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製作人 Bob Ezrin 抨擊當今的音樂市場

超級製作人 Bob Ezrin 抨擊當今的音樂市場

409
SHARE

Bob Ezrin & Alice Cooper

Bob Ezrin,一個很熟悉卻又很陌生的名字,你可能聽過他,你猜想他好像是某個樂團的某個樂手;然而他其實是一個超級製作人,他製作過的專輯張張都足夠堪稱永世經典。例如:

Alice Cooper 的《School’s Out》、《Billion Dollar Babies》、《Welcome to My Nightmare》、《Love It to Death》;
Pink Floyd 的《The Wall》、《The Division Bell》、《A Momentary Lapse of Reason》;
Lou Reed 的《Berlin》;
KISS 的《Destroyer》、《Revenge》、《Destroyer: Resurrected》

在最近,Bob Ezrin 於「Lefsetz Letter」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抨擊了如今的音樂市場,他嚴厲的指出:「已往的那些經典不復存在,我們沒有抗議的歌曲,在歌曲裡也沒有了可以奮鬥的理想,取而代知的,是『我』」,Bob Ezrin 認為在八零年代所稱的「Me Generation」在當今音樂中更為明顯。

Pink Floyd《The Division Bell》

「我們在八零年代所談論的『以自我為中心的一代』,如今似乎已全然成真。我們已經喪失了『我們』,只剩下『我』、『我自己』,這些人只在乎自己得到甚麼、只對自己失去甚麼斤斤計較;這些人根本只想要錢。」Bob Ezrin 甚至表示:「現在的音樂只剩下用所謂的『拼貼』來構成單調的四小節形式,用像是兒歌的方式談論一些派對、車子、啤酒、女人、珠光寶氣的東西,或是用一些毫無押韻可言的歌曲,抱怨他們那種白人小男孩、小女孩內心的無聊牢騷。

不過 Bob Ezrin 也提到一些值得期待的歌曲或是藝人:「像是電影《逐夢大道》裡的〈Glory〉,還有像是 Dixie Chicks 這樣的團體。」

最後,Bob Ezrin 表示:「已往,我們用音樂和文字爭取自由,我們曾經以此煽動世人尋求改變,我們鼓舞彼此,我們曾經為所有的人發聲,用音樂和文字改變世界;而現在已經沒有這種音樂了。」有些人或許會嘲笑說:「音樂怎麼改變世界?太不切實際了」、「理想終歸是理想」,如果是這樣,那麼〈We Shall Overcome〉、〈Hurricane〉,甚至是滅火器的〈島嶼天光〉這些歌曲都不會問世,在社運場合我們也不會聽到悠揚的音樂聲感染你我。

Bob Ezrin 的嚴厲批判或許有其道理,但是音樂產業的結構轉變,也代表著搖滾樂、音樂的形式不斷的轉變,歌曲是否一定要有「爭取自由、煽動世人尋求改變、為所有的人發聲」這些元素才能被稱得上是真正的音樂?我想,每個人的答案都不一樣。

文/Vincent

資料來源:UCR/TheLefsetzLetter

圖片來源:SFAE/UC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