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Night In The CBGB

One Night In The CBGB

364
SHARE

今天我虛擬了時空,一切被設定到1975年左右的紐約(好像吧,記憶是混淆的)。

我走在紐約東村的Bowery街上,一路上沒有看到什麼好玩的地方,我打算隨便看到一間PUB就要進去,走著走著前方有一間好像是Live House的店,好吧就那間了。
走了進去,或著我可以說是鑽了進去,總之裡面非常多人。我環顧四週,牆上滿滿的廣告宣傳單、名片、貼紙等,像垃圾也像藝術品。

 



當我還在打量四周時,耳朵被熟悉的人聲吸引住了,我回過頭來,發現台上表演的樂團是Television,而他們正在表演的歌曲是Double Exposure (1974~1975)。

刻意重複的吉他和絃、適時出現的頓點還有Tom Verlaine獨特的唱歌風格,我在人群中跳動,無法自拔。當下我想,再晚一兩年Marquee Moon這首鉅作就要出現了,奠定了Television在音樂上的地位。越發熱情的我,就像個瘋狂的樂迷般喊叫。


當我還在情緒的高點,我看著地上而汗水喘息沒有停過,突然音響發出很大的噪音,人們大喊著“Hey Ho Let’s Go”!
我驚呼,是Ramones!是Ramones!

They’re forming in a straight line
They’re going through a tight wind
The kids are losing their minds
The Blitzkrieg Bop
所有人都跟著舉起自己的右手呼喊,我的心臟快速地跳動,全場的氛圍是那種會讓人起雞皮疙瘩的震撼。


 

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我走向吧台要了瓶啤酒,才喝幾口我就開始暈眩了。
視線很模糊,等到看清楚時我正在男廁…。

 


 

我看著地上、天花板、骯臟的小便斗還有我的手…我變成了男人。
此時的我感到興奮並且充滿慾望,我想再喝更多,我需要酒精,腳步蹣跚的往吧台走去,餘光撇見了金髮女子,時間停留在她的眼睛和迷人的顴骨上,是Blondie。
她正在演唱A Girl Should Know Better(1975)。
她的臉龐、她的聲音,我為她著迷。



 

看著她漫不經心的搖擺身體,俏皮地在舞台上走動,我感到手心開始發熱,我想過去與她攀談,或者更可以說我想靠近她。

連站直都不可能的我,眼睛直對著舞台走去,擠開了人群她離我越來越近,突然有一股力量將我推往牆上,有幾個青年對我說了幾句話就走了,離去前還吐了口水。原來我不是唯一想靠近Debbie Harry的人。

我靠在牆上,撥了撥頭髮,霎那間其實我根本都忘了我是誰,不過誰在乎呢?我只是喝醉人群中的其中一個。伴隨搖擺的腳步,耳中傳來很重的bass聲,登、登、登、登的彈著,我看到David Byrne在台上。

喔~是Psycho Killer(1975)。原來是Talking Heads開始表演了。



 

那時的Talking Heads相對於Ramones只是個附屬表演的小團,雖然如此,他們在舞台上的表現已經非常俱個人風格。

回頭我看到John Cale(前Velvet Underground的重要成員之一)和Patti Smith在聊天,應該是在討論制作《Horses》這張專輯吧,因為後來《Horses》的發行將是1975年最重要的事件之一。

點了一根煙,我想我該離開了。
離去前Talking Heads還在唱著
Psycho Killer,
Qu’est-ce que c’est
fa fa fa fa fa fa fa fa fa far better
Run run run run run run run away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我走出門口,很深地吸了一口煙,望著那個遮雨棚招牌,永別了。


 

2005年
CBGB因為租金問題面臨關店,即使那時多方人士發起募捐,販賣SAVE CBGB T-Shirt、義唱等,仍無法抵抗悲劇的來臨。不過創辦人Hilly Kristal當時誓言計劃要把該店移至它處。
2007年
Hilly Kristal因肺癌去世,所有的計劃沒有下文,殘喘的CBGB終究吐出了最後一口氣。
2012年
原來傳奇是不能與常理同並論的,CBGB回來了!其精神層次更被提升為一年一度的盛大音樂節,其舉辦地點在紐約。

以下是關於CBGB的紀錄片,有興趣的朋友就看看吧。

 

pt1

pt2

pt3

pt4

pt5

 

-M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