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客 封面人物】獄無聲-寒丹爺(張丹誠)

【搖滾客 封面人物】獄無聲-寒丹爺(張丹誠)

3864
SHARE

11009130_798199153589358_5205539527652361061_o
獄無聲吉他手-寒丹爺(張丹誠)

獄無聲剛結束了東南亞與 Arch Enemy 的巡迴表演,RoxyRocker 很榮幸專訪到這位在金屬樂界耕耘多年的前輩。樂界稱為寒丹爺的張丹誠,不僅在樂界以金屬闖蕩多年,更在原本充滿憤怒和廝殺的金屬樂裡融入專屬於華人的獨特元素,嘗試著在既有的風格裡走出屬於「台灣的金屬樂」這條道路。

這次的專訪,希望能讓大家藉由文字與音樂的共鳴,一窺獄無聲吉他手 – 寒丹爺的音樂世界,也一併理解在金屬那充滿武裝的外衣之下,是擁有多少對於音樂的熱情和對於世界的憧憬。

 

謝謝你注意我,這代表更多人聽過獄無聲

>獄無聲的團長寒丹爺面對新組合的的眾多評語以開闊的態度面對,一個樂團換了新的主唱和鼓手難免會遇到一些不習慣的歌迷,而且團員間的默契和創作的方向也會有新的方向,畢竟受到人批評本來就是玩樂團必定會發生的事情。「機會是自己爭取的,不是酸人就會來的,你不會跟人在網路上討論你家巷口超商那個默默無名的店員對吧。根本不知道你在講誰!」寒丹爺打趣地說道。

寒丹爺耕耘多年台灣金屬音樂,但你可能很難想像,寒丹爺在少年時期喜歡的是與金屬樂大相逕庭的「街舞」,因此常常開著 MTV 台去研究一些 Hip-Hop 音樂。「反正就開著看 MV 裡面那些人怎麼跳、怎麼穿,然後看他們好有錢可以買一些很大的金項鍊。」隨著 Guns N’ Roses 的流行,那個時候他也看到了所謂的搖滾樂團,寒丹爺表示:「看到這些東西想,白癡阿!留長髮、褲子破成這樣是沒錢買是不是,不過慢慢的,覺得他們的音樂好有力量,也開始暸解搖滾是怎麼一回事,開始跑唱片行找。」

「印象最深的就是 Lenny Kravitz ,那個時候他剛發〈Are You Go My Way〉。因為字幕來不及看,人名歌名都不記得,但就是覺得好聽,一定要去買。星期六跑到光華商場的『宇宙城』去問店員,店員一問我就直接哼前奏給他聽。可能是太多人哼給他聽了,他也知道我在講〈Are You Go My Way〉」

而這次的經驗也讓寒丹爺發現自己喜歡音樂不怕丟臉,「因為 MTV 我認識了誰?我認識了 Nirvana、Guns N Roses、Pantera、Metallica,那他們是讓我知道原來搖滾樂是怎麼回事,重金屬是什麼。也讓我拿起了吉他,我爸以前就是吉他手,小時候逼我學吉他但我就沒興趣,誰知長大後我就把他塵封已久的吉他拿出來,他那時就幹譙我:『我六歲就要教你你不學,不然現在早就是天才了。』現在想起來,星爺說得對,有些事情是講緣分的。」寒丹爺的父親是早期鼓霸大樂隊的樂手,同時當兵時跟水上機場的美軍會一起演出像是 Ventures (投機者) 的音樂「但是我那個時候覺得夭壽 “俗” 的」。

11084130_855730531157996_4033067691601500282_o
泰國演出

我的生活就是音樂,我不能用戲謔地態度面對我自己

真正讓他踏入樂團的應該是刺客六翼天使。因為吉他是自學的,也不懂怎麼玩樂團,寒丹爺在退伍後為了更貼近樂團選擇在樂器行打工。這時他第一次看到刺客的練團。「看到刺客練團,全是長頭髮帥哥,那時候聽不出來厲不厲害。(現在想起來真的很厲害,整齊劃一。)」後來他知道在台下和在後台看樂團是不一樣的,可以學到更多。為了瞭解更多就多次主動的要當他們的助手,最後才獲得刺客的允許。

「我蹲在舞台邊側邊的 bass音箱旁近距離的看著他們演出,那視野跟在台下觀眾是絕不一樣的。除了帥,更有許多台上狀況觀眾是看不到的,樂手背對觀眾時 Cue 鼓手那表情,他的背還是維持在演出的狀態。那時候才學到,導線有問題、聲音有什麼問題或下一首我們不要了,用一個手指頭一比、用一個眼神就溝通完了,那是我學到的 Pro、專業,那是現在新一代樂團所不知道的。樂團為了演出流暢,事前的訓練,樂手的默契是很重要的。」到後來寒丹爺加入了六翼天使,五個人有三個是處女座的。對於音樂的堅持和鑽牛角尖是無人能比的。

 

「那是好可怕的事情,三個處女座吵架你知道就跟鵪鶉一樣。但他們專業,他們說出來的話是你無可否認的,所以影響我最大的就是刺客緯緯和許世晃、六翼天使。然後我也是在六翼天使裡面知道什麼叫做認真的態度去面對你的樂團。我習慣聽大家在說玩音樂、玩樂團,可是我從來都不講我自己在玩樂團,並不是說我有多專業、想耍帥,我只是想要提醒我自己這不是玩,就像你需要生命中需要呼吸才能維持生命,你有聽人說過玩呼吸嗎?這是一個生活態度,我的生活就是音樂,我不能戲謔地面對我自己,所以我很感謝這些良師益友給我這些正確的觀念。」而這些觀念也讓寒丹爺到了現在連進練團室組裝器材都視同上台演出,因為他瞭解到所有東西都是日常的訓練,每一個表演的 Rundown 都要練習到精準而且快速。

11071529_853635924700790_7822355256970579032_n
香港演出

 

我從來沒遇過瓶頸,因為我從來都不是名好吉他手

寒丹爺自認不是位天才吉他手,他覺得「我只是肯練而已。」到了現在由於身兼樂團團長,這無形之間也壓縮到他的練習時間。「以前一個小時練完的東西,現在可能要練一個月。」但是對於金屬音樂以及社會的熱愛讓他有獨特的理念。

獄無聲音樂主要架構在金屬與搖滾之上,我們將我們生活經歷過的感受過的,誠實的以音樂表達,唱出我們對這世界的各種想法,我們不激進、不暴力,我們只想用自己的音樂給人們正面能量的抒發,我們一直相信音樂是可以幫助人類的心靈,藉由音樂讓大家珍惜人情味的可貴,提醒大家自己擁有的夢想別放棄,更別忘記我們都有擁有『愛』這個偉大的力量。」寒丹爺真切誠懇的說道,原來在金屬樂那凶狠與張牙舞爪的背後,歌曲之間是充滿這樣豐富而且澎派的情感。

獄無聲在《劇》這張專輯中就在表達一種正面的力量,他當初跟 Bass 手 Mason 在聊的時候就希望專輯能夠帶給人共鳴與救贖。「Manson 那時候就說他喜歡哪個團、哪首歌,每次在很難過的時候聽到那些歌,會覺得抒發、感動,甚至被救贖。救贖那種東西是個人觀感,雖然我自己沒有聽到哪一首歌覺得被救贖過,但是我知道他在說什麼。」也因此 〈海嘯tsunami〉創作方向大家決定,歌詞小kin創作,雖然主題是講天災,副歌是在提醒大家,我們擁有全世界的祝福和關懷,你不孤單;〈Fight for Dream〉在講人要為了自己奮鬥而努力才是自己的英雄;一直難以翻譯的〈Reject〉其實是在講「Trust Yourself」,不要為了別人的反對而對自己的初衷懷疑

 

「甚至是在〈Monster X〉,音樂前輩"老猴"貝斯手,在多年前的時候因為癌症去世了,我們就寫對他的感謝與思念,你的旋律我們會傳承下去。愛、關懷,各方面的情感。其實《劇》這張專輯強調的都是對於人、和感受,而不是燒殺擄掠、憤怒無助。」

至於為什麼要用金屬音樂去表達對生命的熱愛,「因為我就是喜歡金屬的直接和爽度,所以要用金屬詮釋我們要說的,單看歌詞也許可以幫助你什麼。因為喜歡金屬樂,所以可以讓金屬樂迷們,有 Metal 的方式,可是又有Grunge自我掙扎的態度。」「因為我就是幹金屬的,因為小清新那塊有太多安慰人的東西了,金屬有沒有我不知道,這世界上音樂太多了,我聽得不夠,但我希望我們是其中一份子。」

往回看到獄無聲的第一張 EP《零》,在 〈Pretty Face〉中描述了現代人在 日常生活中雖然大笑著生活可是心中卻孤獨地哭泣,無法獨自面對真實的自我,只能彷彿行屍走肉般出門狂歡來逃避自我靈魂的空虛;而〈 Silent in Hell 〉的歌詞就是在跟聆聽的人講說:「你要面對自己心中的惡魔」。而他們最常拿來當壓軸的〈Jump〉則是由 Shawn 利用他心理學的專業見解寫出人們因為受不了現在身處的環境而想要跳脫,不想改變這世界的人也不想讓世界改變他,但是這一跳後又到了一個未知的地方,是好是壞沒有人知道。但是你不選擇這一跳,你永遠被現狀困住。寒丹爺就是希望被他音樂所吸引的人能夠好好的細讀他們的歌詞作省思,或者是可以從他們的音樂獲得精神上的慰藉和救贖

 

不過獄無聲也不是每首歌都要很深沉,像是〈Page 416〉這首曲完成在某一年的 4 月 16 號,而整首歌的背景就是在描述日記的第 416 頁,但是到了真正完成之後是在一年後,在這中間他們有了新的體悟,就是「人要往前看,不要一直回頭」。「以前恭喜你得到了,但、你還有現在跟未來」也有像〈The Vengeance of Sparta〉這種看完斯巴達三百壯士後希望國王復活而寫了一首歌。「說實話,有多少人會看歌詞,我無法做猜測,也許有些是聽完就算了。不過很開心的是,大多數人會認真的想了解我們的音樂。」

2013_2_13獄無聲劇首唱
獄無聲 2013 《劇》專輯首唱

我的人生是沒有再回頭、為了夢想一直在往前走

在《劇》這張專輯籌畫的時候,寒丹爺就和 Mason 一直在省思:甚麼是自己?對於一個不寫砍砍殺殺以及憤怒的金屬音樂,那還會有甚麼題材呢?他們花了三年的時間去追溯自己的根源,去揣摩台灣的歷史。往前一點到日據時代的台語歌是從演歌轉換而來,再往前也有荷蘭人等殖民過我們。很多人最後都會討論到原住民文化,但是寒丹爺自己覺得硬要套入原住民文化是做作、虛偽的,畢竟自己並不是原住民。這個時候他想起來小時候在眷村長大,他的祖父是拉二胡的、祖母是唱京劇旦角的。小時候跟著他們跑票房,看著他們拉拉唱唱。而這幾年跑中國巡迴的經驗也讓他體悟到音樂應該要跟自己的生活相關,寒丹爺覺得自己本身就是台灣人,就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與其說要加入台灣文化、不如直接加入一個寬廣的華人文化。而華人文化他最了解的就是京劇。

「古人寫的詩詞或是文章那文字真是美妙,表達一件事可能五個字就可以呈現,四,五個字就讓你有畫面。所以對於創作第一個我比較強調的是,我們是台灣人,我們是華人,我們找出我們自己的方向,有了一個完整的定調。」

而那個時候的主唱 Kin 也很適合詮釋這個主題,專輯的整體設計也以山水為主。雖然設計概念非常的中國風,但這是台灣的孩子創作的專輯。

「有位不敢說是歌迷的樂迷跑來跟我說他看懂我們的意境,他說;『你做這些山水是不是要提醒我們台灣這麼小,台灣的自然空間就是這麼有限,抬起頭來除了中南部以外,你看到的都是水泥大樓,你是不是要我們珍惜這塊土地。』我回他:『幹,你是第一個講對的人。』」

「當然在專輯內頁裡不會用文字說明這個設計是什麼意思,我們想要表達的就是珍惜自己家園這一切。我的生活就在這個屋頂下,生活在這水泥叢林、自己生活的都市裡。看不見山,看不到水。對,這是提醒大家珍惜自己的寶島,或是可以用很直覺的角度看到這就是張很漂亮的圖。而整個的 image 就是用水墨畫。」

「金屬圈的音樂人要感謝閃靈的 Freddy,他把閩南語放進來,讓大家暸解自己的語言可以放進西洋的搖滾裡,引伸出可以把任何自己家園的人事物都放在音樂裡,這絕對是一個台灣金屬圈很重要的一環,現在很多樂團,如火燒島,血肉果汁機,都很明確的用自己本土的語言與視角創作音樂,而不是掙扎在:『我要寫英文嗎?那內容要是什麼才夠金屬?』」

「在之前要錄製《劇》這張時,與馬雅老闆閒聊時他提到,老外會希望我們用英文,他們覺得那是目前全世界的一個最主要語言,當時我跟老闆講,『你聽某張專輯在那邊吼,說真的,誰知道是哪國語言、誰聽得懂,還不是要看歌詞本』據說之後某大公司老闆聽到這樣的形容也笑了,但他接著說: 『business for business,就算你翻譯再好還是要用英文』因此我們的《劇》專輯有雙翻譯。」

10945405_853635814700801_3522815879057331436_n
2015亞州巡迴香港場

 

就算台下只有一個樂迷,你就敬業的唱,這是一個最基本的態度

畢竟江湖走跳多年,寒丹爺也看過不少現場演出的場景。獄無聲去年在中國也遇到了觀眾暴動。2014 年日本巡迴後接著在北京與上海的草莓音樂祭演出,上海主辦單位臨時公布限制所有舞台演出要在傍晚九點結束,所以很多九點之後的演出都取消,但獄無聲在重型舞台演出反而不受影響。因此很多觀眾就聚集到他們的台前。

「演出時有一些拿滑板的小鬼,喝醉了衝到護欄前面,可能喝醉了就一直拿滑板在敲金屬護欄。我在上面唱,下面一片都是黑壓壓的人頭,在那麼多人前演出真的很爽。後來發覺這些人在搖欄杆,那時感覺欄杆要被推倒了,我還是穩穩的一直表演,演出那麼多年了,還沒親眼看過欄杆被推倒是什麼樣子,所以我就 cue 我們台灣的工作人員拿攝影機拍攝,正要比的時候,欄杆倒了。欄杆前面有 8-10 個穿迷彩服的貌似公安的保全人員,本來想說應該滿安全的,結果護欄一倒下,最前面應該有幾百人衝進來,結果那 8-10 個公安,全跑了不見了。我馬上叫工作人員拍照起來,這場面太帥了。結果我的工作人員看到我 cue 他而跳下舞台衝去扶欄杆,我整個傻眼。那欄杆起碼五十公尺長,他一個人怎麼扶得起來啊?後來主辦單位的工作人員 2、30 人來把欄杆組起來,過程中我們就繼續唱。沒多久那一幫小鬼又來了,他們慫恿得更大聲,老外也在那邊瞎起鬨,想再一次的推倒護欄。這時他們開始往舞台丟寶特瓶,其中還有一個想往我們主唱丟,我一看到火氣就上來了。通時他們又推倒欄杆開始往前爬,想爬上舞台,舞台很高大概兩三米。感覺他們要攻擊 Kin,那場面就不好笑了。我琴就往旁邊一丟,剛好工作人員接住,我走到kin身旁對他們說你們不要對我們主唱亂來,不然你來啊來啊,人在火大的時候真的會講這些。這些人就要衝上來時,我想往下跳時就突然有人把我拉住,原來是我們的蛋頭把我拉著,然後經紀人也力馬衝出來叫我們下去,不要唱了,下面一團亂,有互相幹架的。這不是我們唱的好或不好,就是一票人在發洩他們看不到要看的舞台瘋掉了,他們可能覺得金屬的舞台就是這樣。所以你不在現場很難想像,太爽了!我一輩子只有在 youtube 看到這種場面。」事後獄無聲足足等了一個小時到現場觀眾都離場時主辦單位才讓他們離開,而且工作人員也沒有拍到現場的照片,這難得一見的場景就很可惜的沒有紀錄。

而他也記得在六翼天使時剛發行第一張專輯,有場演出剛好遇到強大的賀伯颱風,當時風雨之大,車子在行駛時都會被風吹得東搖西晃。而一堆人扛著沉重的類比器材在小河岸留言等待客人。演出時間到了也只有一男一女買票進場,當時常在國家音樂廳表演的小佩因為客人太少感到慌張與難過,而寒丹爺覺得只要有人買票就要做到最好,所以先演出第一 set。表演中途休息時間他下去跟這對情侶閒聊一番,發現他們是特別請假從高雄開車趕上來台北的,他們也很怕會因為颱風天而取消表演。「那一刻真心覺得好感動,台下是喜愛你音樂的人,是自己的支持者,就算現場只有兩個人,也感動的拼了老命賣力演出,比起那種政府辦的免費演出,過路客有好幾萬人那種我也不想唱。

11051907_853636344700748_5246833629152374891_n
2015亞州巡迴香港

不要懷疑我的選擇,因為懷疑我,就是打自己的臉

去年 Kin 的離團和 Zong 的加入造成許多歌迷的反彈和爭議,寒丹爺對於各界的批評和爭議有自己一套的想法。

「當時每一代的團員大家都不看好,第一代所有團員,第一次演出完後就一堆人跟我說你團員不行那類的,Kin 前幾次演出也會有樂迷有許多意見。但就是沒經驗不夠好才更要上台,就算是離團的 Kin 也是花了五年的努力站上了國際舞台。」

畢竟這幾年來跟他合作過的音樂人像是 Shawn 在深白色玩團,小翼也成為知名的 Session 樂手。因此寒丹爺相信他本身的眼光並不會差。當 Kin 在去年年十月的時候離團,當時寒丹爺接到了外國的表演邀請,這時他面臨了重大的選擇:婉拒表演或找新的主唱。他經營樂團多年好不容易開始有了一點知名度,讓外國願意邀請他巡迴,如果錯過了這次機會又可能要再等好一陣子,「你去查 Silent Hell,電玩遊戲(沉默之丘, Silent Hill )出現的還比較多。」,而新的主唱有可能搞砸演出。「兩個都要賭,那我寧可賭後者。」因此寒丹爺開始尋找新的主唱人選,這時候他找上 Zong(弄)。

「Zong 很妙,他是我朋友在紋身店的紋身師傅,我認識她快四年了,但是也沒找她講過幾句話。其實我找團員,除了別人介紹進來加入,基本上我事前都不知道她們會不會彈琴或是唱歌,Zong 就是一個例子。我很在意一個人的『氣』,『氣』 可以解釋成他本身散發出的態度,當然我也很相信我生活歷練,就是我自己的眼光。」

「Zong 話不多,我從一個比較有根據的角度,來斷定他是一個為了夢想會努力的人。紋身店的規定是非常嚴格的。你是學徒,你先從畫圖開始,每天先不停的畫,你每天照整點打卡來,最早來、最晚走,打雜收拾什麼的,然後要這樣持續個兩三年,才有機會出師,期間是沒有薪水,畢竟是去跟師父學技藝的,光這點沒有強大的意志力,一般人往往做不到。尤其她才 25 歲。現在很多人,就算每個月給你固定薪水,兩三個月還是在公司待不住,所以這是我對他的肯定。的確我也看了他的作品,手繪素描那些東西可以從他作品中看到他的想法與個性,Zong 有一種獨特的個人魅力,這不需要太多包裝就可以吸引樂迷的注意。當我決定要找主唱的時侯,我第一個就想到她,有些人的想法是:『你只是找一個漂亮的女生來。』基於我上面所說的,我對他說你完全弄錯了。我找小Kin的時候,當時我也有很多人選,但是我要的是那個熱情,小 Kin 有,現在的 Zong 她也有。」

「Zong 不會吼,她完全不會吼,唱舊的歌怎麼辦,難道念 rap 當黃立行嗎?。吼腔東西也是一門專業,不可能馬上會的。所以必須很誠實的跟所有團員說:『第一,先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我先寫完三、四首新歌為了 Zong 的 key 和聲音』,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做到時間內詞曲都寫完,包含我的經紀人聽完 Demo 都說:『你早該這樣做了,因為是好聽的旋律好聽的歌。』」

同時很幸運的,寒丹爺多年的老朋友 TASZ 剛好從美國 M.I. 學成歸國,TASZ 也在美國參加過兩次全美樂團比賽得過總冠軍。他回國的時間剛好趕上獄無聲拍形象照的前八個小時,在聽完獄無聲的三首歌後決定加入擔當代打主唱,這也讓獄無聲成為了雙主唱樂團,「那三月份那場結束之後,就繼續寫新歌,慢慢的除了舊歌比較經典之外,我們都要為了Zong的聲音與個性去寫新歌,再加上大家的想法。因為新的組合,會有不同的火花,你說對樂團有沒有影響?交接時期對舊歌詮釋的完整度絕對有影響,對未來的樂團也會有影響,但是Zong擁有的獨特嗓音,讓獄無聲的音樂性可以擴大到更多範圍。」

 

zong 香港演出
Zong 香港演出

Steve Vai 拿三千塊的大陸琴,他會彈不好嗎?

寒丹爺雖然自認不是吉他高手,但是他還是獲得了國際吉他大廠 SCHECTER 的贊助。同時他給對吉他有興趣的人給的建議就是:「賺錢很辛苦的,我從來不鼓勵人家買好琴的,尤其是初學者。」

寒丹爺從他與國外樂手接觸的經驗,他覺得一開始先有一個基本的器材就好,他就曾經看到 Michael Angelo 來到台灣辦講座時就在設法調整一把雜牌琴上台。Michael Angelo 的觀念就是:我要挑戰自己,我從來不相信手感,然後我也要證明,不好的琴也是可以談出好的聲音,我要讓大家知道,你不要因為彈不好,就一直怪你的器材

寒丹爺不教不認真的學生,但是這幾年還是會有學生雖然不練琴但是很喜歡來上課聊天,他認為:「這牽扯到比較廣的社會議題,家庭不溫暖,與朋友同學不懂得 social 、相處,他們不知道他們在花錢買時間跟你聊天。我們為人師也是幫助他不要讓他孤單,我想鄭傑就是沒學吉他才砍人,我們陪他聊聊天談談琴可能就沒事了。」
對於目前台灣的整體音樂環境,現在有一個玩團很簡單的假象:「組團太容易了,跟買個滑板一樣輕鬆。錄音,門檻也降低了,只要一台不要說 太爛的 Mac,連 PC 都可以做 Demo 了。但是真的優秀到可以在國外與國際樂團並駕齊驅的就不多了。」從寒丹爺到各地巡迴的經驗,國外的風氣就不一樣,對於經營樂團的態度就不同。像是在日本福岡,擔任他們開場嘉賓樂團是四個身高不到 155 的小女生組成,她們自己托著各種器材像是鼓組和音箱牆,然後跟每個工作人員打招呼的方式就是親切有禮。這些日本樂團彩排的時候走位、各種細節都可以看出對於演出細膩度的掌控,實際演出時只能用精彩來形容;而到了泰國時,獄無聲與 Arch Enemy 表演完後,場地恢復成像 EZ5 的 live pub,當地的流行團上台演奏一些西洋流行歌曲,音樂的完成度、樂手技巧,是台灣許多樂手很難跟他們抗衡的。

「但是泰國人有個觀念,你今天站在台上表演你就是表演者,就算你的演奏技術沒他們高超他們還是會尊重和為你歡呼,不會拿你們跟他們的東西作比較。」寒丹爺繼續說道:「政治影響經濟,經濟影響文化,文化影響休閒,我們是屬於休閒下面的娛樂,是最末端。你什麼都不穩定,沒有錢什麼的,食衣住行育樂,永遠記得這件事情:我們是最末端的人。大家沒有錢的時候就不會去看表演,沒有錢的時候做廣告配樂 case 價錢壓低,一切的壓縮之下,那只叫做商品,不是音樂了,那只是大家叫音樂商品。所以你說在這環境之下,要努力去做的人,做出來的那是加倍的辛苦。」

而在這種大環境的壓迫之下,這也是讓寒丹爺決定將表演的規模放大。

「我看過有些團在小舞台唱了很久,到大舞台的時候卻有點不知所措的感覺,不是他們實力差,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大型舞台經驗,觀眾距離拉遠,演出的方式就要改變。以前小舞台的互動有一個模式在,很容易在小空間營造出熱鬧的氛圍,但大舞台有大舞台的表演方式這都是必須平常有要模擬排練,多看演出才會找到一套自己演出的方式。」也是因為這種觀念讓獄無聲被國外的一些樂團注意到獄無聲的現場表演,進而獲得了表演機會。像是獄無聲這次的巡迴在國際樂團界稱之為「Pay & Tour」,也就是與國際知名大團一起展開巡迴擔任開場,藉此增加自己樂團的曝光度,在巡迴期間,住宿機票皆由開場樂團自理,這樣的榮耀並不是有錢就可以參加,也必須經由主秀樂團與其公司同意認可。這種「Pay & Tour」的模式,孕育出許多現在知名的樂團與藝人。

Zong泰國演出
Zong 泰國演出

因為獄無聲認識音樂,因為獄無聲認識自己

獄無聲多年來讓寒丹爺從一個喜歡音樂的人成長成一位經營樂團的人,但是回想起一開始影響他的音樂除了 Metallica 和 Megadeth 以外,就是 Nirvana 和 Aerosmith 早期的專輯;而 Pantera 則是讓他了解到電吉他是一個具有爆發性和摧毀一切能力的樂團「他的音色簡直就不科學。」不過真正讓他了解音樂的是 Lenny Kravitz 、 Michael Jackson羅大佑

「Lenny Kravitz 本人的故事跟背景音樂很美,所以我就做了一些功課。他本身是滿有錢的,可是他非常迷戀 6、70 年代的音樂,他離開有錢的地方,搬去貧民區,去體會那樣的生活。然後他不停競標 6、70 年代任何錄音系統,比方盤帶、power,各種復古的器材甚至是導線、琴,都堅持要 60、70 年代的東西。我沒記錯的話,現在應該是第八、第九張了吧,即使是現在的東西,他還是用 analog 錄法去錄。所以你會聽到膠片、盤帶 smooth 的柔軟度,而且他的音樂真是接觸人心。他可以做出非常 Disco、Soul、R&B 當然還有 Hard Rock 在裡面的東西,所以他是對音樂旋律線影響很大的主唱。」

Lenny Kravitz

「Michael Jackson,那時候不懂,就覺得他是 Star;但是 Michael Jackson 當我長大去回顧,發覺就是是現在很多國際巨星無法與他相比,像是當代小甜甜布蘭妮( Britney Spears ),她是舞曲就一輩子都是舞曲,她夠紅,出什麼就會賺,可是 Michael Jackson 卻不滿足,他不停嘗試著各種音樂風格,他有好聽的慢歌,有主題關於訴諸世界和平,搭配各種曲風。光詞的內容就非常廣泛,而不只是單獨的for商業,一種曲風賣,我就繼續做下去,直到銷量不好,我們再來找出路。而他的曲風更不用說,Disco、Rock、Metal、Punk、Rap 全都嘗試過。先不管是他的製作人或是他的唱片公司給他的建議或是要求,重點是他自己願意去吸收各種樂風而且去嘗試。問我說誰是 King,真的每個樂風都有個 King 在,可是在全世界的樂風裡面,他是真正的 King。那 Queen 就是瑪丹娜,現在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瑪丹娜是誰,以前我們那年代,瑪丹娜的前衛造型是不得了的。瑪丹娜跟 Michael Jackson 在 Pop Music 上,在操作上也好,音樂、包裝各方面,是給後代的人不同的方向、角度去思考。」

Michael Jackson

「當然還有羅大佑,小時候不懂他的歌詞在訴說什麼,只知道他的爆炸頭很好笑。因為家庭的關係所以在很小的時候認識大佑叔叔,現在回去看他歌詞,他也算是台灣的 Bob Dylan,也是一個民運的歌手。他做的角度不是for商業,我相信他的長相、他的唱腔、編曲絕對不是大家所想的偶像,可是因為他的誠懇與真實,反而在那時是,他都是雙白金起跳。以前白金唱片是五十萬張,不像現在五萬張就是,他都是雙白金起跳,羅大佑在音樂中誠懇真實的表達是影響我最大的人之一。」

羅大佑

前述的幾位音樂家之外,另外寒丹爺覺得有三張專輯影響他非常深。

「第一張是 White Zombie 的《Astro Creep 2000》,那是第一次除了 NIN  (九吋釘)以外聽到的工業金屬。聽了之後才知道原來有這麼多效果在裡面,各種 space sound 在裡面,超厲害。除了標準的吉他編制、貝斯、鼓、主唱以外,還有大量的合成樂器,尤其在那個年代是相當難處理的事情。讓我領悟到原來重金屬還有這一面,不同的世界,而且甚至他還可以當作舞曲來跳舞。所以讓我覺得很驚訝,果然你的元素對,你家的調味料對,他就會有很多樣子。不會像 Metallica、Megadeth 那種很純的金屬的態度,仍然你味道加的對,比例不要失衡,重金屬的爽度還是會有,而且調味料的特色也會出現。」

White Zombie《Astro Creep 2000》

「再來就是 Us3 的《Hand On The Torch》。大概是90年代,也是在MTV看到的;那時候都會準備一台錄音機,聽到喜歡的音樂就錄起來,所以那時很珍惜音樂。買一張 CD 要 300 多,那時 300 很大,不像現在。(在此寒丹爺特強調:台灣人請買CD,台灣CD應該是全宇宙最便宜的,美國一張ep就要20塊25塊美金,裡面才一兩首)。US3 讓我知道,剛好在那年代 Metallica 跟  Guns N Roses 正在紅的時候,還有 Mc Hammer 這些人,他出來做另外一種新的音樂,帶點 Acid Jazz、Blue Note 的東西,有 Rap 在那邊唱,可是他唱的內容不是黑幫那種的,是很輕鬆的東西,讓我覺得除了金屬以外、台灣的音樂以外,還有這樣子的樂隊形態存在,因為這時候我是以一個樂手角度來講,什麼音樂都要聽,US3 讓我非常意外、驚訝、驚豔。而且為什麼講這個,我 18、19 去舞廳,最好的時段絕對放這首,然後你就會看到四、五百的人跳恰恰,轉圈圈,這就是最有名的台中恰恰。因為us3,讓我知道了有更多不同的類型在這世界中。」

Us3《Hand on the Torch》

「第三張專輯是 Ozzy Osbourne & Randy Rhoads 的 live 那張,他就叫《Ozzy Osbourne & Randy Rhoads》。然後這張是唯一出版過的 CD,那是我第一次接觸到 Randy Rhoads 的現場的 solo。我相信這些是經典,已經是經典中的經典,那已經是每年度一百張 Billboard 必買的金屬專輯裡面永遠跑不掉。因為我剛開始接觸金屬的時候,要感謝唱片行介紹,還有寫側標的人,可以慢慢去尋找我們要找的東西。那這張專輯影響最大的是:因為我之前聽的是CD專輯錄音室,那我第一次聽到 live 的 CD,讓我聽到 live的粗糙的真實,卻充滿力量,而且那個東西是無法修飾。不像現在 live CD 唱完還可以回錄音室修,那是的技術沒那麼方便,頂多 mix 一下。重金屬的現場是這麼震撼,這麼有生命力,觀眾的呼喊聲,Ozzy 在串場的時候講話,就好像你在現場一樣,那時候沒有VCD、DVD,更沒有網路。讓我進入音樂世界、也想當個樂手、組個樂團,這張專輯是個關鍵。

《Ozzy Osbourne & Randy Rhoads》

而寒丹爺被問到如果成為一位製作人會希望如何製作專輯,他會希望樂團中有主唱羅大佑、吉他手 Slash、Bass手甯子達和香港的鼓王恭碩良

「主唱羅大佑,然後吉他手 Slash,一定是一個很好的組合。Slash 這洋派到底的rocker,搭配我所說的這些樂手,一定會擾亂一池春水,反而會有意外的音樂火花會出現!」

然後他(恭碩良)打鼓是,我真的第一次看 Youtube 看到雞皮疙瘩起來,他打的是旋律欸!人是那種帥到我眼睛都不在其他樂手身上,我應該要看吉他手的,但我都在看他。阿達就不用多說了,在我眼裡他是一個擁有對音樂無限熱情,實力又深不可測的超實力派年輕樂手,他很有夢想,也對未來很有規劃,我覺得這些大師是我心中的黃金組合。」
「為什麼是羅大佑呢 ? 因為羅大佑是跟他們最不搭的,我還要叫他大佑叔叔咧!小時候他是看我長大的。他們搭在一起一定有火花,因為他是不按照牌理出牌的人,我本來想選李宗盛,可是李宗盛演出風格太內斂了,你不用去期待,那不好玩。我覺得這個組合比較好玩一點,如果是演唱會的話會很期待,那是個火花。」

亞洲巡迴台北場

一般人對於金屬樂的既定印象,往往存在著偏見與誤解,但是寒丹爺的音樂裡卻充滿這麼多人生的哲理與課題;在金屬樂裡,寒丹爺總是試圖開闢另一條路徑,一條與大家所認知的金屬樂大相逕庭的道路。 當結束訪談時,寒丹爺分享了一些新的作品和概念,裡頭談了許多「愛」,包含了對動物的愛、對社會的愛、以及對朋友的愛;而在樂團發展的同時也讓他個人對於社會和音樂有所成長和體悟,如同獄無聲團名的由來:

「地獄無聲,因為是空;人間即是地獄,也是天堂」

 

 

 

寒丹爺個人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Silenthell.evildan

獄無聲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silent.hell.tw

 

撰文/ Hammer

採訪/ Roxyrocker 採訪編輯團隊

圖片提供: 獄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