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plo 榮獲葛萊美年度最佳製作人提名之心得與感想

Diplo 榮獲葛萊美年度最佳製作人提名之心得與感想

604
SHARE

Diplo

現年 37 歲的超級製作人兼DJ – Diplo,2004 年從地下電音場景畢業後,便開始與英國歌手 M.I.A. 共事,再來成為瑪丹娜( Madonna )以及小賈斯汀( Justin Bieber )等等天王天后們的製作人。

12 月 7 日他被第 58 屆葛萊美獎提名,獎項包括年度最佳製作人、最佳電子音樂專輯(由 Diplo 與 Skrillex 合作專輯《Skrillex and Diplo Present Jack Ü》)以及最佳舞曲錄製獎項(由 Diplo、Skrillex 與 Justin Bieber 合作的〈Where Are Ü Now〉)。有許多成功的部份可以證明這個產業對 Diplo 一些商業性質的作品認可,像是〈Where Are Ü Now〉在告示牌百大金曲的最高名次為第八名、他另外與 DJ Switch 組成的團體 Major Lazer 單曲〈Lean On〉,成為 Spotify 蔚為風潮的一首歌,在今年甚至獲得 5 億 6000 萬的點閱次數。

在這之前,Diplo 也曾經被葛萊美提名。2012 年 Chris Brown〈Look at Me Now〉、2009 年的年度最佳專輯 M.I.A. 的《Paper Planes》,可惜的是,他沒有拿下過任何一次。

12 月 7 日星期一下午,紐約時報( New York Times )透過電話訪問到身處泰國的 Diplo,跟他深度談論今年葛萊美獎的入圍、葛萊美獎對這次嘻哈文化的重視以及 Diplo 抗議葛萊美獎對 Major Lazer 的漠視。以下節錄幾個較為重要的問題,和讀者分享及參考。


紐約時報:「當你接獲入圍消息時,你的想法是?」

Diplo:「我非常開心回歸葛萊美,除了可以參與當天的盛會,我另外也可以為我的 Instagram 上傳一些好玩的照片。我本來就希望能夠獲得電子音樂類型的提名,而今年可以說是 EDM 晉升主流的一年,有太多令人驚豔的歌曲。」

 

紐約時報:「葛萊美一直以來都是傳統的頒獎典禮,也較白人取向,但今年流行樂壇卻很有創新的意味?」

Diplo:「如果你所說的是 Kendrick Lamar,那我認為他今年跟流行樂一點關係都沒有。他是很純粹的西岸男孩,他的專輯就是傳遞他想表達的,並且非常的成功,所以沒甚麼好奇怪的。另外一個 The Weeknd,他被提名的歌曲就非常流行,第一次聽到也讓我非常驚艷。Taylor Swift 嘛,葛萊美不能沒有她阿!就算她今年沒有任何新專輯發行,葛萊美還是非得要邀請她上台撐場面。

其實我非常希望 Major Lazer 的〈Lean On〉能夠獲得提名,我覺得這是最能夠代表今年主流的一首歌曲,我們所製作的歌曲並不屬於任何一個風格流派,〈Lean On〉甚至無法被提名雷鬼音樂的部分,但算了!可能明年會有希望吧?但我是真的很開心另外一首〈Where Are Ü Now〉能夠被提名。」

Major Lazer & DJ Snake〈Lean On〉 (feat. MØ)

 

紐約時報:「〈Where Are Ü Now〉這首歌與以往你主打歌的風格非常迥異,請你跟我們聊聊為何會有這樣大的轉變?」

Diplo:「雖然我們只會在電子音樂的類型當中被提名,但我們更要在這個圈子當中做到最好。我們試著擴大接觸我們不擅長的類型,為了未來的電子音樂鋪路,在一個流派開始成為主流之前,你總得要做些甚麼讓他能發揚光大吧?」

 

紐約時報:「Jack Ü 作為 EDM 的領頭、真正的藝術家,可以談談將這首歌交給 Justin Bieber 是否是一件很滑稽的事情?」

Diplo:「一年前我只是洛杉磯的作曲人,你根本無法想像我的生活品質。但我思忖到要以一己之力來推銷音樂,我便開始著手這些計畫,像是 Major Lazer、Diplo 或者 Jack Ü,這正是一種證明,證明我始終在嘗試成為一位真正的藝術家。若你想要創造潮流,找一位超級明星是你成功的最快道路,對唱片公司來說也是最簡單的行銷方式,而任何人都可以成為它的粉絲,讓它漸漸茁壯。

我與 Skrillex 以非常學院派的方式埋首在合成器以及歌曲上,但我們卻與超級明星站在同一個舞台上,因為我們為自己提供了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我們製作了一首很棒的歌,並且成功的推廣它!」

Skrillex and Diplo〈Where Are Ü Now〉feat.Justin Bieber

 

紐約時報:「你認為這次葛萊美 Kendrick Lamar 入圍多個獎項 (一共 11 項),是否代表葛萊美真的改變了呢?」

Diplo:「我不知道,葛萊美是否因為對白人的歉疚,常常把最佳饒舌獎頒給白人?但毫無疑問的是,Kendrick Lamar 是個藝術家,我從來沒有想過可以用這種形式製作一張饒舌專輯,我一開始非常地困惑,但之後卻完全愛上!Kendrick Lamar 生來如此!而唯一的缺點在於,這張專輯聽起來就是一張專輯,從頭到尾都很相似。」


 

訪問的最後,Diplo 自己打趣地說:「若是這一次再沒有得獎,我就不做音樂了!」並且說明他會將心力放在他的 Snapchat 上面,讓人氣步步高升。Diplo 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相信 Diplo 的這番言論是無心之言,不然大家就要開始祈禱 2016 年的葛萊美獎,拜託頒一個獎項給 Diplo 吧!

 

文/Sophie

資料&圖片來源:NYtimes/Billbo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