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ck Girls專欄】閃靈樂團 Doris 專訪

【Rock Girls專欄】閃靈樂團 Doris 專訪

3014
SHARE


訪問人:Janssen Lin

受訪人:Doris (閃靈團長,貝斯手)

「我對社會的關注是很自然的,因為你跟整個世界是聯動的,面對的不只是你的公司而是全世界。很奇怪的這些都是在我辦活動玩搖滾樂的歷程中得到的心得,搖滾樂是個很奇怪的東西,它給我不只是音樂上的影響,我覺得也讓我活的比較像人吧 !」– Doris

一個暴雨過後寧靜的下午,閃靈樂團團長 Doris 卸下舞台上冷酷又性感的扮相,一席黑色網狀毛線衣搭配黑框眼鏡出現在公館的咖啡廳,親切和善的態度讓人絲毫無法感受到搖滾重金女台上那股狠勁與霸氣,就像你可能會在捷運上巧遇的氣質美女,Doris 用明快的節奏介紹著最真實的自己與她所熱愛的搖滾樂,還有那塊她所關心的土地:台灣。

閃靈樂團已經超越了所謂「玩團」的層次,幾乎是當作一間跨國公司在經營,樂團在國外擁有廣大歌迷,專輯更多次獲得國外金屬雜誌的頂級評價,因此近期專輯都推出中英兩種版本,還要連絡配合國外的各項宣傳事宜,「剛和英國那邊處理完事情之後終於可以睡了,結果美國人又起床了…」Doris 笑著說到,儘管今天訪問前晚她只睡兩小時等一下還要繼續接受下個專訪,儘管有處理不完的事情 Doris 還是做的心甘情願:「 我不會再乎它是不是很賺錢,而是在乎我做的事情在二三十年後能不能產生什麼影響、帶來什麼希望或留存給後來的人一些東西。」Doris 認真的說著,眼神流露堅定的光芒。

在清秀的外表下,Doris 有著不願輕易向權威與制度低頭的反骨性格,高中開始在台北商專創立熱門音樂社,之後又加入北區搖滾聯盟一起舉辦野台開唱,儘管過程辛苦她卻十分慶幸能有這段過程而不是依循社會制度去走安穩的路:「 我從讀書到工作的歷程感覺是一直在衝撞體制, 我學到了很多跟妥協、習慣截然不同的生活態度,我覺得這部份給我蠻大的人生啓發。」 也因為這些啓發使得 Doris 相當關心台灣的媒體、政治與社會議題,並鼓勵大家不要過度受媒體操控,應該要有自己的獨立思考判斷:「為什麼眼光不能放遠一點!去看十年、二十年後對台灣及留在土地上的人所帶來的影響 ; 我會有這些感覺是很自然的,因為你跟這個世界是聯動的,你面對的應該是全世界。」

2013年對閃靈而言是重要的一年,樂團剛在五月底推出新專輯「武德」,再度獲得全球高度評價,加拿大樂評網 Axis of Metal 推崇武德:「閃靈再次證明,一個藝術家對自己的作品高度挑剔、不斷提煉自己、把自己推向新的極限,才會創造出最好的作品。」美國資深樂評 Andy Synn 也從不同角度剖析這次的作品:「閃靈不只是在各類重金屬風格中佔據一個核心地位,在東西文化交流中也佔據同等重要的位置。」Doris身為閃靈團長也是樂團中耀眼璀璨的一顆鑽石,她與主唱 Freddy 正領著閃靈以穩健的步伐一步步邁向巔峰。

6月4日, Doris 接受 Roxy Rocker 獨家專訪跟大家分享搖滾女孩最真實、內心的一面。以下為精華摘要:


a20a1e51gw1e5nil9b2isj20g00argo7

錢絕非重點,而是妳走了之後能留下什麼給世界

 

簡單形容妳覺得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比較謹慎,有時候有一點龜毛,有時候迷迷糊糊的忘了帶東西,但是對自己的工作還蠻有企圖心的,希望能獲得一些肯定自己的成就。

妳的生活態度是什麼?

做一些就算自己老了或消失在世界上以後,還能留存給別人一些東西的事情,不會再乎它是不是很賺錢,而是在乎我做的事情在二三十年後能不能產生什麼影響、帶來什麼希望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接觸搖滾樂?

高中之後我跟幾個朋友一起創了熱門音樂社,然後一起玩樂團,那時後我們吉它手很喜歡玩 Metal,他就丟一些Slayer、Metallica或Guns N’ Roses 這類的音樂給我,我就開始練也就慢慢喜歡了這些音樂 ; 後來才開始接觸Metal圈、台灣搖滾音樂圈,一直到現在。

因為那時候學校沒有熱音社只有吉它社,我就想說你沒有那我就自己弄一個,我比較不會畏懼去嘗試一些新的東西、衝撞既有的體制,而那個社團也一直存續到現在,出了許多不錯的 indie band。

妳覺得音樂如何改變妳?妳受到音樂哪些的影響?

會繼續跟搖滾圈有淵源是因為我五專時加入北區大專搖滾聯盟,那時候就ㄧ起辦「野台開唱」,想不到一辦就辦了十幾年,真的覺得人生過的好快,我覺得也算是帶了台灣的搖滾樂團一起成長。

我從讀書到工作的歷程感覺是一直在衝撞體制,我學到了很多跟妥協、習慣截然不同的生活態度,我覺得這部份給我蠻大的人生啓發。我會覺得為什麼眼光不能放遠一點,去看十年、二十年後對台灣及留在土地上的人所帶來的影響 ; 你面對的應該要是全世界,這些感受與想法都是我在辦活動、玩樂團的歷程中得到的心得。所以我覺得搖滾樂是個很奇妙的東西,它給我不只是音樂上的影響,還包含整個人生的價值觀,讓我覺得活的比較像人吧!

(2006年 閃靈 @ 野台開唱)

除了蟑螂妳還怕什麼東西?

我怕一些很奇怪的人吧,像吳敦義、馬英九這種我就蠻怕的,有一些那種恐怖的人性啊,我覺得比蟑螂還恐怖一百萬倍。

 

工作成為生活重心,有時候很喜歡一個人

 

平常除了音樂有什麼其它的休閒娛樂嗎?

我覺得我放蠻多心思在工作上的,所以除了工作以外我最喜歡做的事情大概就是吃東西吧,如果有好吃的東西就非常能引起我的注意力,其實我蠻喜歡吃一些澱粉很高的東西,像是地瓜啊、碗粿等等…

除此之外我還蠻喜歡一個人去旅遊的,像我之前有跟一些新加坡的好朋友一起去歐洲玩,或是我自己一個人在國外出差時有空檔我都很喜歡出去走走。

所以妳的個性是比較內向嗎?還是有很多面向?

我不知道耶,這真的是個謎,我國小的時候很喜歡跟一群好朋友一起混,因為我們小一到小六都同班,可是到國中之後我就變得很自閉,因為我其實很怕跟人太黏,如果太黏的時候我可能就會躲開,我覺得有距離才是安全的。

可是我從事這方面的工作又不得不面對人群,表演的時候台下都是樂迷,所以一開始我很害怕看觀眾的眼睛,這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到現在我當然是可以面對面跟人交談等等,但是我覺得我內心裡還是隱隱的有點自閉吧,所以我的娛樂都很宅啊,喜歡吃東西啊、一個人旅行啊,不然就是買花、種花 (笑)。

 

對哲學領域充滿興趣

 

分享一部妳最近很喜歡的電影或一本書

最近有在HBO播出的 Almost Famous (成名在望),它雖然演的有點 Over 啦,我不是說搖滾圈都像它講的那樣,但是有些情節你看到會覺得心有淒悽焉真的超好笑的。然後它在描寫那個 Rock Scene 譬如在美國巡迴路上的風景,都會一直讓我想到我們巡迴時候的樣子還有發生的事情。

書的話我蠻推薦一本西藏仁波切寫的書叫「最快樂的人」,英文叫The Joy of Living,我覺得它講的是一種心靈科學吧,比較不是在講用什麼科學的方法或吃什麼東西會讓人變得很快樂,而是教你訓練心靈心智的方法,教你怎麼樣看事情看人生。我對藏傳佛教還蠻有興趣的,因為它 kind of 結合了一些哲學的東西。

(Almost Famous 成名在望)

性感尤物是外界過度解讀,內心仍是熱血Rocker

 

身為金屬音樂界的性感女神,有沒有曾經遇過「過度熱情」的樂迷?如何面對?

有啊,可能因為舞台上的穿著會讓一些奇怪的人有一些奇怪的想法,他們可能不直接騷擾妳,但是會在網路上用一些很難聽的言詞貶低或攻擊妳,一開始看了會很生氣,但是看到後來就會笑了,想說:「幹你們到底還有什麼犀利的言詞放馬過來吧!我沒看過的來點新鮮的吧!」身體接觸的話可能有些歌迷會等在你表演的出入口,然後妳一出來就給妳個新娘抱,然後就一路抱到外面去。

妳好像近期才開始走比較性感的路線或裝扮?改變的原因是 ?

那完全是被阿飛西雅的吉它手小花給推入火坑的,以前幼稚園或小學的時候我都是被歸在男生那一掛的(笑),所以我從來不覺的自己會有這樣的特質,後來因為玩團的關係,覺得說這樣的曲風好像適合一些比較性感的扮相,因緣際會下朋友介紹我去拍雜誌或平面,人家看我好像也還算可以用(笑)。我只是覺得以前沒試過好像蠻好玩的來試試看,完全是抱著那種心態去的,但是外界不會知道妳心裡是這樣想,感覺妳好像跟那些性感女星一樣很會賣弄性感、媚惑男生,但其實我個性完全不是那樣啊!我只是想說拍完以後等我80歲的時候可以跟我孫子炫耀一下!

(FHM6月封面 — Doris )

重視心靈層面,喜歡積極有企圖心的男生

 

能不能分享妳喜歡的男生類型?最在意男生什麼?

我最在意的應該是男生有沒有堅定的想法吧,有沒有想要開創什麼那種積極進取的想法,這對我來說是我比較在意的特質,不是那種很嬉皮整天很鬆的那種(笑)。勇於去開創什麼突破什麼,至少對人生要有很正面的企圖心吧!

另一個我很在意的就是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不要太被這個社會的教條框架住,如果他是一個容易被媒體或意見領袖洗腦的人,我真的會無法接受,我比較是捨去法,就是會判定那幾種人我不會喜歡,沒有特定一定要喜歡那一種人。

所以外型還好摟?

對,我這部份可能有點變態,我有點像外國人看我們或著我們看外國人,我覺得長得好像都不會差太多,我到現在可能還是只能區分高…矮….誒這樣Freddy會不會生氣啊! (大笑)

最近有哪些計畫?

六月中的時候我們會帶著台灣的采風國樂團還有詹雅雯一起參加英國的Download音樂祭,這也是我們在國外最龐大陣容的演出,接下來也會在台灣跟亞洲有一些巡迴表演。

點此觀看完整專訪影片

 

閃靈樂團最新MV — 破夜斬

–Janssen Lin

參考資料:(Doris樂多日誌wowonews.comFHM.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