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搖滾樂介入革命的起源

回顧搖滾樂介入革命的起源

595
SHARE

(我反核,我超潮)

最近風雲變色的烏克蘭,社運頻繁的台灣,讓我想起那動盪且創造過無數搖滾英雄和神話的-六O年代。

請容許我花點時間介紹歷史,說到六O年代(rock的原意也就成於此時),能夠如此貼切形容當時的莫過於反文化(counter-culture)一詞了吧。提到”反文化”,人們自然聯想到的就是搖滾樂、吸毒、性反常、堕胎、裸奔等迷戀怪癖和追求荒誕的嬉皮文化,而在這戰爭、社會衝突不斷上演的時代,伴隨而起的是一場又一場血汗交織的革命,無論是涵蓋反戰和平運動、婦女解放運動、黑人民權運動、同性戀權利運動等方面的”政治”革命,亦或是搖滾樂、性解放、吸毒等方面復興自我主義的”文化”革命。因此,沒有六O年代的青年反文化,搖滾樂和民歌不可能燃起如此豐富的生命力;沒有搖滾樂的介入,六O年代的青年運動更不可能如此的風起雲湧。

從Bob Dylan、John Lennon、The Clash、Sex Pistols、Rage Against the Machinel、System of a Down、U2、Radiohead、Coldplay…,參與政治或社會運動的樂團和歌手可說是不勝枚舉,這其中不乏高度商業成功的例子。然而,最經典的起源非六O年代最重要的另類搖滾樂團「地下絲絨」(Velvet Underground)的影響莫屬。


(史上最出名的香蕉)

這段歷史相信大家已耳熟能詳,當時捷克的反對運動在1976年後日漸活躍起來時,搖滾樂儼然已經是這個反抗政治的一枚重要彈藥,因為它構成了官方文化以外的「第二文化」。其中最重要的樂團是「宇宙塑膠人」(Plastic People of the Universe)。他們一開始就是以模仿紐約「地下絲絨」起家,由於「宇宙塑膠人」的大受歡迎以及反體制思想,終於被逮捕。接下來的故事,就是由捷克前總統哈維爾所組成的辯論委員會活動,以及之後這群異議分子如何推動被稱之為「絲絨革命」(Velvet Revolution)的捷克民主化過程。


(The Plastic people of the Universe – Magické noci)

憶起年少輕狂時,一邊伴隨著Nirvana刺裂的吉他音牆搖擺,一邊讓音樂恣意妄為地侵入我的學生時代;直到踏入社會,才稍體悟到音樂改變人,人再藉著音樂改變社會和其他人的這種奇妙循環和世代交替。

我知道,別急著提醒我現實,我知道現實。

但至少趁著還沒被現實巨浪吞噬殆盡前,讓我,讓我們為心中那欲捍衛的理念和正義,並帶著Velvet Underground那革命性的香蕉封面,揮舞旗幟。

「那名為搖滾樂的旗幟。」

資料來源:張鐵志-「Sounds and Fury」
文/Poc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