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們的 30 首 Nick Cave 經典歌曲

名人們的 30 首 Nick Cave 經典歌曲

892
SHARE

1980 年,一個名為 The Birthday Party 的樂團遠從澳洲來到了英國倫敦,為音樂圈掀起一陣狂潮!他們帶點躁亂的創作風格原本不被看好,被唱衰為是「一片樂團」。過了 30 年後,樂團首腦 Nick Cave 成為了當代最為傑出的創作歌手之一;而 Uncut 雜誌特別邀請了 Nick Cave 的樂團團員、以及他的音樂人粉絲兼好友 Guy Garvey、 Richard Hawley 和 Bobby Gillespie,甚至 Nick Cave 本人,一起來選出這位博學多聞的歌手所寫過的30首好歌。

至於他的音樂創作過程,以下摘錄 Nick Cave 過去的經驗分享:

「記得一開始我對說故事這件事情特別感興趣,它也算是一種我的思考模式!當我坐下來試著想寫一首歌,我的呈現方式就是想要透過敘述的手法來創作。像 James Brown 就不會是用這種方式寫歌,因為他算是即興的創作。不過我最近一直在研究另一種寫歌模式,讓聽眾不需要聽完整個故事,就能享受我的音樂。」

「〈King Ink〉這首歌是我在 Birthday Party 時期的作品。初次聽到的時候,我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已經用親筆寫的歌詞做出了原創的音樂。在盲目摸索了一陣子後,終於能透過類似詩人或作家的模式,用歌曲表達心中的想法。」

「我通常是先寫了一堆歌詞後,再拿去和吉他或鋼琴做搭配;並不是隨時都把樂器放在身旁。這種先以歌詞為主的創作方式,有時候也會讓我覺得這麼做是不是方法錯誤?」

「當我在創作上開始過度咬文嚼字,我就會暫時抽離、退回原點,去聽一些能引起內心共鳴的音樂。我特別喜歡藍調音樂,特別是John Lee Hooker;他總是能藉由歌曲的重複彈奏,順著把心中所想的事情吟唱出來,最後還能再做出意想不到的收尾!對於那麼繁複的歌曲構造,每次只要一聽我都會覺得相當困惑,卻又著迷不已!」

到底是哪30首歌曲上榜呢?一起來聽聽!

30.〈Nature Boy〉
推薦人:The Go-Betweens主唱Robert Forster

〈Nature Boy〉出自於 Bad Seeds 在 2004 年 9 月發行的《Abattoir Blues/The Lyre Of Orpheus》專輯,這首男孩在花展裡穿梭而找到真愛的情歌,透過 Bad Seeds 團員的合聲,讓歌曲變得輕快許多。使人聯想到 1970 年代英國樂團 Cockney Rebel 的歌曲〈Make Me Smile (Come Up And See Me) 〉。至於 The Go-Betweens 主唱 Robert Forster 為何選中這首歌:「我喜歡這首歌的強烈對比!像第一段出現了歌詞 ordinary slaughter 和 routine atrocity,和整首歌形容美人的部分就形成反差。旋律算是流行歌曲,歌詞也很輕快!而且感覺 Nick Cave 是帶著一點自嘲的方式在寫歌,隱約在講述他和另一半的感情關係。有些人很愛他們的黑暗音樂風格,有謀殺、維多利亞時期的故事,還有一點聖經的啟示在裏頭。〈Nature Boy〉就像他們的其他作品〈Breathless〉、〈Lime Tree Arbour〉、〈The Ship Song〉、〈Sad Waters〉一樣,是典型的Nick Cave 和Bad Seeds創作;將他們特有的調調用音樂表現出來。」

29. 〈Jennifer’s Veil〉
推薦人:Primal Screamm樂團主唱Bobby Gillespie

〈Jennifer’s Veil〉出自Birthday Party在1983年11月發行的EP《Mutiny!》。歌詞充滿神祕歌德式氣息:「who drew the curtains on her face/Ever since they came and burnt the old place down…」。會獲得Bobby Gillespie青睞的原因:「以前我還在蘇格蘭的時候,常待在女友的家裡聽了很多他們的歌。對我來說是種很美好的回憶。我和女友當時常常聽《The Bad Seed》和《Mutiny!》EP,像〈Jennifer’s Veil〉就是一首有點怪卻又好聽的作品;帶點神祕感和黑暗的風格,不像是The Birthday Party以往的音樂,這首歌顯得步調頗慢,甚至還有一點迷幻的感覺在裡面。歌詞也是寫得很抽象,他們在歌曲裡從頭到尾都沒說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只能靠自己的想像力去憑空猜測了!」

28. 〈Heathen Child〉
推薦人:Nick Cave

〈Heathen Child〉在2010年8月以單曲形式發行,並在2010年9月收錄於專輯《Grinderman 2》中。這首歌就是Nick Cave擺脫敘事型態創作的代表作!歌詞偏向印象主義,寫著一個年輕女子在浴缸裡面對自己的潛意識需求。就連Nick Cave也對自己的創作喜愛不已:「我很喜歡這首歌,對歌詞也很滿意!事實上整個構思也花了蠻多時間,即便這首歌有點像是即興創作。其實歌裡的女主角就像是被潛意識裡的怪物佔據了心靈,整個人身陷在成人時期裡,只能無助地顫抖著。我很喜歡這種帶點隱晦和魔幻、卻又讓人摸不著頭緒的歌詞描述。這種大家只管聽歌,不必在乎歌詞真正說什麼的方式,對我來說反而算是最真實且簡潔的音樂創作。」

27. 〈Saint Huck〉
推薦人:前Bad Seeds團員Hugo Race

〈Saint Huck〉出自於1984年6月Bad Seeds所發行的《From Her To Eternity》專輯。〈Saint Huck〉也是第一首Nick Cave和Bad seeds所錄製的作品,以美國作家馬克吐溫的作品頑童歷險記為背景,講述一段警世預言。故事結局當然也非喜劇收場!「Nick是位風度翩翩又很有幽默感的人,但很少人懂他的幽默。其實他很會開玩笑,只不過他不是用那種臨時開始一段對話;然後就轉到別的話題去的方式!我第一次和Nick合作是在澳洲巡演時,跟他學了《Mutiny!》EP裡幾首歌的創作。因為The Bad Seeds是和以前完全截然不同的樂團,Nick那段時間非常認真的想定義樂團的音樂風格,《From Her To Eternity》對他來說是張很重要的專輯,就像是和過去The Birthday Party的音樂做切割。〈Saint Huck〉是在我加入樂團的時候,bass的部分就確定了,剩下的就是要把其餘的東西加進去!當時歌詞的部分也是一改再改,刪減的過程最終成品就出來了!」Hugo Race說道。

26. 〈Henry Lee〉
推薦人:The Kills/Dead Weather主唱Alison Mosshart

〈Henry Lee〉出自Bad Seeds在1996年2月發行的《Murder Ballads》專輯,並於同年發行同名單曲。這是Nick Cave和當時的歌手女友PJ Harvey一起合唱的歌曲,內容取材自某民間故事,描述的是一名女子因為男友不再愛她,而將他殺害的經過。Alison Mosshart:「這首歌說的是一個很美的故事!我很喜歡Nick和PJ Harvey的演唱方式,讓人就像在看電影一樣。當男方拒絕了女方,她就拿著小刀刺向他,並把他丟進井裡。雖然故事看似正常,但是這個故事是關於一個錯誤的愛情!我想瘋狂對於愛情也是相當重要的。歌詞的部分也很棒,除了Nick Cave外,我想應該沒有其他人能唱這樣的東西了!他的創作始終真摯,我已經喜歡他的音樂好多年了。不過我們初次碰面的時候還蠻尷尬的;當我有次試著在派對上和他握手時,他突然衝著我放聲大叫!我覺得有點難過,那次的事情發生過後,足足有兩年的時間讓我以為Nick Cave是個超級可怕的人。

之後某次Bad Seeds和我們在同個場地作表演,我和Nick聊了整晚,講了許多的事情,他完全不相信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所發生的事情,他八成以為我有妄想症!不過我讓他重現當時情景,讓他當面對著我大叫和作勢要揍我!我還特別拍了下來...」

25. 〈Tower of Song〉
推薦人:Bad Seeds團員Thomas Wydler

1991年收錄在向Leonard Cohen致敬專輯《I’m Your Fan》的〈Tower of Song〉,原本的版本足足有一小時長,後來才刪減為現在在專輯中聽到的樣子。

Thomas Wydler:「1982年我的樂團Die Haut在柏林幫Nick Cave的演唱會作暖場,那也是我第一次遇見The Birthday Party。他們的音樂很有異國情調,Nick也是個相當狂野的主唱!在柏林的時候,我們也不了解澳洲音樂,只知道他們在舞台上就這樣表演起他們的創作,並且決定在當地的錄音室做音樂。當專輯《The Firstborn Is Dead》在1985年發行時,Bad Seeds開始在英格蘭做巡演,吉他手Blixa Bargeld因為要跟著樂團Einstürzende Neubauten表演所以沒辦法參與,而另一位吉他兼貝斯手Barry Adamson狀似生病了!所以他們找了我樂團裡的團員Christoph Dreher來當貝斯手,我則是變成他們的鼓手。最後他們認為我是個不錯的人選,我就一直跟著他們到現在。

翻唱Leonard Cohen的〈Tower of Song〉是我們相當即興創作的體驗!Nick是從歌詞著手,而我們則是跟著用旋律做即興的表演,就像在演卡通片一樣。我記得在比較長的音樂版本裡,我們嘗試很多不同的音樂效果,類似巫毒儀式的感覺!接著就有jazz和比較rock的風格出現,大多數的時候都是Nick彈著鋼琴唱著歌,所以整個概念和情緒都已經就位。和Nick在一起最棒的事,就是他的音樂是隨著專輯一張接著一張的變,而我也不是屬於風格一致的鼓手,所以相得益彰。」

24. 〈I’m Gonna Kill That Woman〉
推薦人:前Bad Seed團員Mick Harvey

這首收錄在Nick Cave在1986年8月所發行的翻唱專輯《Kicking Against The Pricks》,充分展現Nick Cave對藍調樂大師John Lee Hooker的熱愛。他翻唱其他歌手的作品也頗具個人音樂風格。
至於前Bad Seeds團員又為何選上這首歌:「事實上,在Bad Seeds裡沒人能做出很正統的藍調音樂,或是嘗試有意願去做這類型音樂。翻唱變成一種練習的方式,讓音樂人能在這類型歌曲裡去尋找特有的音樂元素和氛圍,並非單純只是照著歌曲唱。Nick很愛聽John Lee Hooker的音樂,讓他能找到那些類型的歌是他真正想寫的。過去The Birthday Party的風格他已經不感興趣了,要讓它們重現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之前發行過的幾張專輯對Nick來說都算是一種實驗,讓他能挖掘那些音樂是他真的有心想做,《Kicking Against The Pricks》算是這個實驗的延續。不過在當時他也剛好在寫他的書《And The Ass Saw The Angel》,沒辦法寫歌!但他還是盡力想嘗試研究一些音樂上的東西,所以特別挑了許多不同音樂類型的歌來唱,一方面也是幫他組成一些音樂上的想法。」

23. 〈Red Right Hand〉
推薦人:Giant Sand樂團首腦Howe Gelb

出自1994年Bad Seeds專輯《Let Love In》的〈Red Right Hand〉,成為許多恐怖電影或電視劇爭相愛用的歌曲。歌詞以善意為出發點,警告人們在城市的周遭總有意想不到的超自然形體出現!帶點毛骨悚然又恰到好處的風琴聲和音效,為詭譎的氣氛更增加些許恐怖氛圍。而Howe Gelb對於這首歌又有什麼特殊回憶:「我的妻子之前讓我聽這首歌,建議Giant Sand絕對要做類似這樣的作品。〈Red Right Hand〉的歌詞內容瘋狂又帶點曖昧不明,你在聽的時候會心想:『到底為什麼那雙手會變得紅紅的?』,會忍不住冷汗直流!可是奇怪的是,旋律卻是帶點慶典的感覺在裡面;尤其是到了中間那鈴聲一響,這首歌真的太經典了!應該算是最佳爵士歌曲的典範。鈴聲在歌曲的使用上還蠻廣泛的,像Kris Kristofferson的〈Sunday Morning Coming Down〉就是個例子。每當〈Red Right Hand〉被拿出來播放時,旋律總是會在我的腦中揮之不去。我始終認為這是首聖誕歌曲,而那雙紅手則是聖誕老人的手套,而那個鈴聲則是來自於他手中的搖鈴。至於歌裡的主角,他就是你在把事情搞砸後,告訴你會有報應的人;就像聖誕老公公一樣,今年你幹過什麼好事,他通通都記得!」

22 . 〈Nick The Stripper〉
推薦人:Foetus 的JG Thirlwell

〈Nick The Stripper〉出自Birthday Party於1981年4月發行的專輯《Prayers On Fire》,在這個略帶funk音樂的歌曲MV,可以看到胸口寫著HELL字樣的年輕Nick Cave在裡面跳著鋼管舞!

JG Thirlwell:「1977年Nick Cave還在Boys Next Door樂團裡的時候,他們任何的大小表演,我在墨爾本就看了15次左右。他們第一次來到倫敦的時候,日子過得很苦,應該算是他們最艱困的階段。但他們的舞台魅力真的很棒,很難不讓人注意到他們。就算是在倫敦漢普斯特德西區的Moonlight Club那樣的小地方表演,他們也可以驚豔全場!〈Nick The Stripper〉就是一個例子。鼓手Phill Calvert當時還是樂團一分子,而Mick會刻意在歌曲裡刷上一段吉他,真是超酷的!Rowland S Howard的吉他彈得很有情感的渲染力,而且他還能同時加入一些奇怪又不太協調的音樂元素在裡頭。Tracy Pew也是位很棒的貝斯手,總是可以彈出不間斷的riff讓你徹底臣服於他,還能在中間再彈些經過音讓人嘖嘖稱奇!我待在Bad Seeds的時期很短,第一階段是我和Nick、Blixa和Mick,不過我在Barry Adamson入團的時候就退出了!Nick很顯然是想和Bad Seeds一起玩出新的音樂創作,我覺得他應該不會再走Birthday Party時期的老路,反而是帶著Bad Seeds;要遠遠勝過他過去所做的一切。」

21. 〈Dig Lazarus Dig!!!〉
推薦人:前Bad Seeds團員Kid Congo Powers

〈Dig Lazarus Dig!!!〉出自於Bad Seeds在2008年3月發行的歌曲同名專輯《Dig Lazarus Dig!!!》,是首帶點funk曲風;又帶點黑暗科幻情節的歌曲。主角Larry不僅從墳墓裡復活,還穿梭於紐約和洛杉磯之間。前Bad Seed團員Kid Congo Powers就說:「我認為Nick最特別的地方,就是他很勇於實現個人獨特的觀點,而且絕不回頭!他對欣賞的音樂人,例如Burt Bacharach、Tammy Wynette、John Lee Hooker和The Stooges,至始至終都保持尊敬的態度。我第一次聽他的專輯是Birthday Party的《Prayers On Fire》,Lydia Lunch特別要我去聽〈Nick The Stripper〉這首歌。當我一聽到〈Nick The Stripper〉獨特的旋律、吉他彈奏,以及Nick的歌詞,我就這樣完全被吸引住了!後來我在洛杉磯遇到他,他當時頂著一頭亂髮,手裡還拿著一本Malcolm Lowry寫的書,叫《Under The Volcano》。過了幾年後,Nick和Mick Harvey邀請我加入《Your Funeral… My Trial》的巡演,當時我還住在倫敦,之後就搬往柏林,和Bad Seeds一起工作了三年,那一段時間也讓我更加了解Nick。〈Dig Lazarus Dig!!!〉是我最喜歡的歌,它讓我再一次徹底愛上Nick Cave And The Bad Seeds這個樂團。整個節奏好到讓我跟著隨之舞動!雖然Nick隨著時間越變越古怪,但對我來說,他其實是在音樂創作裡又加入了更多的元素,變得歡愉許多。」

20 . 〈The Carny〉

推薦人:音樂製作人Flood

〈The Carny〉出自於Bad Seeds在1984年6月發行的專輯《Your Funeral… My Trial》。畸形秀、傾盆大雨、小矮人、死掉的馬匹...這些內容對他們來說簡直是稀鬆平常!彷彿像在看德國導演Wim Wenders的電影慾望之翼一般。

音樂製作人Flood:「〈The Carny〉是我和樂團為《Your Funeral… My Trial》專輯所錄製的第一首作品。我記得當時Mick Harvey帶著一台舊舊的大鋼琴進了錄音室,那就是整首歌的基底;用金屬樂作為框架,再用絃樂去做編排。Mick當時還用吉他撥片去調整音符,我當時心裡想:『這是什麼鬼?』結果就有了〈The Carny〉!整個過程就是一步一步的修改,改了幾個音後,整個感覺就出來了。那也是第一天我們錄了專輯《Your Funeral… My Trial》,專輯的音樂風格就在那天正式定調,還蠻適合在德國柏林當地的氣氛。雖然我很討厭歌劇和音樂劇,但歌曲本身很具有戲劇性。這首類似德國作曲家Kurt Weill的作品,讓Nick很有歸屬感。和Nick在一起,他總是會帶給你源源不絕的靈感,最終的結果就是好到不行的音樂。他常常丟給我一些奇怪的要求,我都盡我所能地給他最好的協助!至於我被他問過最怪的要求是什麼? 『我想把這個音效,弄成像是我人躲在水泥箱裡唱出的聲音。』」

19 . 〈Brompton Oratory〉
推薦人:The Saints樂團主唱Chris Bailey

〈Brompton Oratory〉出自Bad Seeds在1997年3月發行的《The Boatman’s Call》專輯。透過歌曲,Nick Cave表達出人類的美麗,遠遠勝過於精神食糧。

Chris Bailey:「我會提到這首歌,是因為我是一個懷疑論支持者;而某種程度上,我反倒希望自己是個懷抱著信仰的人。Nick一直不斷地探索信仰層面的東西,在這首歌裡就有些滑稽的歌詞,試圖要對抗靈性;以及人性的醜陋面。 Nick是個好色的老傢伙,就算是站在上帝面前,他也不改本色!他也是個四海一家的崇尚者,卻也有著澳洲人的惡棍特質。第一次和樂團做巡演的時候,我以為自己是在跟一群福音派長老會教徒旅行,真的是太有趣了!Bad Seeds做巡迴演唱會就像是要去佈道一樣,而且一旦他們一起行動,會從Bad Seeds變成 Naughty Seeds,整個在音樂上玩開了!我記得有次我坐在巡演巴士時心裡還想著:『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要組這個樂團了!目的是為了要帶一本大書,然後裝憂鬱!』因為他們樂團每次只要一群人出來,身邊就是滿滿的大頭書!當天帶最大本書的人就是冠軍。所以不只是Nick怪,他們其他人也都是這樣...」

18 . 〈The Hammer Song〉
推薦人:美國導演Tom Dicillo

〈The Hammer Song〉出自Bad Seeds在1990年4月發行的《The Good Son》專輯。和之前在專輯《Kicking Against The Pricks》翻唱Alex Harvey的同名歌曲不同的是,這首充滿南方哥德色彩的歌曲讓Nick Cave再度展現他獨特的說故事功力,而Mick Harvey的電顫琴效果更是錦上添花。

Tom Dicillo:「〈The Hammer Song〉雖然只有幾個簡單的riff重複彈奏,卻也足以讓它成為經典。每次我一聽到這首歌,情緒會隨著歌詞的描述而逐漸緊繃起來。許多人乍聽《The Good Son》專輯,會以為Nick又回到了The Birthday Party那個時候。我要拍這部《The Good Son》專輯的音樂MV時,Nick告訴我Burt Bacharach對這張專輯的風格影響很大,不過他自己又另外轉換出截然不同的世界觀。〈The Hammer Song〉有點像是抒情歌,但是到了後面風格又變得不一樣了!這全靠Nick活靈活現的用聲音表演。Nick有一次跟我聊到,說他對演員這個職業總是抱持著欣賞和敬畏的態度。(Nick Cave自己也演過相當多的電影,包括1991年Tom Dicillo所執導;由布萊德彼特主演的電影《Johnny Suede》)我認為Nick很擅長用歌聲演戲,如果他刻意矯揉造作,你一定聽得出來!有次我看他坐在鋼琴旁開始唱歌,當時因為有東西出了差錯,所以他就停了下來。起身到處走走之後,又重新開始彈唱,但他之前的靈感早就已經沒了,真是帶種!他的創作風格始終都是這樣收放自如,像他如此大無畏的執著於音樂,真的需要相當大的勇氣。」

17. 〈No Pussy Blues〉
推薦人:Nick Cave

〈No Pussy Blues〉出自Grinderman在2007年3月發行的專輯《Grinderman》。當時Nick Cave和Bad Seeds團員尚未成名前,除了忙著在地下室趕老鼠和狗以外(歌曲〈Get It On〉),也寫了這首求歡遭拒的歌曲,最後Nick Cave還是以失敗作終。至於Nick Cave本人是這麼說的呢?「和Grinderman一起進錄音室後,我在歌詞和旋律上的即興創作能力也就跟著變強。尤其是那些文字敘述較長的故事內容,有時候寫著寫著,很多意想不到的事物就這樣被放進歌裡了!就像有些人就是具備很好的品味;有些人自然就是知道那些歌唱出來的效果好不好,透過不同事物的觀點來寫歌感覺很不一樣。就拿〈No Pussy Blues〉來說,一開始這個歌名只是我單純寫在筆記本上的東西,筆記本永遠是我創作的開始。但當我一坐下來來,我會開始覺得這歌名行不通;因為我會忍不住去想一些特別的歌詞,或是想著若以別人的角度來看歌詞又會是如何?可是一旦開始即興創作,就不會走自我編輯那套,然後靈感就這樣出現了!結果就是:『幹!這歌棒極了!』我的音樂生涯有一大半的時間,都是花在告訴自己『這他媽的當然沒關係。』;以及用一點幽默感來寫自己心裡所想的東西。這些方法都有助於我的寫歌,讓創作變得更多樣化。」

16. 〈The Singer〉
推薦人:英國吉他手Richard Hawley

〈The Singer〉出自Bad Seeds在1985年8月發行的《Kicking Against The Pricks》專輯。翻唱自Johnny Cash,是首帶點黑暗風格,並有著扎實的吉他彈奏的歌曲。隨著歌詞「Will they marvel at the miracles I did perform/And the heights I did aspire/Or will they tear out the pages of the book to light a fire…」便能略知一二。

Richard Hawley:「有天我在雪菲爾的FON唱片行想找幾張單曲來聽時,我一眼就看到了Nick Cave And The Bad Seeds的唱片。唱片的封面很棒,上面有他帶著一把黑色大吉他,看起來相當酷。我請店員放一下他們的唱片,第一首歌就是〈The Singer〉,翻唱的是Johnny Cash 和Charlie Daniels的作品,真是太好聽了!原版我記得應該是在1968年時所發行的(原名為〈The Folk Singer〉,為《Folsom Prison Blues》的B面單曲。),那吉他聲是如此的溫和,音樂的編排也帶出整首歌的陰鬱感。原版有原版的好,不過Nick Cave的版本有更多我喜歡的東西,也就是歌裡有著Johnny Cash、Lee Hazlewood、Sanford Clark和Duane Eddy的吉他彈奏。Nick Cave不像是在做翻唱,他的〈The Singer〉已經變成完全不一樣的東西了!但我得說Nick Cave大獲全勝,他的詮釋遠遠超過Johnny Cash的版本。做為第三張專輯,裡面全部都是翻唱曲目的情況並不常見。不過我覺得《Kicking Against The Pricks》的確是張出色的唱片。他把所有音樂人的經典創作都放在這一張,像是要和大眾宣告:『我即將會和他們一樣厲害。』。以他的音樂生涯來說,這樣的舉動真的是相當大膽。」

15. 〈City of Refuge〉
推薦人:Mudhoney樂團主唱Mark Arm

〈City of Refuge〉出自Bad Seeds在1988年9月發行的專輯《Tender Pray》。孤單的口琴聲為Bad Seeds這首充滿不祥預兆的歌曲揭開序幕,用擊鼓聲以及交錯的吉他riff,襯托著Nick Cave用歌聲,將舊約裡的庇護城做為比喻,獻給他過去的家鄉柏林。

Mark Arm:「Nick總是有著相當獨特的觀點,他的黑色幽默是我最喜歡的部分。我記得有一次和朋友一起聽〈Deep In The Woods〉這首歌,絕大多數的人應該不太懂Nick Cave在裡面用的梗,可是我和朋友一邊聽一邊笑得半死!「tonight we sleep in separate ditches」這句歌詞真是太經典了!Nick Cave用黑色幽默的梗總是用不膩;而我喜歡〈City of Refuge〉這首,Thomas Wydler的鼓打得真的很正點。1988年的時候,Nick還是用了許多藍調音樂的元素,所以〈City of Refuge〉應該算是向歌手Willie Johnson的〈I’m Gonna Run To The City Of Refuge〉致敬的歌曲。唯一相似的地方就是副歌的部分,主歌和旋律就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了。Nick借鏡Willie Johnson的音樂,再額外寫出新的歌曲,這在民謠或藍調音樂的創作上很常見。雖然他一次也沒去過美國南部,但是Nick真的很喜歡當地的人文。他很喜歡把那些發生在當地的殘忍故事浪漫化,對他的作品極具影響。他可以兼具真實故事又不過度渲染,這真的很難得!1993年我們在澳洲Big Day Out音樂祭上表演,當時除了Bad Seeds外,還有Iggy Pop、Sonic Youth和The Beasts Of Bourbon也在現場。大家還一起合唱了〈Little Doll〉,我和Nick、Iggy是現場主音,那次的live真的是太爽了!」

14 . 〈Love Letter〉
推薦人:作家Jonathan Lethem

〈Love Letter〉出自Bad Seeds在2001年4月發行的專輯《No More Shall We Part》。這首有著動人絃樂編排的歌曲,多虧有Neil Diamond協助,還有Kate McGarrigle和Anna McGarrigle為歌曲獻出迷人的和聲。

Jonathan Lethem:「Nick的歌聲辨別度很高,如果擺在12個或15個歌聲裡面,你絕對能聽得出來。你絕對不會想讓他唱歌劇,而且應該也沒有技術人員能修飾他的聲音,但是他的歌聲就是相當經典!我自己已經是把他歸類為像Bob Dylan、Lucinda Williams或 Lou Reed那樣的傳奇歌手。我向來不是那種因為很喜歡某個歌手,然後就瘋狂蒐集唱片的人!但Nick Cave的音樂老是在我身邊出現,每次一聽到我都會覺得:『靠!這也太好了吧!』他總是能藉著音樂,以黑馬之姿出現在我面前。我非常喜歡〈Love Letter〉,Nick真的是位很優秀的作曲家和歌手。雖然我知道這講起來有點老派,但我認為他簡潔有力的歌詞創作就像莎士比亞。他就像莎翁一樣擅長玩些文字技巧,就像letter(l-e-t)和tell her(t-e-l)。我相信不管是哪個作家,都會對這種小把戲愛得要死!」

13. 〈Stranger Than kindness〉
推薦人: Nick Cave

〈Stranger Than kindness〉出自Bad Seeds在1986年11月發行的專輯《Your Funeral… My Trial》。儘管不是出自Nick Cave之手,這個Anita Lane和Blixa Bargeld的創作也算是專輯的另一亮點歌曲,也是樂團本身相當喜歡的作品。而Nick Cave也表達出他對這首歌的想法:「〈Stranger Than kindness〉這首歌是首出神入化的作品,我個人相當喜歡。因為我並沒有參與這首歌的創作,所以帶點神祕的感覺對我來說是非常好的一件事。這是由Anita Lane寫的歌詞,而Blixa則負責音樂的部分。我特別要提到Bargeld的吉他彈奏部分,因為他在前幾張專輯上的表現都相當出色。他就是有那種讓吉他聲變得相當與眾不同的本事!」

12. 〈Stagger Lee〉
推薦人:電影《The Proposition》、《The Road》導演John Hillcoat

〈Stagger Lee〉出自Bad Seeds在1996年2月發行的專輯《Murder Ballads》。

這首密西西比民謠歌曲,先前曾被Bob Dylan、Grateful Dead和The Clash翻唱過。在Nick Cave的詮釋下,Stagger Lee Shelton搖身一變成為身上具有暴戾之氣的異教徒。曾和Nick Cave合作拍攝電影《The Proposition》的導演又為何選了這首歌呢?「Nick最有名的就是他的歌詞創作,但如果是把別人的歌拿來,重新詮釋成自己的風格,那又是另一門學問了!就像Johnny Cash在〈The Mercy Seat〉裡一樣,當你乍聽以為那是Johnny Cash的歌,那就代表他成功了!其實〈The Mercy Seat〉是Nick的作品。而他在〈Stagger Lee〉把曲風變得放克,還有一些音效等都讓我想起Grinderman時期的他。至於歌詞,我記得曾跟他討論過有關謀殺歌謠的事,而他真的很能進入這些角色的思想;還不忘帶點古怪的幽默,讓整首歌的氛圍變得既黑暗又醜陋,就像Nick風格版的硬蕊嘻哈音樂。他除了了解角色的思想外,還能轉換成非常具有他個人特色的創作。Nick的創作隨著時間更趨近於完美,我想他在戒斷後,更能用音樂表達他的感受。他的腦子就像塞滿各式各樣的角色,用各種形象幻化成Nick Cave這個人。當你追溯到Nick過去的音樂就可以發現這一點,感覺他就像是個控制得宜的精神分裂症患者!」

11. 〈Get Ready for Love〉
推薦人:Bad Seeds/Grinderman團員:Jim Sclavunos

〈Get Ready for Love〉出自Bad Seeds在2004年9月發行的專輯《Abattoir Blues/The Lyre Of Orpheus》。這首帶點福音龐克的作品,把Nick Cave的個人風格展現到極致,要你「Praise Him a little bit more」。

Jim Sclavunos:「對我來說,比起和Nick一起做表演,和他一起寫歌的那份成就感相對就略勝一籌;〈Get Ready for Love〉就是我和他一起創作的第一首歌。Nick、Warren Ellis、Martyn Casey和我當時在巴黎一間錄音室,為Marianne Faithfull的專輯《Before The Poison》做了幾首歌。結果在錄音室,我們的靈感開始有點卡住了!這時Nick的即興創作才能就派上用場,他真的很擅長這個部分。我們常常因為他的神來一筆,就可以很快地把樂團的作品先打好底子,接著就是跟著隨興創作下去;像〈Nature Boy〉、〈Lyre Of Orpheus〉就是這樣完成的。不過我個人特別想提到的就是〈Get Ready for Love〉,這首快節奏的歌為專輯帶來強烈的開場,和〈The Mercy Seat〉在《Tender Prey》裡的作用有異曲同工之妙。以我來看,〈Get Ready for Love〉就像是樂團在向大眾宣告我們的改變,有點暗示接下來Grinderman的走向。」

10. 〈Junkyard〉
推薦人:歌手Lydia Lunch

〈Junkyard〉出自Birthday Party在1982年5月所發行的《Junkyard》專輯。

Birthday Party的第二張專輯在某種程度上帶領著樂團邁向事業的另一高峰,這首專輯同名單曲足以展現他們的狂放不羈的龐克音樂風格。

Lydia Lunch:「我初次遇見Birthday Party,是他們首次到紐約來旅行的時候。Rowland和我當時正忙著打發時間!Nick Cave和我都是屬於不同世界的人,也一樣會去對抗自己內在的另一面;我們時而狂喜、時而難以理解,十足的性格比例失調。〈Junkyard〉是他們最不修邊幅的驚人創作,他們用隆隆作響的鼓聲以及出色的貝斯彈奏,營造出像是龐克版爵士樂的感覺。Nick用謎樣的字句表達出愛情瘋狂又赤裸的一面,至今我聽了還是會起雞皮疙瘩!至於問我像他這樣作品豐富的歌手為什麼能有這麼多東西可寫?拜託!這跟要我解釋自己的不正常是一樣的道理。」

9 . 〈Do You Love Me?〉
推薦人:The Bad Seeds/The Saints團員Ed Kuepper

〈Do You Love Me?〉出自Bad Seeds在1994年4月發行的專輯《Let Love In》。歌詞「She had a heart full of love and devotion, she had a mind full of tyranny and terror」充分展現對愛情的狂熱與著迷,再加上Bad Seeds團員們在副歌時的哼唱更顯得效果十足。

Ed Kuepper:「在90年代中期一開始的時候,我收到某個澳洲頒獎典禮的邀請,請我去表演〈Do You Love Me?〉這首歌。由於這首歌是那年澳洲當地的年度之歌,主辦人希望能有人作為代表,上舞台表演。事實上,他們大概是請不起Nick,或是Nick不想來典禮露臉;不管怎樣,我還是答應了。這類型的活動很常發生,就是請一些國外的知名人物來當典禮主持人,藉此衝高電視收視率。當時這場典禮的主持人是Billy Joel,典禮一結束我人站在外面等車,Billy Joel剛好也要離場,他叫司機停車,並搖下車窗和我說:『剛剛唱得不錯啊!Nick!』我向他揮了揮手,說:『謝了,老兄!』那時候我還不太了解Nick這個人,我自己並沒有特別留意他的作品。但等到我一聽到〈The Mercy Seat〉,我立刻被震懾了!於是才慢慢開始去聽他的音樂。後來我發現在〈Do You Love Me?〉之前的作品,除了Nick外似乎沒有第二個人能唱的出他那種獨特的調調。〈Do You Love Me?〉算是首很好翻唱的歌,可惜那時候我在典禮上唱得有點太矯情了!」

8. 〈Tupelo〉
推薦人:Suicide樂團的Alan Vega

〈Tupelo〉出自Bad Seeds在1985年6月發行的專輯《The Firstborn Is Dead》。不僅歌名和John Lee Hoooker的歌曲有著同樣名字,〈Tupelo〉也是貓王的出生地。事實上,《The Firstborn Is Dead》指的是貓王的同卵雙胞胎兄弟Jesse Garon Presley,他在還沒出生前就已經胎死腹中。

Alan Vega:「我超愛這首歌,因為John Lee Hooker版本的〈Tupelo〉帶給我很好的印象,所以我想Nick的這首〈Tupelo〉和它應該有點關聯性。當我聽到Nick要唱〈Tupelo〉的時候,第一個的想法就是:『我的天啊!!』原版的〈Tupelo〉講的是以前密西西比遭逢洪水侵襲,歌詞的部分John Lee Hooker寫得很棒,他坐在門廊邊『看著洪水沖走他的鞋子』。Nick的〈Tupelo〉雖然沒提到洪水,但有閃電、雷聲、瘋狂的歌聲,以及吉他手好到不行的彈奏,聽起來像龐克音樂;不太像是鄉村或藍調音樂,但是卻有著那樣的素材在歌曲裡面。Nick也是個超現實主義者,既可以維持他的音樂風格,又能寫些有關Elvis以及他的雙胞胎兄弟的故事。90年代晚期Mute唱片創辦人Daniel Miller介紹我和Nick認識,Nick當時穿著一身俐落的禮服,但我發誓那個時候我們一句話都沒講到!等到下一次的時候,就是握手和互相擁抱了...」

7. 〈We Call Upon the Author〉
推薦人:Bad Seeds前團員Mick Harvey

〈We Call Upon the Author〉出自Bad Seeds在2008年3月發行的專輯《Dig Lazarus Dig!!!》。Nick Cave藉由歌詞「Prolix! Prolix! Nothing a pair of scissors can’t fix!」,展現他無所不能的一面。而Mick Harvey選這首歌的原因又是為何?

「Nick喜歡藉由音樂去探討一些重要的人生課題,例如用情歌來研究感情的本質、用含有謀殺情節的歌曲來探討一些道德難題;創作題材涵蓋的範圍真的很廣,他非常喜歡深入且直達核心的去反覆提出類似的疑問。歌曲的創作時而暴力、時而心碎;有時候則是要人們正面迎擊的去直視問題,或者偶爾就只是純粹鬧著玩等諸如此類的都是他的風格;目的就是要將聽眾的情感和道德感帶向更廣的層面。音樂有時候就像是歌詞的媒介,例如〈We Call Upon the Author〉,就是以這樣的類型,用帶點幽默、自我觀察和故事敘述的方式,向大眾拋出人生課題的曲子;這就是典型的Nick創作,用文字展現故事情節的高低起伏。《Dig Lazarus Dig!!!》這張專輯也是我和Bad Seeds們共事的最後一張作品,〈We Call Upon the Author〉總是讓我念念不忘對他們音樂的熱愛,是首特別的存在。對我來說要在這麼多Bad Seeds作品裡選出一首特別喜歡的歌曲,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在經過了30年一直到結束,我還是對樂團有著深厚的情感,Nick的音樂創作始終讓我印象深刻並深受啟發,希望他們能一直這麼走下去。」

6. 〈Straight To You〉
推薦人:BBC 6號音樂頻道 DJ和前Fall樂團團員Marc Riley

〈Straight To You〉出自Bad Seeds在1992年4月發行的專輯《Henry’s Dream》。這首談論著啟示錄的歌曲,讓Mick Harvey充分展現Bob Dylan式的風琴演奏方式。

Marc Riley:「我記得第一次遇見Nick和Birthaday Party是在1981年11月的時候,在一間位於曼徹斯特的Rafters夜店裡。他之前接受訪問時,曾提到以前他在澳洲時很喜歡聽The Stooges的《Fun House》專輯和The Fall的《Slates》,於是我們幾個人就特別過去和他打個招呼。結果當時我們在現場的表演真的是超級瘋狂的!Nick那時候把全場氣氛帶到最高潮的方式,就是把現場熾熱的燈泡轉下來丟向群眾,最後不但是飛過我的耳際;還砸到Fall的貝斯手Steve Hanley的肩膀上!之後我們和他們一起的表演常常都是轟轟烈烈的收場。有一點我覺得Nick最難能可貴的地方,就是他隨著年紀的增長就越顯得高尚。就像他同時都很欣賞Iggy Pop和Leonard Cohen;而以Nick現在的狀態,比起前者,他會喜歡後者要多一點!並且足足有將近20年的時間他寫過許多優美的作品。他狀態最好的時候是可以和Leonard Cohen相提並論的!而〈Straight To You〉就是首最好的例子,就像經典的Cohen歌曲。
我有次在紀念John Peel 40周年慶的廣播典禮上介紹Nick和Bad Seeds們出場,還做了以下的開場文:『...如果他唱了〈Into My Arms〉,現場的嘉賓們準備看你身旁的成年人流眼淚吧!』而現在Nick有Grinderman來表達他在音樂上大膽的另一面,足以向大家證明各種類型的音樂他都能駕馭,我認為他是當今最棒的樂團主唱。」

5. 〈Release The Bats〉
推薦人:Birthday Party/Bad Seeds專輯製作人Nick Launay

〈Release The Bats〉出自Birthday Party在1981年8月發行的同名單曲《Release The Bats》。起初這首歌只是半開玩笑地隨意將歌詞填進去,卻變成樂迷最愛的演唱會歌曲。原本只是純粹鬧著玩的歌詞也被出色的哥德式曲風所淹沒,成為猶如舞曲般的傑作。

Nick Launay:「〈Release The Bats〉是我第一次為Birthday Party錄製的作品,當年我才20歲,突然接到倫敦4AD唱片公司的一通電話問我要不要和樂團合作?有趣的是,我們都是在午夜過後才開始錄音,因為租那個時段錄音會比較便宜;而在白天,我就是Phil Collins的錄音室助理。半夜在錄音室做音樂的專輯很奇妙,就像是你一把錄音室的門打開,蝙蝠就會全部飛進來!現場氣氛就是既陰暗又激昂!我們在一個晚上就把單曲《Release The Bats》連同B面單曲〈Blast Off!〉通通搞定,我就像是和惡魔在打交道一樣,進入相當深層又黑暗的一面!況且樂團成員們幾乎每個都嗑藥嗑嗨了,我在裡面是唯一保持清醒的人,只覺得他們真的很具有搖滾的態度。跟他們共事的過程像是在和吸血鬼工作,不過透過那次的經驗也讓我比較能適應在哥德式的夜店裡喝酒,這就是我愛〈Release The Bats〉的另一個原因。」

4. 〈The Ship Song〉
推薦人:Nick Cave

〈The Ship Song〉出自Bad Seeds在1990年4月發行的專輯《The Good Son》。

這首歌讓大眾留意到Nick Cave擅長寫情歌的另一面;而Nick Cave本人的創作靈感又是來自哪裡呢?

「當時我們正著手進行《Kewpie Doll》的歌曲製作,但是我還沒幫這首歌譜詞,轉眼間我們就得進行錄音;所以當下我就試著哼了幾句話,試著讓它變成歌詞,結果聽起來似乎還挺不錯的!不過我必須立刻把這些東西記在本子上,於是順手寫了幾句後,我寫出了這句『Come sail your ships round me…』,那真的是無心插柳的結果,我邊看這句心裡越是想:『幹,這句真是好極了!』,它就像是個禮物一樣降臨在我面前;既美麗又浪漫的歌詞。那個時候,我一直在嘗試寫一些經典情歌;我很喜歡那一類型的作品,對那些能寫出觸動人心歌曲的歌手常常覺得印象深刻。事實上在當時,我也不確定如果我寫出那樣的情歌會怎樣?而Bad Seeds團員們又會怎麼想?坦白說我是以歌曲的數量取勝,團員們通常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直到某天一群人必須在舞台上表演一些慢歌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

3. 〈From Her To Eternity〉
推薦人:Bad Seeds/Grinderman團員Warren Ellis

〈From Her To Eternity〉出自Bad Seeds在1984年6月發行的同名專輯《From Her To Eternity》。這首和當時的伴侶Anita Lane共同創作的作品,透過歌詞「standin’ like this with my ear to the ceiling」描寫一個男子站在樓上房間偷聽前女友一舉一動的過程...

Warren Ellis:「〈From Her To Eternity〉融合搖滾樂和即興創作於一身,以各種層面來看,這首歌絕對是首傑作。它在旋律和歌詞的部分都相當出色,無人能出其右。〈From Her To Eternity〉有著不間斷的快節奏,鼓的部分看似即興,實則不然;而Blixa的吉他也是配合得天衣無縫。整首歌的旋律感就這樣一層一層堆疊上去,而收尾也做得很完美,從各個角度來看這歌就像是一堆謎團,你永遠搞不清楚這究竟是如何辦到的?當你一聽到嘶吼聲,整個人就會跟著歌裡的主角一樣情緒起伏,感受到他瀕臨瘋狂的一面!隨著吉他和歌詞的走向,你會感覺自己就要慢慢進入迷幻的境界。以前我每次見到Nick的時候,剛好都是在一些不太討喜的場合,我們當時都各自忙於自己的事物。我在1994年Bad Seeds的《Let Love In》曾經插花演出,但Nick當時真的太專注於他個人的文字牆了!他家裡真的有著一面寫滿歌詞的牆壁,只為試試在音樂上這樣做是否可行。正式和他碰面時是在90年代中期的一場餐會上,他問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做《Murder Ballads》專輯,我回他:『幹,當然好啊!』。」

2. 〈Into My Arm〉
推薦人:Elbow 樂團主唱Guy Garvey

〈Into My Arm〉出自Bad Seeds在1997年3月發行的同名專輯《The Boatman’s Call》。這首Nick Cave用鋼琴演奏的抒情歌,在他個人的音樂生涯裡是極具代表性的作品,是他和前女友Viviane Carneiro、PJ Harvey分開後所完成的歌曲。另外,他也曾在好友;也是澳洲樂團INXS的主唱Michael Hutchence的葬禮上,獻上這首歌。而Elbow樂團主唱Guy Garvey會選這首歌的原因?

「〈Into My Arm〉開頭的第一句歌詞,我每次聽都忍不住笑出來-『I don’t believe in an interventionist God, but darling I know you do』,典型的Elvis Presley調調!Nick 一定一邊寫這句歌詞還一邊偷笑。許多他的作品都有很棒的幽默感在裡面,讓我不禁想到他大概會邊寫歌,邊和他的妻子相視而笑。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的時候是和I Am Kloot的貝斯手Pete Jobson借了這張《The Boatman’s Call》專輯,他告訴我一定要特別聽一下〈Into My Arm〉這首歌。記得我那時剛好坐公車要去某個地方,就這樣聽〈Into My Arm〉重複聽了三遍。上一次我和這位偉大的男人講到話時,他在同一時間已經拍完一部電影、寫完一本書,以及發行了兩張專輯。怎麼可能會有人一次能做完這麼多事情?還可以同時兼顧歌詞的修飾與精美?真的遠遠超乎我的想像範圍!他就像是個天生註定為工作而活的人,不像我們老是躲工作躲得遠遠的。我最近正在寫一首歌叫〈Into Your Arms〉,希望他不要誤認為我是偷偷愛慕著他,這真的不是這樣啊!」

1. 〈The Mercy Seat〉
推薦人: Nick Cave

〈The Mercy Seat〉出自Bad Seeds在1988年9月發行的同名專輯《Tender Prey》。這首歌勝過Nick Cave最喜歡的紫藤,結合他個人的三位一體:上帝、犯罪、敘事型創作;歌曲引用聖經的故事讓這首歌成為Bad Seeds最知名的音樂作品。

Nick Cave:「這首歌出現時我剛好專注於寫我的第一本小說《And The Ass Saw The Angel》,〈The Mercy Seat〉是我過幾個月才臨時加進去的歌。我其實沒有放太多心思在上頭;不過奇怪的是,因為我在寫小說時也常把一些東西放進歌裡,所以〈The Mercy Seat〉也就慢慢像生物般成長茁壯。那是從不同的角度拼寫而成,所以沒有很多主觀的意識在裡頭,我想最後的收尾是同時有著很奇特和晦澀的意涵在裡頭。〈The Mercy Seat〉是首很棒的歌,也是經典的Bad Seeds 現場表演曲目,歸因於它不管放在演唱會那個橋段都有很好的延伸性;在民謠歌曲時可以用上它,在氣氛很高昂的時候也可以拿來唱!這是我唯一寫小說之餘還能同時寫出歌詞的作品。其實《Tender Prey》專輯製作過程是糟到不能再糟,每個人都面臨音樂上的瓶頸。〈The Mercy Seat〉是首我們錄完後覺得還算可以的歌,原本我們心想希望能把它弄得有點紀念性,但拿去後製、混音的過程真的不太容易。我們甚至請Mute唱片公司的Daniel Miller過來看看,看能不能試出好方法。當時覺得這唱片錄得真是困難,每個人的狀況真的不是普通的糟糕!(關於2000年時Johnny Cash曾翻唱〈The Mercy Seat〉)當你心中崇拜的對象翻唱自己的作品時,對我來說是項很大的肯定,那真的是具有意義性的表現。而且你也有機會退一步去聽自己歌曲的原貌,通常自己在唱的時候是不會發現的!我當時印象真的特別深刻,想著:『這真是不錯!』。」

Johnny Cash版

其實編譯到這邊,我認為 Nick Cave 在 1997 年的《The Boatman’s Call》專輯真的是張曲風很美的專輯,非常值得一聽!也希望不久前才傳出兒子意外身亡的 Nick Cave,能早日從傷痛中走出,繼續帶給大家更棒的音樂。

文:Ami.W

資料&圖片來源:Uncut/AlisonMosshart/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