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 Reed:「國家安全局的醜聞令人感到非常的厭惡」

Lou Reed:「國家安全局的醜聞令人感到非常的厭惡」

252
SHARE

儘管Lou Reed在肝臟轉移手術之後的第一次公開露面顯得身體虛弱,但是歌迷們可以不用擔心,因為這位音樂傳奇前輩還是和過去一樣的有精神,持續關心許多社會議題,這次,他對於數位音樂、記者們−以及美國總統歐巴馬,感到非常憤怒。

Reed週四出席了國際坎城創意節(Cannes Lions International Festival of Creativity),發表了他對於前國家安全局系統管理員Edward Snowden公開出的消息感到非常震驚。根據報導指出,Snowden曾任國家安全局的系統管理員,工作內容即是事發後讓全世界嘩然的「稜鏡計劃」(PRISM)。這項計劃是一項由美國國家安全局自2007年起開始實施的最高機密等級電子監聽計劃。Snowden泄露的檔案中描述PRISM計劃能夠對即時通訊和既存資料進行深度的監聽,而許可的監聽對象包括任何在美國以外地區使用參與計劃公司服務的客戶,或是任何與國外人士通訊的美國公民。國家安全局在PRISM計劃中可以獲得的數據電子郵件、視訊和語音交談、視訊、照片、VoIP交談內容、檔案傳輸、登入通知,以及社交網路細節。

PRISM的前身是小布希任內在九一一事件後的恐怖分子監聽計劃(Terrorist Surveillance Program)。在當時這個計劃曾遭到廣泛批評,且其合法性因未經過外國情報監視法庭(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批准而受到質疑,但之後的PRISM則得到了該法庭的授權令,在歐巴馬任內,國家安全局持續運作PRISM。
PRISM計劃在2013年6月3日首次被《華盛頓郵報》和《衛報》對外揭露;兩家媒體取得了與PRISM有關的秘密文件。 根據這些文件,數家科技公司參與了PRISM 計劃,包括(按加入計劃的時間)微軟(2007年)、雅虎(2008年)、Google(2009年)、Facebook(2009年)、Paltalk(2009年)、YouTube(2010年)、Skype(2011年)、美國線上(2011年)以及蘋果公司(2012年),此外,Dropbox也被指控「即將加入」這項計劃。

Snowden表示,「美國政府利用他們正在秘密建造的這一龐大的監視機器摧毀人民的隱私、網際網路自由、和世界各地人民的基本自由」,從而認為自己在做的事情讓他良心不安,「我細心地挑選了外泄的檔案,確保都是關聯公共利益的材料。許多材料能造成更大的影響,但我沒有泄漏。傷害人不是目的,揭露真相才是。」

傳奇前輩Lou Reed當然也會注意到這則消息。「這實在太令人震驚了,」Reed表示。「歐巴馬的團隊讓這件事情持續發生,這種人竟然是我們的總統。這讓人感到非常厭惡。布希已經做了非常多這種事情,然後歐巴馬竟然會繼續下去,這種事怎麼會發生?」這位已經高齡七十一的傳奇歌手表示,「我關心這世界。這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都會成為我的靈感,而這次的事件意義重大到我認為Snowden的故事可以發展成一張專輯的概念。這世界改變的速度太快了,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成為靈感。」

稍早,Reed毫不留情的批評了數位音樂的品質,「聽起來有夠爛!」他認為CD原始的聲音聽起來就已經夠恐怖了,如果跟過去「黑膠美麗且溫暖」的聲音相比的話。「天殺的Mp3真是一個聽覺得悲劇,人們根本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發明Mp3的人消滅了那些美麗細膩的小細節。」老一輩的Reed不能夠接受數位Mp3音樂的音質是可以被諒解的,但是他也沒有人們想像中的頑固。Reed表示,他瞭解這個可以讓廣泛的人們下載音樂對音樂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這等於是開啓了全世界音樂的圖書館。「在你開始尋找之前,你就可以輕易了擁有了全世界的音樂。但是聽起來很爛。如果你找到了你喜愛的音樂,去試著找到他的黑膠版本,如果有的話。一個好的黑膠player大概是400到500美金左右。」400到500美金雖然對許多喜愛音樂的人來說不是一筆小數目,但是對很多追求更細膩的品質的人來說,倒是一筆非常值得下功夫的投資。

但是Reed表示到,從下載中是根本不可能獲利的。他開玩笑,「十四歲在酒吧表演的時候我還可以收到大概兩塊六十毛的酬勞,這大概就是我現在從人們下載中得到的錢吧。噢,可真是回到了我開始的地方。」、「我瞭解年輕人聆聽音樂習慣的改變,而蘋果的Steve Jobs試圖從中獲取商業利益,但是我卻只得到了幾個銅板而已。你應該要喜歡黑膠的,但他們將這樣的黑膠大小縮減,然後把所有音樂壓進了一個隨時都會破掉的塑膠片中。什麼屁?然後你感到他們在搞你,所以人們不想要花錢買任何東西。」、「現在音樂家們根本無法從製作音樂當中獲取任何酬勞,錄製一張專輯的用意變成了宣傳的一部分。」

Reed除了音樂和社會議題之外,並沒有描述太多自己從肝臟轉移手術後復原的健康狀況,但是誰也知道人都會變老,這個傳奇音樂家也是,沒有人在七十一歲的時候還可以像過去年輕時做那麼多事情。「時間怎麼過得那麼快呢?我從來沒有停止對歲月感到驚訝過。我曾經19歲,我可以倒下然後重新站起來。現在我倒下,然後人們在跟我討論的是九個月的物理治療,確認我有按時服用維他命。」

Reed是一個出了名難訪問的受訪者,他形容部分「像寄生蟲一樣的記者」是非常有問題的,「他們只想要那些有爭議性的東西來做新聞!」但是即便如此,Reed在國際坎城創意節露面之後,還是花了十五分鐘回答了記者的問題,甚至還開了一些玩笑。

一位記者問他如何讓自己保持有創意?他回答:「我如何讓自己保持有創意?我天天都打槍,好嗎?」

 

延伸閱讀:

「Lou Reed 從肝臟移植手術中慢慢復原」

「Metric迷你演唱會 Lou Reed神祕現身合唱」

「Lou Reed and Metallica – “LuLu” 重新發行」

–Jying Chang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