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ck Girls 專欄】歐陽靖 專訪

【Rock Girls 專欄】歐陽靖 專訪

1697
SHARE

【Rock Girls 專欄】為近日在roxyrocker.com上正在進行的專題。Rock Girls,是一種特殊族群,擁有共同或相似的音樂面向,可以是一種精神、態度,可以是一種活著的方式。有鑒於女性地位在音樂歷史當中的延伸及擴大,希望藉由【Rock Girls 專欄】來一窺女性在音樂當中的實踐態度。專欄除了外國歌手的專題寫作報導之外,也將訪問台灣的許多女性樂手、女性音樂工作者、以及女性樂迷等,一同來讓大家閱覽及欣賞各式各樣的Rock Girl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20a1e51gw1e56i2700j1j21kw2dcu0x

訪談者:Jying Chang
受訪者:歐陽靖

「音樂讓我開始知道說原來這個世界是這麼大,是有這麼多的聲音在發生,最重要的是,原來我是可以反抗的。」

「音樂對我曾經有非常巨大的影響,但現在它對我來說是一個恬淡的存在。」

J:先請妳介紹一下妳聽音樂的經歷?

歐陽(以下簡稱歐):我是歐陽靖,我現在的職業是作家。我聽獨立音樂已經有滿長一段的時間了,我大概從小學就開始聽搖滾樂,記得大概是小學四五年級的時候,有一次深夜,那時候第四台好像還沒有完全正式合法(說出年齡了,哈哈),有些頻道他會去買一些國外的錄影帶跟video回來播,因為比較便宜。我記得有一個日本台,他在深夜的時候會播一些日本樂團的MV,我那時候就看到一些日本的比較indie的樂團,那時看到之後我就覺得頭腦好像被什麼東西打到一樣…大概國小五六年級就開始聽Metal,像是Megadeath阿、Deep Purple、瑪莉蓮曼森,到國中的時候因為比較吵嘛,就開始聽Rage Aganist the Machine,後來到十五六歲的時候就開始瘋狂地迷上龐克,大概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跟台灣的樂團有接觸。

J:是怎麼接觸到的呢?

歐:我想會聽這種音樂的人就會很自然的開始去找一些live house,那時候比較常去聖界,因為當時我年紀很小,才高一的時候,去聖界的時候會跟那邊的人聊天,他們就會覺得,天啊妳年紀這麼小,怎麼會來這種地方。那時候大家也會在網站上聊天,聊一聊就開始變朋友了,就會玩在一起了。

J:所以妳也是在那個時候開始接觸到台灣樂團的嗎?

歐:對啊,因為以前都是聽國外的音樂比較多,可是去到聖界聽到這些樂團就有嚇到,覺得怎麼程度跟國外的一樣,那時候還有無政府,他們有在228公園辦Say Yes To Taiwan,那時候就會聽到很多樂團在那邊,閃靈也有。我記得我當時印象很深刻的是竟然台灣獨立樂團的程度竟然這麼高!

J:那個時候玩團的女生比較少,妳會特別去注意其他女性樂手嗎?

歐:我是覺得以前只要樂團裡有女生,她們常常就會被商業的形象包裝。她們可能原本並不想要以這樣的形式宣傳自己,可是不知不覺就會被包裝起來,這些可能都不是她們的原意。可是現在這種狀況就沒有了,我覺得現在在創作上,女生常常有許多男生無法有的感觸在創作上,而且各種面向都有,像是Go Chic、白目,這些不同面向的都可以各有發展。現在女生玩團很自由,跟過去比起來也不會有什麼限制在了。而且現在女生玩團都會像亮點一樣,這就像是女生生而俱來的優勢,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Go Chic

 白目樂隊

J:聽起來就像男生玩團是符合期待的,但是女生玩團就會讓人感到驚喜一樣。

歐:對啊,就像日本人會很迷戀讓女生穿上水手服拿武士刀是一樣的道理哈哈。我覺得這樣很有優勢,很棒耶!

J:聽這麼多音樂,有哪位女性樂手是妳特別喜歡的呢?

歐:國外來講的話我很喜歡PJ Harvey和Tori Amos。因為我覺得她們是透過女人的思維來說故事。她們自己也是性格強烈的女伶,而且總是訴諸一種感情在自己的歌唱當中。而且她們的每一首歌都在說一個故事,我覺得她們的音樂滿適合一個人聽,就腦袋放空的時候聽這樣。而且我自己對歌聲其實有點挑剔,我不太喜歡高亢的嗓音,但Metal除外哈哈。重點是我喜歡她們說故事的方式,像是Tori Amos有一首歌叫做I Can’t See New York,我非常非常喜歡那首歌。

 

PJ Harvey

Tori Amos-I Cant See New York

J:在妳的文章當中常常可以看到妳在關注一些社會議題,身為一個作家,妳選擇用文字的方式來傳達妳的想法。那妳認為音樂可以用什麼樣的方式來傳遞訊息及思想呢?

歐:我覺得搖滾樂影響了我一生很重要的關鍵是我在聽龐克樂的時候。因為龐克裡就有很多反政府思想,聽著聽著你就會知道為什麼他們要去反政府,就是會想要去瞭解,然後他們為什麼要這麼憤怒?憤怒的目的是什麼?就會去看一些資料,會去瞭解到過去的這些音樂人他們反戰、對於高壓政府的反抗等等,就會開始知道說原來這個世界是這麼大,是有這麼多的聲音在發生,最重要的是,原來我是可以反抗的。音樂是一個非常好吸收的管道,而如果我沒有在當時去接觸到這些東西,我可能也不會開始去看報紙、去關注國際新聞,尤其當時網路並不像現在這麼發達,如果不是當時有聽音樂,其實你是沒有這麼容易去接觸到來自世界各地的文化,所以我一直很慶幸的認為好險當時有音樂這個媒介,讓我可以認識到這世界上的很多事情。

其實即便是現代資訊已經這麼發達,我們誰都可以輕易的去搜尋到任何你想得到的資訊,可是音樂對年輕人來說還是一個非常好吸收的傳遞媒介,這對創作人很重要,他們就可以用音樂來傳達很多議題,相反核阿、反媒體壟斷啊等種種的社會議題,而本來沒有在關注這些議題的年輕人,他們有可能就會被碰觸到,進而開始對這些東西產生興趣。

J:針對之前的地社事件,妳有什麼樣的看法呢?

歐:我覺得這是一個文化教育的問題。那時候去立法院的時候,就被問到說,「為什麼你們一定要賣酒?你們就可以依照展演空間的牌照去申請,就不用申請酒牌阿!」然後這就會變成一個讓樂團來表演,大家坐在下面聽音樂的地方。可是他們不知道,酒精跟音樂之間是有文化聯結的,但是沒有在接觸這個文化的人是沒有辦法理解的。

J:那妳覺得音樂在妳的生命當中是扮演一個什麼樣的角色?

歐:我覺得音樂在我生命中想是一個鑰匙。我自己其實對音樂有很多複雜的情緒在,因為我小時候很想學音樂,但是家裡經濟狀況不允許,而且我媽媽對這也是反對的,甚至到我高中的時候想學bass,但她還是反對到不行。後來是自己存錢想辦法買了人生中的第一把琴,練啊彈的,但後來發現我跟我的朋友們比起來,我對音樂沒有這麼大的熱情…就是他們願意忍受很大的痛苦去學樂器,也願意在一開始組團的時候去經歷很多的辛酸,我卻覺得自己無法做到像他們這樣。

所以我才決定自己要當一個專職樂迷,去支持他們,然後以我的力量來讓更多人去知道他們,但對於我自己,我卻覺得我是沒有這個資格來玩音樂的。至於現在,我覺得音樂對我來說已經不是生命中不可缺的東西,我不再每天堅持要花一段時間去聽音樂、去關注許多新消息,但是相對的,它對我來說就像吃飯或是睡覺一樣,它已經成了我生命中很自然、很簡單的東西。音樂對我曾經有非常巨大的影響,但現在它對我來說是一個恬淡的存在。

J:有哪個台灣的音樂場景是讓妳印象深刻的呢?

歐:其實我很懷念以前的倉庫搖滾跟廢趴,還有前三屆的野台。那時候野台的盛況真的是很可怕,可以請得到國際級的超級大樂團,但卻不管是外國團還是台灣獨立樂團,哪一個舞台都觀眾非常多。而廢趴和倉庫搖滾對我自己個人的影響非常大,因為台中是台灣龐克音樂的起源,我想台中是台灣龐克音樂最重要的文化中心,就是因為當時的廢人幫,當時他們就辦了倉庫搖滾。我永遠忘不了我十六歲第一次一個人到台中的時候,一走出車站,就看到一個身上都是刺青的男生,頭髮是綠色的莫西干頭,對當時的我來說是一個很巨大的衝擊,因為在台北都看不到這樣的人啊,可是在台中我竟然一出車站就看到了。

後來就去阿拉,就是之前燒掉的那個阿拉,因為當時是辦在那裡,去的時候發現大家都是臉上穿洞啊、刺青阿什麼的,就覺得天啊原來台灣有一個這樣的地方,然後有這麼多這樣子的人都聚集在這。而且現在的表演大家都好冷靜喔,以前是大家都要撞,而且一定要撞到受傷為止,即便是ska的音樂大家也是一定要跳起來,連後搖都沒有人在搖!
其實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我自己對小時候所看到的音樂場景的放大,還是真的是這樣,當我跟我那個時代的朋友在聊的時候,大家也都覺得當時的氣氛是比較熱絡的。

J:那妳最近還有在關注什麼其他台灣樂團嗎?

歐:有啊,只是現在新團很多耶。我知道像是大象體操啊,他們很新,可是他們爬好快喔。我也很喜歡拍謝少年,雖然他們不算新,但我最近很喜歡他們。

J:妳對現在的台灣音樂圈有什麼想法嗎?

歐:我覺得台灣音樂圈很棒啊,不管是商業的還是獨立的,一直都是很蓬勃發展。台灣是整個華語圈的音樂文化的領導,即便像大陸那邊,他們很多團也是這幾年才發跡的,或是即便是老團,也是這幾年聲音才被聽到。在過去的十幾年中國的搖滾是比較不蓬勃發展的,但台灣則是一直都很興盛。即便有人會抱怨說唱片賣不好啊、賣不出去等等,但是那是整個產業結構的轉變,現在在網路時代大家喜歡下載,但是其他層面,像是台灣樂團的團結、程度、以及在創造音樂場景上,我覺得都是很棒的。所以整體來說,我覺得在台灣玩獨立樂團是一件很幸福的一件事。

在整個環境都是相對友善的狀況下,即便還有其他我們無法預知的問題像是live house的問題等等,因為一些法律上或是其他方面的問題而逐漸被關閉起來,政府想要經營的都是一些中大型的展演空間,對於一些新的音樂人或是樂團,他們就必須去尋找一個他們可以表演的舞台,這件事情可能就是有困難的,那可是這件事情我相信透過很多音樂人的團結與努力,我相信還是可以運作過來的。我是對這個圈子抱著比較正面比較樂觀一點啦。

J:那妳覺得有什麼樣的方式可以讓他們的創作被更多人看到呢?

歐:我覺得網路耶。以前The Buggles有一首歌叫做”Video Killed the Radio Star”,因為從過去收音機的聽覺時代進化到一個視覺的MTV時代,從音樂本質上的好不好聽到觀眾會去注意這個MV好不好看,會開始注意樂手的外型、表演方式等等,可能會不那麼重視音樂本質的東西。然後現在又進入到了網路時代、youtube時代,反而相較之下,在網路上聽到一首歌,它的傳唱度會比在電視上來的高出許多,所以對獨立樂團來說,網路平台和youtube是非常有利的,現在是youtube killed MTV star啦哈哈。

J:最後一個問題,請跟我們分享一個跟音樂相關、對妳來說意義重大的一個物件?

歐:這是我以前的照片,上面還有印日期,2001年,在阿拉的廢趴,這些是廢人幫的人。還有日期耶十幾年前了耶哈哈!

(訪談到此結束)

訪問歐陽靖是在一個炎熱的午後,她本身特別的故事性從許久之前就讓很多人關注,許多人也知道她與台灣地下樂團深厚的淵源,歐陽靖所展現出來的親和與活潑的氣質一點都沒有資深樂迷的架子,讓訪談流暢且順利地進行。聽到她對台灣樂團的正面期望與態度,讓人不禁充滿了力量!

–Jying Chang

SHARE
Previous article26個證明Dave Grohl是音樂圈最酷的傢伙
Next articleSuede新MV公布 "Hit Me"
Roxy Rocker 是在台灣,致力推廣搖滾音樂文化的推手, 隸屬1982年起經營搖滾音樂場景的 ROXY 系列音樂酒吧. 2012年五月五日創建 roxyrocker.com 搖滾新聞華語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