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客 封面人物】流氓阿德 — 黃永德

【搖滾客 封面人物】流氓阿德 — 黃永德

889
SHARE

– 從流氓到無路用的咖小,從鐵漢到那溫柔的執著 –

a1
流氓阿德

流氓阿德在沉澱十多年後,終於在今年三月發行了第四張錄音室專輯《無路用的咖小》,並以台東鐵花村為首站,開始一連串的巡迴演出。在阿德百忙之中,Roxy Rocker 有幸邀請到這位「最資深的新人」,來跟我們分享他的人生故事。

金門文化封閉 只唱反共愛國
阿德從小生長在金門,在他小時候金門還是戰地管制區,進出都要許可證,當然台灣本島的音樂文化也不容易傳進來。阿德回憶道:「我小時候接觸都是愛國歌曲,電視就是反共、愛國節目,不過因為軍人多,也有好處。金門那時只有一家西餐廳叫『美加美』,都是軍官去的,我姐姐那時在那邊當服務生,我有時候會去找她,那裡面都會放西洋音樂,除了 Beatles 之外就是 Rod Stewart,那時候只覺得說:『哇原來還有人聲音這麼沙啞、這麼難聽還可以當歌星!』」

同儕影響 眼界大開
「我後來到台北念書,因為高中有很多同學喜歡聽西洋音樂,像是 Eagles、Air Supply之類的,然後也去樂器行學吉他,就開始接觸到這些音樂,算是被同儕影響吧。」阿德在聊到自己到台北後開始正式接觸音樂的緣由,不禁笑說:「而且那時也為了要追女生(笑),因為自彈自唱在團康活動裡會比較受歡迎。」「還有一次有個迎新晚會,我唱羅大佑的〈戀曲 1980〉。那天我記得主持人跟我說:『你先在幕後唱,我在前面演,唱到一半幕會漸漸拉開,這樣大家就知道原來是你在唱,我只是唱對嘴。』從此以後我在學校就非常紅,因為我很會唱歌,而且幾乎唱得跟羅大佑一模一樣。後來我退伍後,還去參加《流行 45》(註),我負責羅大佑的部分。我記得唱完製作人還跟我說:『你等一下再重唱一次,然後不要唱這麼像,不然大家都以為是原主唱唱的。』」

羅大佑〈戀曲 1980〉:

註:《流行45》是民國 70 年代由可登唱片發行,收錄當時最轟動國台語金曲的一系列合輯,並找來多位業餘歌手翻唱,重現當紅歌手的演出。除了阿德以外,伍思凱、彭佳慧等歌手也是從此發跡。

「我從來都沒想到我有一天會變成一個藝人」
從 Beatles 到羅大佑,這一連串的音樂洗禮,奠定了阿德對搖滾的興趣與熱愛,也因此踏入音樂產業,到唱片公司作助理。而在一次陰錯陽差之下,阿德代替了臨時無法前來的林強,唱了泡麵「強強滾」的廣告歌一炮而紅,還因此出了專輯。「我記得那時候有一次騎摩托車經過忠孝東路,那時候開始有電視牆,我遇到紅燈停下來,突然發現我的 MV 在上面播,才意識到自己是歌星。」雖然當了明星出了唱片,阿德卻沒有因此開始有藝人的架子,內心還是那個金門的農村男孩。「當明星的生活很不習慣,我出唱片後三個月就得憂鬱症,我去跟我們老闆講說,我們還是解約好了,你也不希望看到我這樣吧,因為我很不開心,體重還掉了十公斤。我沒辦法去適應那種每天被記者追,被別人關注的生活,很不習慣。」

DSC03874
對於意外踏入音樂生涯侃侃而談的阿德

轉戰非主流 小有成績
從小助理一瞬間變大明星,讓阿德一時喘不不過氣來,還差點得了憂鬱症。在調適心情後,阿德改跟當時專做「非主流」的水晶唱片簽約,終於能依自己的意思、作自己的音樂。「我第二張開始到水晶唱片去,在水晶其實是很辛苦的,因為水晶本身是一個很貧窮的公司,沒能力去做什麼宣傳。不過那時候可以加很多自己喜歡玩的東西,不用照著一般在市場上習慣聽到商業性的東西,加了很多所謂實驗性的東西進去。」「在水晶出了兩張專輯之後,我也發行了一本小說,做了一張電影配樂,還入圍金曲獎。所以會覺得說,即使我不用這麼商業的手法下去做音樂的話,慢慢累積的話還是可以達到一些成績。那時我的經紀公司還安排去日本、中國大陸、東南亞做宣傳、發行,會覺得熬了那麼久,終於有成績出來了,結果沒想到媽媽生病,就回金門了。」談到母親生病時,阿德只有這樣淡淡地說。

水晶唱片發行《流氓阿德》專輯中的〈加油吧!加油吧!〉:

事業與親情的抉擇
「那天我記得很清楚,我們兄弟姊妹在高雄長庚醫院的餐廳討論下一步該怎麼辦。我媽堅持要回金門,可是他們最後的決定是把媽媽送去安養院,我聽到我就抓狂,沒辦法接受。可能當下衝動吧,也很生氣,就說我來負責照顧。」在事業與親情之間,阿德選擇了回到金門照顧母親。雖然有些許的不甘,不過在聊到這段的時候,阿德說回想起來,覺得當初的選擇是對的:「我剛開始會一直想,如果這時候在台北我會變成什麼樣子。所以我在〈無路用的咖小〉裡寫說"我是一隻困在孤島上沒有翅膀的鳥"。但其實現在想起來,我倒覺得那時的決定是對的。我現在所有的能力、能耐,就是那時回金門累積起來的。當時表面上看起來成績快要起來了,可是私底下還是有很多問題存在,像是團員之間的相處,生活的不順遂。我反而覺得那時是我媽伸手拉了我一把,真的,我不騙你。」

「我覺得他就像哥哥一樣」
除了自己的母親,另一個影響阿德最多的人就是音樂夥伴兼好友「老猴」范黎文了。在回憶起老猴時,阿德跟我們說:「《強強滾》發行之後,有個廠商找我去代言,找了兩個團叫我選一個一起巡迴,我看了之後就選了 Nice vice,沒有選刺客(大笑),覺得投緣吧。巡迴完沒多久 Nice vice 解散,我就跟老猴說,我們兩個乾脆來組團好了,就組了『流氓樂團』。」「老猴一直是我們的團長,他是一個濫好人,是所有 rocker 吐苦水的人,也很給很多人指導跟幫忙吧。我覺得他就是團裡面的潤滑劑,綜合別人不好的情緒再去排解掉。」

阿德與老猴組成的「流氓樂隊」,其經典歌曲〈看看這個世界〉:

雙重打擊 心灰意冷
回到金門照顧母親,雖然帶著一點點的不甘,但阿德還是藉機沉澱自己,把生活當作修行,直到收到老猴的噩耗。「那時候朋友跟我說老猴住院,是癌症。我跟他們說對不起,我沒辦法回台北,因為我媽生命跡象也已經越來越弱了。9 月份 12 號還 13 號吧,老猴就過世了,大概凌晨 3、4 點的時候,朋友傳訊息說:老猴走了。我那時候很難過,但因為我媽還在病房,所以只好跑到醫院的廁所去哭。然後過了一個月後,媽媽就過世了。你說那打擊有多大?大到你會覺得說不想回台北了,覺得回台北沒有太大的意義。因為我媽走了,老猴走了,當初還想叫老猴等我有一天回來,再一起完成年輕時的夢想。」阿德在談起這段回憶時,雖然看起來一派輕鬆,但是我們聽得出來,他的心裡其實還是充滿了不捨與感傷。

DSC04016
談論到母親及老猴時,還是忍不住情緒的浮動,壓抑著眼眶的淚水

最資深的新人 繼續年輕時的夢想
當我們問到當時是怎麼調整自己的心態重新出發?阿德跟我們講:「我那時候沉澱了一年,去想一想這些事。剛開始的時候的確是心灰意冷,什麼都不想做,在金門每天風和日麗,輕輕鬆鬆的過日子就好,不用待在台北這吃人的城市。」「不過後來覺得說,我們年輕時設定的目標,還是要去完成。就是那樣的約定,決定還是來試試看,所以就回來了。」重新回到音樂圈的阿德,除了完成與好友的約定,也希望跟大家分享自己的人生故事。「我以前出第一張專輯的時候不會有期待的心情,因為是人家找我出專輯,就覺得他是理所當然。這次再回來的時候反而會期待、興奮、開心,會去認真的作宣傳,希望讓這張唱片給很多的人聽到,知道流氓阿德的音樂是怎麼樣子,有沒有很像新人?」

最新作品〈無路用的咖小〉:

 

重拾新人的心情,阿德在沈澱十多年後,將自己過去所累積、思考的一切,用音樂將最真實的自己呈現在大家面前,在親情、友情、愛情的交織下,淬鍊出這張動人的專輯《無路用的咖小》。「我這張的概念就是講故事,講我這幾年以來心路歷程的一個故事。」

 

DSC04149
感謝阿德接受 Roxy Rocker 採訪

 

撰文 / Krist / Jhen
採訪 / RoxyRocker 採訪編輯團隊
圖片提供 / RoxyRocker、紫米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