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ck Girls 專欄】獨立流行龐克樂團Go Go Rise主唱 Mei 專訪

【Rock Girls 專欄】獨立流行龐克樂團Go Go Rise主唱 Mei 專訪

610
SHARE

【Rock Girls 專欄】為近日在roxyrocker.com上正在進行的專題。Rock Girls,是一種特殊族群,擁有共同或相似的音樂面向,可以是一種精神、態度,可以是一種活著的方式。有鑒於女性地位在音樂歷史當中的延伸及擴大,希望藉由【Rock Girls 專欄】來一窺女性在音樂當中的實踐態度。專欄除了外國歌手的專題寫作報導之外,也將訪問台灣的許多女性樂手、女性音樂工作者、以及女性樂迷等,一同來讓大家閱覽及欣賞各式各樣的Rock Girls!

—————————————–

訪談者:Jying Chang
受訪者:Mei 台灣獨立樂團 Go Go Rise 美好前程 主唱

a20a1e51gw1e6786er57wj20qo0hrwg5

「不要害怕未知的未來。勇敢的去面對它,然後相信自己是可以做到的。」
「有一天我們都會離開,那我們留下了什麼?至少我留下了音樂。那你呢?」
J:請妳介紹一下妳自己。
M:我是Go Go Rise美好前程 的主唱兼小號手 Mei。Go Go Rise的曲風就是充滿力量的流行龐克,帶一點後搖的感覺,希望可以給人很正面的力量。
J:當初為什麼想要把小號這樣的聲音融入音樂當中呢?
M:小喇叭這個樂器在我國中的時候就開始有接觸了。就覺得既然會這個樂器,就想辦法把它融入在我的音樂當中。就不斷去嘗試,然後發現流行龐克這音樂當中加上小號的聲音,其實很令人感到振奮。而Go Go Rise的音樂其實就是想帶給人振奮的力量,希望人們可以鼓起勇氣迎接每個美好。小號本身的音色就是給人比較有力量的想像,它的穿透力十足。

J:所以你也是大概從國中開始接觸音樂嗎?
M:小時候其實我表姐是彈鋼琴的,我們都會一起唱歌。我小時候就很喜歡唱歌,我爸也很愛唱歌,好想變成一個合唱團一樣。我其實沒有特別去學鋼琴什麼的,但就是單純的喜歡音樂、聽歌,自己在家裡唱也很開心。後來開始接觸到搖滾樂其實是高中的事情了。我高中唸音樂班,然後碰到一群朋友,彈KB和打鼓的,那時候才突然覺得樂團是件很酷的事情,當時對樂團根本一點想法都沒有,完全不了解,只知道自己愛唱歌、然後玩管樂,其實跟一般人都一樣單純的喜歡音樂。
當時因為朋友的分享,就接觸到的日本的樂團叫做Globe,從那時候開始就玩cover歌,到後來才變創作。就跟朋友一起玩日系的東西,也因為這樣才對樂團有比較深入地了解,慢慢地做越來越多的歌,直到演變到現在玩自己真正想要玩的音樂。
J:身為一個獨立樂團,你對於樂團在台灣這塊產業的發展有什麼可以跟我們分享的想法嗎?
M:對於台灣音樂這件事情,我還是很注重「用國語或台語創作」這件事情。因為我覺得台灣人最常接觸到的語言就是國語跟台語,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更要去善用這個語言,我是一個比較在地的人啦,所以我還是希望可以用這兩種語言去做歌。我覺得這樣才會有比較在地性的東西去引起共鳴。

J:想要引起共鳴的話,你會希望用自己的音樂傳達什麼樣的訊息給你的聽眾呢?
M:傳達…勇敢。不要害怕未知的未來。勇敢的去面對它,然後相信自己是可以做到的。
J:在聽你的音樂的時候,我發現現場的演唱和專輯的錄音整個氛圍都不一樣呢。是特地設計成這樣的嗎?
M:現場其實除了聽覺,還包括視覺的呈現,所以渲染力是更高,這是在期待中的。當時在錄製專輯的時候因為成本有限,只能在這樣有限的條件中去做到自己的最好,所以現場的表演對我們來說就顯得很重要。當然在下一張專輯我們會花更多的成本下去,希望可以做到更好。
我們是希望在Live和聽音樂當中給人的氛圍是不一樣的,因為如果在專輯當中給人的感覺都是很激昂,但是在現場卻沒有表現到位的話,我覺得這樣是不對的。雖然專輯的音樂對我們來說或許沒有到心中的一百分、九十分,但是至少是可以接受的。

J:你覺得聽眾會去怎麼看到專輯版本以及現場版本的這種差異性呢?
M:當初在錄音的時候我想到的是如果用現場爆發力比較高的這種聲音唱歌的話,聽久了可能會膩,雖然當下是這樣想的,可是後來發現自己是多慮的。畢竟那時候也沒什麼經驗嘛。每一張作品對我們來說都是一個過程,那是當下的紀錄,在未來Go Go Rise 發其他專輯,就可以看到Go Go Rise從過去到現在的成長,可能給人的感覺都會不一樣,其實這樣也是不錯的。(畢竟每一張專輯都是代表著當下的每一個過程,如果要能完美我想不完美也是一種完美。)
J:我反而覺得這是一種驚喜呢,如果聽過妳們的錄音版本,然後去聽現場,會讓人感到驚艷。
M:之前去大陸表演的時候,我們也是從零開始,原本想說應該沒什麼人來看表演吧,後來意外地發現還滿多人來的,就很開心。就有歌迷跟我們分享說,他覺得現場的爆發力跟氛圍等等,都是很感人的,是跟CD和MV完全不一樣的感覺。那些東西其實是錄音室做不出來的。我很要求的地方式,如果專輯做得很好聽,那現場應該要更棒才對,這才是樂團的Live該做的事情,不然就會覺得對不起特地來聽現場的歌迷。我希望可以把渲染力做到最大,因為我們的歌想要給人勇敢,那我希望聽到我們的歌你可以感受到勇敢。

J: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去大陸巡迴的經驗嗎?
M:超累的!可是那種感覺是雖然很累,可是真的很開心。每天只睡三到四個小時,還沒天亮的時候就要去趕快鐵(就像是台灣的高鐵吧)。那時候總共去了七天,其中的五天都在表演,到了五個城市這樣。從頭到尾都非常匆忙,根本就沒有玩到,一下快鐵就要趕路到住宿的地方去放東西,然後就到live house去表演。我覺得去那邊反而有點像在充電,讓自己多一些自信。在表演的時候,如果看到台下的觀眾很感動,或是很融入,只要跟你講一句很簡單的「哎妳們的音樂很好聽」,就會完全忘記我們很辛苦的那一面,都會覺得一切都很值得。
當我們到了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居然發現還是有人來看我們表演,大陸的歌迷比較熱情,會尖叫什麼的,那時其實不敢想像這是真實的吧。

J:你覺得台灣樂迷跟大陸樂迷差別在哪呢?
M:大陸樂迷很敢說!非常的直接,他們很熱情,會直接告訴你說:「我真的好喜歡你們」這些話。台灣的歌迷也是很熱情,可是會稍微害羞一點,台灣的歌迷如果很喜歡你,也是對你笑一下什麼的,可能會不敢靠近。可是大陸的歌迷會超靠近,然後請你幫他們簽名、然後很敢要這樣。剛開始反而是我們害羞了,就覺得第一次碰到這樣的狀況,後來就習慣了他們的直接,畢竟也是民族性不一樣吧。
後來回台灣之後,還是會用微博跟他們有聯絡,有時候還是會有一些對話,就覺得習慣了他們的直接之後會覺得他們滿可愛的,感動會直接哭出來。其實不管哪裡的歌迷,他們表現出來的感動都會讓我們很珍惜。

J:一開始是什麼樣的機會讓你們想去大陸表演呢?
M:因為我們去香港表演兩次了,認識了一個很不錯的朋友,然後他就推薦我們看要不要去大陸表演,一開是我們也會覺得大陸這麼大,要怎麼著手啊什麼的,很猶豫。可是他推薦了另外一個人給我們,幫我們安排了所有的行程,帶著我們巡迴這樣。我覺得很幸運可以有這樣的機會。雖然經費都自掏腰包啦,其實扣掉機票不算的話,花最多錢的地方是交通,快鐵的部分。但我覺得就是要有付出,這些東西有時候都要拋在腦後,專心地告訴自己我現在在做音樂,如果沒有現在這些努力,就不可能會去看到未來自己的樣子。

J:平常在寫歌的時候你的靈感來源是什麼呢?
M:周遭吧。朋友、我看到的事情。像是拿我們之前發的專輯「昨天」來說,「昨天」這首歌的靈感是來自於天災,就是八八水災。當時看到這件事的發生,就希望可以寫出這首歌,給人們勇氣。還有另外一首歌叫做「還剩下多少時間」…我常常覺得生命很可貴,親人跟朋友都是很可貴的。我是一個很感性的人,常常會哭,自己在寫的時候就會覺得很難過,一邊寫一邊哭。
還有其他的像是朋友跟我聊天的時候,他們的故事、感情啊等等,我就會把它們轉述成另外一種方式。

Go Go Rise(美好前程樂團)-昨天

J:可以跟我們分享一個妳特別喜歡的女性樂手嗎?
M:就Globe的主唱吧。我非常非常喜歡她。我非常喜歡她們的音樂,對我來說音樂是一件單純的事情。她們現場的Live給人的感覺是很真誠的,讓我非常感動。
J:所以妳覺得音樂帶給你的感動是什麼?
M:真實。不需要太多其他輔助的聲音,妳用妳的生命去唱歌、去彈奏樂器,在舞台上飆出來的汗等等的聽覺視覺感官,我覺得這些都是無法取代的,在每一個當下每一個Live,那都是過了就沒有的。
從小我就很喜歡音樂,可是我也不是什麼科班長大,也無法去像別人一樣從小學音樂。到高中的時候,要選科,想說家人不都喜歡孩子去唸一些「有用」的科系,像資處、資訊啊之類的,那我去唸個資處好了,結果我去跟我爸講說我要唸資處的時候,我爸就重賞了我一巴掌,說女生唸什麼資處!我那時候就一邊哭一邊講,那我要去讀音樂!沒想到他說,好啊你去讀音樂,不要給我去讀什麼資處!我當時覺得超莫名其妙,也就這樣開始了,我的人生就再也沒有間斷的接觸音樂。

我爸也不會反對我現在去做這樣的事情,我從小就比較獨立,因為單親嘛,很多事情自己都會去扛下來,不太會去抱怨阿什麼的,會想要去很正面的看待每一件事情,不開心的時候頂多大哭完就沒事了,還是會打起精神保持著很正面的態度。我現在也是很嘮叨,會去跟團員講一些鼓勵的話、不要害怕不要擔心。
之前有一陣子特別低潮,覺得音樂離我好遠,雖然還是有玩樂團。之前有在玩另外一個樂團,後來停了之後,突然覺得不知道自己要幹麻,難道就這樣離樂團圈而去嗎,就很困惑的一直問自己,也很難過這樣。結果有一天晚上,我打給我的朋友,他是一個鼓手,我跟他說,「我要你立刻現在幫我找一個吉他手!」然後我就買了一堆啤酒過去找他,就跟他說,不管不管我現在要鼓手也要吉他手,他就給我一大堆電話,我就在那時候馬上開始一個一個打。這件事情讓我覺得,絕望是沒有用的,一定要去找,找那個鑰匙,鑰匙就在前面只是你有沒有去找他。在那個夜晚我就找到了我現在的吉他手「光」、鼓手還是沒有找到,那時候已經有bass手了。再隔幾天之後,上班時我問了一個前輩有沒有鼓手想玩團,當時也不知道打哪來的勇氣,但是就真的在那個晚上我找齊了所有的團員,成立了Go Go Rise。

 

後來當然還有其他困難發生,像是團員有離開又回來啊、換團員什麼的,還有我有一陣子身體狀況很不好,家人會擔心,就希望我可以先休息。當時其實很掙扎,想表演又不敢表演,不知道自己要往哪個方向走。後來是覺得不想要牽拖到大家,就覺得有些該做的決定還是要做,就還是繼續往前衝,當然自己也有調整,去做到一個不要讓別人擔心、但是自己也可以過得很好。
J:所以其實這過程當中妳的家人一直都是支持妳的?
M:對啊。我常就在想是不是我爸以前也是有個這樣的夢想可是沒有實踐。我記得我看過他的一張照片,裡面就是他穿著軍服,可是手上拿著一把古典吉他,搞不好其實他以前也很想玩團也說不定!
其實玩團很多到後來走不下去,都是因為家人的關係。很多人都面臨到家人給的那種「你都已經畢業了還在做這種事情」的壓力,所以相對來說我真的很幸運。也是因為體認到自己的幸運,我很執著的在做這件我想做的事情,很執著人生的每一刻。
如果沒有音樂我可能會覺得人生很無趣吧。像不開心的時候我想聽音樂,無聊的時候我想看表演,它在我生活中是一個不可或缺的存在,我完全無法想像若沒有了音樂我的人生會變得怎樣。我從來都不會去羨慕別人月收入好幾萬阿什麼的,那都不是我想要的,人生只有一次,可以活這一次很不容易,身邊的朋友和家人也都是現在的緣分,有一天我們都會離開,那我們留下了什麼?至少我留下了音樂。那你呢 ?

J:我覺得音樂很可貴的地方在於說,其中的理念或是情緒等等,不管人在不在,只要音樂還在,還有人持續地在傳頌,這些東西就會持續地活下去,就會有人持續地相信吧。
M:是啊…對那些很堅持很堅持的人來說,音樂真的就像信仰一樣吧…。
我們有一首歌叫做「非尼特族」,那首歌應該會收錄在接下來的專輯中。這首歌其實當初有旋律,可是沒有詞,就一直在想要寫什麼。這是一個很感動的旋律,可是我卻想不到適合的詞。後來我們的吉他手阿棟,他也是單親家庭,他是一個很堅持的人,他也沒有錢去買器材什麼的,可是他就很努力的存,去做他想要做的事情。我記得他那時候講了一句話,他說他沒有錢、而且也不想跟家人開口,不想被家人看不起。那時候我聽到就覺得整個到心坎裡,好心酸喔!就決定把這首歌寫成他的故事,可是他一直都不知道這首歌的靈感是來自於他,直到有一次在表演的時候講出來,可是我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聽進去,說不定他喝醉了哈哈哈。那首歌其實有一點悲傷,因為是從很負面的心情去寫,寫到轉向正面。所以對我來說唱這首歌會特別有力量…Go Go Rise美好前程現場演唱「非尼特族」

我總覺得,即使有再多的悲傷,在不被認同的時候,其實更要勇敢、更要站起來去證明給別人看。其實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是這樣子的,不只有音樂吧。
J:最後,妳有什麼話想對樂迷說呢?
M:人生不停的旋轉,勇敢去面對和相信不可能的每一件事情!在末日來臨之前,決不輕易說要放棄!

Go Go Rise(美好前程)樂團 – 停不下來 / Smartphone Addicts

(訪談到此結束)

—————————————–

Mei是Roxy Rocker的常客,也常常出現在Rocker的表演樂團節目表中,Mei開朗樂觀的個性與總是溫柔鼓勵他人的話語,讓人不禁想要親近她,聽她說說話。她一點都沒有架子,親切又真誠的談話,像聊天般的訪談過程讓我除了對這次訪談感到舒服、更在心裡面更加喜歡Mei這個人。

Go Go Rise現場表演的爆發力對聽覺與視覺絕對是一大享受,非常會帶氣氛的他們贏得了廣大歌迷的青睞,而背後的努力也在這樣的掌聲當中被他們一笑置之的帶過。Mei所散髮出來的正面態度,不只有在音樂,而是面對困難、面對未知的未來,果真如她的音樂一般,令人充滿了力量與勇氣。

延伸閱讀:

「【Rock Girls 專欄】Tizzy Bac 惠婷專訪」

「【Rock Girls專欄】閃靈樂團 Doris 專訪」

「【Rock Girls 專欄】Earwax 戴子姊專訪」

「【Rock Girls 專欄】趙謬專訪」

「【Rock Girls 專欄】獨立電子美聲樂團Dronetonics主唱 Crystal 專訪」

「【Rock Girls 專欄】歐陽靖 專訪」

「【Rock Girls 專欄】StreetVoice 街聲 陸君萍 專訪」

「突襲調查:台灣樂團大推薦」

–Jying C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