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nosaur Journal 現場】獨家專訪 Death Cab For Cutie – 修復。人生

【Dinosaur Journal 現場】獨家專訪 Death Cab For Cutie – 修復。人生

227
SHARE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Death Cab For Cutie — 修復。人生

Life & The Art Of Repairing

另類搖滾表表者 Death Cab For Cutie 終於在成軍 20 年後次來港,當年十幾歲的追隨者已經踏入二十尾三十頭的年紀,但對樂團的忠心仍沒有改變。在 DCFC 全場滿座的演唱會前,我們有機會與 Nick Harmer 和 Jason McGerr 進行詳盡專訪,談談他們對香港的感覺、創作過程、新專輯 《Kintsugi》 背後的概念等。

NH: Nick Harmer
JM: Jason McGerr
DJ: Dinosaur Journal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香港巡演…

DJ: 為什麼要花這麼長的時間才到香港演出?

NH: 我也不知道!(哈哈) 我們在每個巡演都想在未曾到過的城市停留,但因種種原因,香港從沒有成為旅程的一部分。這幾年我們去過北京、上海,甚至台北,是多麼接近(香港) 喔。

JG: 我們從不想對任何城市說「不」,但每年我們必須決定巡演旅程佔全年多少天,可能這就是原因吧。

DJ: 聽說你們是喜愛藝術和文化,香港似乎是完美的中途站喔!

NH: 我現在可以告訴你,我們必定會再次回來!每晚我們只睡4、5個小時,只顧一直在周圍遊覽,欣賞城市的一切,仍然有很多未曾看到,令人想一直在這裏住下去!

DCFC 8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Kintsugi…

DJ: 新專輯名稱《Kintsugi》引用了日本傳統藝術品的名稱。是甚麼原因令你們選擇這種特別的藝術品來總括新作?

NH: 我在藝術博客看到「Kintsugi」這個名字 —— 一個日本傳統藝術家利用金樹脂修復陶瓷的技術 —— 當時我立即被深深的吸引着。整個畫面看上去非常華麗!然後,我開始了解背後理念,為何手匠師會突顯裂紋而不是試圖使它消失,假裝沒有破裂?就這樣我完完全全被它的情感和哲學吸引住了。一個月後,我們開始製作新專輯,到命名階段,我在腦海中再次浮現 Kintsugi 這個概念,於是在討論中提議用作專輯主題。

DJ: 那麼你們不是像很多樂團般先有概念,再圍繞它創作音樂?

NH: 我們反而是逆向創作 —— 先有音樂,然後找個合適的名字。這 (Kintsugi) 是個相當沉重的概念,就像是把宇宙對我們的意義呈現出來。

DJ: 很多人認為這是與創團成員 Chris Walla 的離開有關。事實上這專輯是否與 Chris 有關,抑或只是純粹的創作理念?

JM: 我認為這是整個比喻的一部分,但肯定不是只佔專輯的少部份,不管是人生的改變抑或是這個藝術的修復形式 —— 你必須要打破原有方式,然後把碎片重新組成起來。

DJ: 就像是缺陷中的美!

JM: 正是!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光明與黑暗…

DJ: 從近幾年樂隊的經歷以及專輯背後的藝術概念,我們估計今次的新作音樂上會比較黑暗。但相反《Kintsugi》喜樂有一種跳脫、充滿活力的聲音。有什麼原因?

NH: 我喜歡這樣的重層次相拼。這也是我們作為一個樂隊所擅長的。這個專輯的主題和歌詞都比較黑暗,但音樂上則具有帶有更多能量。我總喜歡那個「推拉」的張力。而不只是悲傷的歌詞、悲傷的音樂。那着實是太多的負能量!但若果一切都以快樂為出發點,那感覺也會是怪怪的!

DJ: 這會變得相當造作哦!

NH: 沒錯。我喜歡那種編織 —— 當你把光明與黑暗放在一起,你會感到那種反差感。我們的音樂製作也是如此。

DCFC 9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最喜歡的 DCFC 專輯…

DJ: 在整個職業生涯中,哪個專輯是你的最愛?

NH: 這聽起來也許有點俗套的說,但新專輯的確是我很喜歡的創作。作為一個樂隊,它代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這是我們第一次與樂團外的監製合作。

我們在製作期間經歷了不少 —— 在灌錄唱片中途,我們得釋 Chris (前結他手/監製) 決定離隊,即是某種程度上這張專將會是的與他一起合作的專輯。

我也覺得專輯內的歌曲把我們最擅長的東西結合,最後出來也有一種熟悉的聲音。如果你從一開始便追隨我們的樂隊,你會發現不論是音樂上或歌詞上也是我們做過最好的。也是 Chris 從最真實、最原始的起點去創作。我們認為這是他大寫過眾多的歌詞中最棒的。我不知道我們未來的作品會是如何,但《Kintsugi》肯定會是……前 3 名!

DJ: 其實我非常認同你所說的!如果你認為材料不夠好,相信你不會決定推出新作品吧!

JM: 如果我們推出自己也不喜歡的新專輯,那會感覺很奇怪哈哈!

We Are The Rhoads Client: DCFC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如果你不是音樂人……

DJ: 如果你沒有選擇成為樂手,你會如何表達你的創造力?

NH: 我不知道…… 音樂一直是我生命中如此重要的一部分。但除了音樂,我一直有其他愛好。如果你有一個創意思維,你就不會只花時間在一件事情上。也許我會嘗試寫作或其他創作方向。但無論我的選擇如何,我還是會依照在創作音樂方面同樣的手法,仍然希望這個興趣有一天能平衡生活開資。

在成立這個樂隊時,我們完全沒有甚麼期望,更不用說18年後的今天,會坐在香港,等待今晚的演出。我們從沒有那樣的目標。我們只想一起做音樂,和到更多有趣的國家。

JM: 我成為鼓手和製作音樂已有30年了。當中有些時間會教授打鼓技巧。作為一個專業 (鼓手) 和經常在巡演路上,教導別人你喜歡的東西,看著他們達成個人目標是一件非常可喜的事!我認為如果你有才能,你總得把它傳授給他人。所以果我不是音樂人,我可能會去教學吧。

照片來源:Dinosaur Journal

 

新成員和在不久將來…

DJ: 有沒有想過加入新成員嗎?

JM: 巡演樂手 Dave (Depper) 與樂隊有很好的化學作用。有了他現場聲音有了很大的改變。他的態度非常專業。對我們來說,多一雙手也是額外的協助。

NH: 如果他們現在加入樂隊,我也不會有意見。但我們還沒有回到錄音室,所以仍不知道感覺如何。因此到現在為止,它仍然是一個未知的領域。拭目以待吧。

JM: Chris 曾經說過:「我希望你們會繼續創作音樂。你們必須要走下去。」又正如 Nick 剛剛提到,如果 Dave 會成為我們的一部分,那着實太好了。但無論如何,我們必定會繼續創作音樂!

本文刊載自:Dinosaur Journal

Dinosaur Journal 官方粉絲頁:Dinosaur Journal: The Music 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