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件關於 The 1975 你一定要知道的事

10 件關於 The 1975 你一定要知道的事

4511
SHARE

「The 1975」帶著他們充滿雄心壯志的新專輯《I Like it When You Sleep, for You Are So Beautiful Yet So Unaware of It》強勢回歸,這個月拿下了音樂生涯第一次排行榜第一名,真的不誇張,光是台灣博客來預購就搶購一空,在次上架筆者依舊是沒搶到,果然擄獲了一幫歌迷的心。

再經過三年連續的巡迴不停歇,途中主唱出了許多狀況,Matt Healy深陷憂鬱危機、複雜的人際關係以及藥物濫用的隱憂等等,他們雖然身陷囹圄,卻還是以嶄新的姿態,重新站在觀眾面前,這是非常不容易的。

而他們將走紅後的各種不適應,隱藏在合成器的背後、搭配八零年代流行Funk的律動。現代與過去的結合,先不論協調與否,他們也創作出屬於他們的失序之音。而在Rolling Stone的訪談當中,他們也毫不藏私,花了許多時間描述他們近期的輪廓。

 

1.「The 1975」這個團體風格受到Emo的極大影響

主唱Matt Healy對於1990年到2000年的搖滾團體著迷,可以說是那十年間的百科全書,像是來自美國芝加哥的EMO團體「Joan of Arc」以及「American Football」,Matt Healy談論到此像是如數家珍。

Matt Healy說道:「我不像是那種酷帥的年輕人,我聽Bright Eyes,一直覺得他很像Bob Dylan。」儘管在音樂表現上我們也許看不出來,但The 1975堅持他們受Emo Punk影響至深。

鼓手George Daniel又說:「對我來說,人常有情緒化的一面。但單就Emo這個詞來說,可以泛指任何情緒性的音樂,而不只是來自流行龐克。我們的音樂因為情緒高漲而自然流露,這是我們與歌迷極致的情感連結,希望歌迷在聽我們的創作時能感同身受,這也讓我認為我們正在創造一個新的Emo。」

 

2.歌詞方面受到UK garage製作人The Streets的影響

鼓手George Daniel說:「影響Matt Healy作詞最深的是Mike Skinner。」本名為Mike Skinner的The Streets,是英國著名的UK garage製作人,Mike Skinner在2002年的首張專輯《Original Pirate Material》,想以UK garage組合其他元素,來反映英國當時對夜店流連忘返的年輕一代現象。

George Daniel繼續說:「Mike Skinner的歌曲當中常有中產階級場景的描繪,而在他的主題當中,人們只想待在家裡吸大麻一整天,儘管避世卻讓人擁有許多思考的空間。」

 

3.Matt Healy不曉得自己該不該用Twitter

前一陣子Matt Healy惹毛了「One Direction」的廣大歌迷,更在Twitter上承認他利用樂團賺來的錢去買大麻。

Matt Healy說:「有這些追蹤者是一件讓我很掙扎的事情,我非常清楚我是流行歌手並且已選擇好我的道路,但他們卻對我另有期望。我該不該堅持我所理解的、堅信的真理,而不是用我的影響力去動搖他們?很多時候我都在想我該怎麼辦,我是否該學著閉上嘴巴?這件事非常困擾我。」

但Matt Healy並不怕輿論壓力,他也知道自己很常成為眾矢之的:「我對成為大家共同的主題感到厭惡,但我對自己的誠實感到驕傲,人們當然可以叫我不要再自以為是,但他們絕對無法質疑我的真誠以及對我所熱衷事物的態度。」

「所有對我們第一張專輯的評論、讚揚或者議論我認為都太過誇張,而這一次的新專輯更加地情緒性、更加流行,也參雜更多80年代的元素,我們交出一張連自己都感到驕傲的作品。」

 

4.Matt Healy大方承認藥物濫用的過去

新專輯《I Like it When You Sleep, for You Are So Beautiful Yet So Unaware of It》當中歌曲〈Ugh!〉就是在描述毒品古柯鹼,歌詞寫道「Hey boy stop pacing around the room ,Using other people’s mirrors as a mirror for you.」Matt Healy毫不諱言:「我從一個白人中產階級家庭出生,而我現在也正身處流行音樂團體,很多事情都會參雜在一起,這些社交圈就是圍繞著古柯鹼,像是過去三年來的時裝活動,這是真的!」

Matt Healy輕鬆自如地訴說他使用海洛因與古柯鹼的過去,但許多人仍然譴責他對藥物的開放態度。Matt Healy說:「我覺得是因為他們不需要去為擁有大量粉絲這件事做心理建設,他們的人生並不是建立在這脆弱的關係上,所以他們才會認為這是一個可怕的想法。但身處在這樣的環境之中我感到很安全,我也很適應在The 1975這個團體當中,且我並沒有傷害到任何人。」

 

5.這個樂團其實已經成軍10年,之前的團名為「Drive Like I Do and the Slowdown

Matt Healy說:「在我們17、18歲時我們沒有辦法獲得唱片合約,直到我們23歲,我們才終於做出無法放著不管的作品,當我們發行第一張專輯後,這像是我們最棒的作品。」但看起來他們花了許多時間才找到屬於自己的樂章。

專輯當中的〈Love Me〉意指這些名人文化讓主唱無所適從。Matt Healy對此說明:「他們把往上爬當做是一種理想抱負,提升自己的社會階層已成為一種共同目標,鼓勵大家建構美好的藍圖,像是葛萊美獎,忙於製造下一個Paul Simon、George Harrison 或者Bowie,但他們之所以成為經典,是因為他們的音樂成就,而不是拿下甚麼獎項,而他們的藝術成就讓人想跟他們成為同一的階級,想與這些菁英人士站在一起。」

 

6.Matt Healy認為那些不自行創作的藝人沒有值得尊敬的地方

Matt Healy說道:「當聽眾聆聽我們的作品時,每一首歌曲都由我們親手製作,那就像是一種信用、一種責任,像是我照顧自己的孩子一般,那樣的作品才會是顛峰之作。就像是Michelangelo(米開朗基羅),他像是化學家、煉金術師,他完成自己的作品,這才是真正的藝術家,你不能只需有其表。而那些偶像明星,直道他們真的坐下來,寫一首歌,唱自己的作品之前,我拒絕被他們的作品感動。」

當訪問者提到了Frank Sinatra(法蘭克辛納屈)也沒有自己創作時,Matt Healy話鋒一轉,他開玩笑的說道:「你看,你讓我剛剛說過的話顯得很白癡。」

 

7.Matt Healy在2014年波士頓表演舞台上崩潰

根據當時在場的粉絲敘述,Matt Healy整場表演都在哭。

Matt Healy說道:「我服用了太多藥物以致於當時無法控制,我酗酒、太多複雜關係、卻更加地有名,這讓我壓力很大。在我站上舞台之前我已經有點失控了,當時想著,『媽的,你們若想要我的角色,我給你們!』,當時我只想對自己老實、想放縱這麼一次。但我不會再這麼做了!因為對現場歌迷很不公平。」

經過三年失序的巡迴演出不間斷,鼓手George Daniel這麼說:「從去年一月到現在,這趟巡迴演出影響我們至深,儘管途中會有錯誤,但我們下定決心要完成這場巡迴,將不看好我們的評論拋諸腦後。但三年過後我們卻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這樣說或許很幼稚,我們沒有信心能開始錄音、沒有準備好發行專輯。」

 

8.Matt Healy剛在倫敦買下維多利亞式的聯排別墅

Matt Healy說道:「這就好比The 1975的總部,是一個很好的所在,我曾在那邊待上幾個月。我滿驕傲的,有個房子我可以自己擺設,這是我自小以來最有成長感覺的一次,但屋裡還是只有一個床墊而已啦!」

 

9.Matt Healy有特別性癖好,並且樂在其中

Matt Healy說道:「這其實帶給我自我認知的作用,並不是像饒舌歌手Vanilla Ice一樣對光著上身感到驕傲的那種,當我越來越大,開始對女人的尖叫產生興趣;這在之前完全沒有發生過,但你無法壓抑這種渴望。所以你開始會作一些讓女人驚叫的事,我只是感到這樣很舒服。我只是在追求一種形式,而這些渴望深植我心,好像是一種自我要求,我必須要這麼做。」

 

10.Matt Healy非常神經緊張且對女性癡迷

Matt Healy說道:「我常常這樣像個心煩意亂的年輕人,且這樣的狀態會不斷轉移到下個事物,所以我常抽菸、常吃藥。且我與女人的關係,就像是在尋求信仰,我對女性的迷戀,並不是仇女的態度,無時無刻都有女人穿梭在我的生活當中,我認為女人是最有靈性的生物。」


在外人的眼光當中,The 1975看似離經叛道的背後,卻也帶有一點童心未泯的感覺,人言道:「成長的過程是痛苦,但成果是甜美的。」再經過各種對成名不適應的失序之後,The 1975創作出新專輯《I Like it When You Sleep, for You Are So Beautiful Yet So Unaware of It》,像是在對衛道人士以及所有不看好他們的觀眾給予一記有力道的回擊。

The 1975《I Like it When You Sleep, for You Are So Beautiful Yet So Unaware of It》實體專輯購買連結

 

文/Sophie

資料&圖片來源:RollingSt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