社會、校園裡的惡霸,看誰不爽就動誰、誰碰到我誰倒楣,這種不成熟又無理取鬧的態度,卻在九零年代末期像野火一般燃燒了整個青少年世代。這樣毫無道理的歌詞,搭配上饒舌以及生猛的金屬樂,使得思想尚未成熟的年輕世代,在《Significant Other》找到自己短暫的烏托邦。回想一下我們在國高中成長的過程裡,無止盡的補習、補課、考試、音樂或體育課被其他科目借去、考不好就挨打、校園裡權威式教條的壓迫、成績上的區分造成班級裡同學的隔閡,種種壓力該如何找到出口?《Significant Other》便是我當年在國高中最好的宣洩。林普巴茲提特那種混亂失序的層次雖然比較低,比不上「討伐體制」或是「超凡樂團」,但是它提供了更直接更不需要理由與藉口的衝動;而青少年往往從這樣「壞」的氣息裡頭得到舒緩。

2. 屬於白人的”新”饒舌

以往饒舌總是屬於黑人的專利,但自從這些「Rap-Metal」一個又一個冒出來之後,白人也開始耕耘這一塊肥沃的土地。主唱佛瑞德斯特在歌唱的表現上把原把的饒舌加入了金屬與搖滾的風味,在副歌的地方總有大量且強烈的情緒伴隨,主歌部分則以傳統黑人的饒舌方式打底;他的饒舌或許不像黑人那樣充滿著嘻哈的律動感( groove ),在節奏以及拆音節的功力上,佛瑞德斯特明顯遜於黑人一籌;但是他用簡短有力的歌詞押韻,塑造一種全新的饒舌,使之與暴力的金屬樂融合得很完美。

他的饒舌速度並不快,在字詞的玩弄上也不若其他黑人饒舌巨星厲害,但是他在饒舌裡混入了許多憤怒當作填充,補足了先天上的不足,使得他在歌曲的行進裡頭能夠非常流暢地搭配上其他樂器。如果我們以背景音樂來看,以往的饒舌( 2000 年以前)它背景音樂其實很簡單,甚至有點單調,因為背景音樂只是替饒舌的人做鋪陳與伴奏,不能過於搶戲;然而到了佛瑞德斯特身上,饒舌變成了一道「可以有金屬與搖滾風味」的美味菜肴,他讓音樂與他的饒舌相輔相成,不會讓兩者顯得分離。

你仔細聽他的歌曲就會發現,他在饒舌的領域中開創了「白人式饒舌」的典範,是一種混搭上剽悍風格,並且充滿樂器融入其中的饒舌。林普巴茲提特把饒舌帶進了白人青少年的領域,讓白人一樣也可以穿的鬆垮垮來一段「rap」。從林普巴茲提特往後起算,饒舌開始有了不同的風貌,白人也在這塊領域找到一席之地。

3. 充滿攻擊性的現場表演

在林普巴茲提特的音樂裡,本身就充滿了攻擊的意味,不管是歌詞還是樂曲上,林普巴茲提特都是具有極端攻擊性( aggresive )的樂團。簡單來說,他們光是歌曲就夠挑釁了,但到了現場之後,現場演出的氛圍更能挑動聽眾的神經,把那樣的情緒再次升高;而在 1999 年的「伍茲塔克( Woodstock 99, 剛好也是《Significant Other》發行後的一個月,林普巴茲提特藉此盛會宣傳新歌)」,這樣的攻擊性完全侵入到群眾裡。

你可以看到,主唱很會掌握群眾的情緒,故意把原本間奏的部分拉得很長,讓暴力的情感不斷醞釀與孳生,終於,在鼓點敲下去之後,整個場面就近乎控制不住的炸開,幾千幾萬人在現場不斷的衝撞;單單這一首歌就有許多人因為劇烈的衝撞,以及激烈的衝突而受傷。

在林普巴茲提特經歷了這場表演後收到許多批評,他們被認為挑起觀眾的情緒,並且鼓吹觀眾行使暴力,然而,主唱佛瑞德斯特回應:「你不能要求我在表演時還得注意這個注意那個,我當時沉浸在音樂的氛圍裡,我完全進入了狀況,我哪看得到那些東西?況且,在我當時看起來並沒有人受傷啊!」,「主教樂團( Primus )」的勒斯克雷普爾( Les Claypool )也替佛瑞德斯特緩頰:「Woodstock 99 是一個讓佛瑞德斯特大放異彩的地方,雖然他有過失,但他仍然是個很屌的人。」

林普巴茲提特並沒有因為這事件而銷聲匿跡,反而因為「Woodstock 99」而大紅大紫,因為聽眾不是無知與盲目的;有人因為打架而受傷是很令人難過、令人氣憤的事情,但是若把這些事件全都歸因於林普巴茲提特的「歌曲」,那之後誰還敢寫歌?誰還敢進行表演?林普巴茲提特因為這樣能夠挑動群眾情緒的音樂,在當時的青少年之中口耳相傳,讓許多沒聽過的年輕人爭相購買他們的《Significant Other》,想一窺能夠讓人聽了會幹架、會暴動、會衝撞的歌曲,到底是何等的凶狠?

林普巴茲提特名聞遐邇的 Logo

在音樂性上,《Significant Other》裡頭歌曲一首比一首兇,當然,也是有較為柔和的歌曲在裡頭:

開場後的〈Just Like This〉就以強勁的鼓和吉他撞開保守的大門,試圖在聽眾的耳朵裡製造動亂的序章,吉他的「WaWa」效果器不絕於耳,DJ 的刷盤聲也不斷的刺激你的聽覺;

緊接著是他們著名的〈Nookie (意指性交,是比較粗俗的用字)〉,前奏彈跳的貝斯聲,調皮又歪曲的在你聽覺裡扭動著,吉他聲在副歌時大力的催動,配合著主唱不斷高吼:

我這麼做就是為了跟妳爽一發
來吧,來爽一發
來吧,來爽一發

這首歌曲雖然下流又低級,但是佛瑞德斯特那令人恨得牙癢癢的唱腔,加上衛斯的吉他,〈Nookie〉在當時可說是紅遍了大街小巷;

再來的〈Break Stuff〉一樣從第一秒就點燃了你想搞破壞、想反抗父母老師的念頭,衛斯獨特的吉他刷扣,配上佛瑞德斯特挑釁的唱:

整天在那五四三的他說她說甚麼鳥
我想你最好給我閉嘴
整天在那五四三的他說她說甚麼鳥
我想你最好給我閉嘴

到了〈Re-Arranged〉,曲調一反常態的突然柔了下來,DJ Lethal 在這首歌裡秀了不少他刷盤的高超技巧,佛瑞德斯特也在這首歌裡以「唱」的方式,闡述了他對於生命的許多看法,對於人生的無常和難以預料,而歌曲最後也安排了一段有趣的獨奏;

〈N 2 Gether Now〉則是一首與饒舌巨星「Method Man」互尬的傳統饒舌歌曲,兩人在這首歌裡你一段我一段的你來我往。這首歌曲原本叫做〈Shut The Fuck Up〉,不過為了商業取向只好改成〈N 2 Gether Now〉,裡頭兩人的饒舌非常精彩,很「Old School」的一首歌;

〈Show Me What You Got〉一樣是首充滿挑釁意味的歌曲,主歌副歌高低落差塑造出情緒強烈的起伏,歌詞也是饒富興味,不斷在男女之間的私密事上作挑逗。


《Significant Other》透過佛瑞德斯特那被稱為「機歪」的演唱方式,向世人做出千禧年之前最強的挑釁,從暴力的挑釁,到幸愛的挑逗,林普巴茲提特沒有一樣放過,並且總是在這些令衛道保守人士反感的議題上大做文章。呼應我開頭講的,林普巴茲提特的確開創了「一個離經叛道又顛覆傳統價值的世代」,不管是在音樂上的多元豐富,還是意像傳達上的侵略,他們準備了足夠的火藥量,在耶穌誕生後的一千九百九十九年,引爆了一股狂潮,「Nu-Metal」團也因為如此像雨後春筍般的冒出,其中最著名的當屬「聯合公園( Linkin Park )」。

回顧這張《Significant Other》,已經是將近十五年前的產物,現在多的是比它重的樂團、比它多元又豐富的樂團,但是回想 1999 年我十四歲的那個夏天,《Significant Other》帶給我的感動卻是無與倫比的。在每一首歌曲裡佛瑞德斯特極盡挑釁的與聽眾對話,衛斯的吉他不斷沖刷你的聽覺神經,DJ Lethal 的刷盤聲不停挑逗你的舞動細胞;也許林普巴茲提特沒甚麼政治訴求,他們不能改變世界,但是他們卻能在搖滾界裡興風作浪,改變世界還很重要嗎?

也許不一定了。

文/Vincent

圖片來源:Rustnbones/Loudwire/3News/


延伸閱讀:

【90’s to Eternity】《Rage Against The Machine》

【90’s to Eternity】《Niandra Lades and Usually Just a T-shirt》

【90’s to Eternity】《The Fat of The Land》

【90’s to Eternity】《Tragic Kingdom》

【90’s to Eternity】《Going Blank Again》

【90’s to Eternity】《Siamese 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