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ke up 音樂祭. 實況報導 PART 1

wake up 音樂祭. 實況報導 PART 1

353
SHARE

說起 wake up 音樂祭,…也許挺有些傳奇味兒。

 

一開始,只是一個一群學生想要一個表演的地方,還有嘉義各個高中的熱音社或者是吉它社等音樂性社團想要有個可以發表作品,演出的地方。在經歷了種種的困難之後,來到了第五屆.僅管中間曾經因為分貝等因素停辦一屆,但在今年卻已經是可以有許多國外的樂團參與(這次就有八個不同的國家),並且還能有四個舞台與相當多元的樂團參與。在經歷前幾屆經驗的 wake up 音樂祭,今年也開始了試驗性的收費方式,也就是在限定一個區域「鬼武台」收費,而其它舞台仍然保持在免費的狀態(而且不是所有知名度較高的樂團都放在鬼武台,例如”Head Phones President”或者是知名度近來大增的”滅火器”都不在鬼武台之內。)

▲早期的視覺識別。

▲早期的海報,那時候叫「起來音樂祭」,有著濃濃草根味。

說起來 wake up 音樂祭本身沒有太多複雜的想法,就是想單純的在嘉義有個能在草地上喝著啤酒,聽著音樂的好地方。已下引用自早期wake up音樂祭官方貼文。

 

「你知道嗎?其實那時候的我並沒有想太多」
「我只是不想讓兄弟們的精神消失」
「不希望這個故事就這麼結束,」
「因為我知道我該做的就是讓兄弟們的信念在空中飄揚。」

▲2011年8月(希望現在依然如此。)

 

 

很高興能在這個地方跟大家介紹wake up音樂祭第一天的實況,不過有幾件事請各位在閱讀前請容我先說,一是這是一篇很主觀的報導,我只會介紹我有興趣或我想聽的樂團,這種四個舞台都有樂團時間明顯重疊,所以一定會有所取捨,如果沒有你喜歡的樂團敬請見諒。

二是,我沒有買「鬼武台」的票,所以這三天的實況不會有任何一個「鬼武台」的實況,如果有想要看「鬼武台」演出的樂團請讓我對你們說聲對不起。因為我喜歡看沒看過的樂團,聽得沒聽過那種我更會喜歡看,所以這是一篇可以說是非常之任性的報導(對,我沒有去聽射日的滅火器)。

不過如果想要實況照片的朋友,我倒是拍了不少,相信這點應該可以滿足大家,謝謝。而在第一天裡,我的順序是由拷秋勤(射日舞台)到Fun People(射日舞台),再由睡帽(澄波舞台)到最後的Head Phones President(射日舞台)(本日最兇最高潮)這四團都是在試音時就到了,並且看完全場。在這裡也要跟大家說一定要知道自己想看什麼並且下去排好,不要半場跑這半場跑那,這樣無論怎麼看都很難看(而且累),如果真的愛團撞一起,就只好決擇了。

在舞台方面來說,唯一比較令人詬病的是「煙囪舞台」。其實我很喜歡「煙囪舞台」,因為整體在當下很有氛圍,那根大煙囪看了也挺順眼,而且很有氣氛。但是比較讓人無法接受的是「煙囪舞台」四個舞台裡沒有棚架的,直到第二天下雨才有棚架搭上去。在星期六下午兩點演出的Say You Care就出現了mac因為過熱當機的狀況,最後一首歌只能被迫改成其他版本。下午兩點都這樣,更何況是正中午就登台的開場的香港樂團一般性與夕陽武士。

再來是地形,「煙囪舞台」前方有塊滿是石頭眾多類似鐵道的地形,而且這個「前方」是在舞台的正前方,非常非常非常不力於衝撞。以色列與加拿大來的金屬團都在這裡唱,在最搖滾區的地方這種地形其實很危險,金屬團撞起來都是很兇的,雖然大家都很聰明都在那片草地上撞,不過在情緒激動時就不會顧慮那麼多,相較起來,射日就相當適合去衝撞(還好滅火器沒有在煙囪。),第三天晨曦光廊的主唱彈到斷弦後幾首跳下來給人群抬之後,一個沒接好就結結實實的摔在了那片木頭與石頭上(吉他手比較幸運,跳下來時被完整的接到。)

 

SNW_9797

▲對,晨曦光廊就是結結實實的摔在這種地方。你能想像這種地形要怎麼衝撞嗎。

SNW_5408

▲等了好久終於上台的拷秋勤。

 

第一天開場之所以看拷秋勤,是因為我好奇新主唱(好像大家都挺好奇),不過拷秋勤一直到五點半才開始(原本開演時間是五點十分。)原因是因為艾成所領軍的北七樂團還在試音,不知道是為什麼所以延遲到。反正,你就看到一個很奇怪的畫面,一群穿著Fuck KMT(國民黨)與激進,脖子圍著官逼民反的毛巾的人,在台下聽著艾成在那邊霍霍霍霍霍霍霍霍霍你媽啦(我們沒有想要看你)。

SNW_5442

▲迷樣的新主唱。

在大家都覺得不耐煩的時候,拷秋勤終於上台了。新主唱可以說是相當年輕,目前還是大學生的那種,在開場曲金光閃閃(因為沒什麼時間了乾脆一邊試音一邊表演。)在這個過程當中,我發覺我比較喜歡這樣的「拷秋勤」,新主唱真的挺不賴。在整場表演裡,我最喜歡的一段是致敬交工樂團的菊花夜行軍,大家喊著:「一二一二,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一二一二……」的那段。真心希望大家都要知道林生祥這個人阿。在之後的官逼民反裡,新主唱前面的唱詞相較於原始版本有味道的多。

 

SNW_5676

▲演出相當的不含糊。

在拷秋勤的演出裡,我們可以聽見我們相對熟悉的「念歌」。DJ適時放出的一些聲音取樣,都曾經在我們記憶裡出現過,而那嗩吶聲不管怎樣聽起來就是舒服。嗩吶這個原本只存在於傳統場合的符碼在此刻已然被轉化,變成一個較為現代卻不失個性的犀利樂器(一吹大家都會注意到,因為這不是大家習慣的「樂團」樂器,蛋他卻已經透過教傳統的方式植入我們心中。)而堅持客家語的演唱也是如此,在我看來這才是一種民族文化參與,而不是孤單的被鎖在地方電視台邊緣化,然後一大堆政客在那邊口口聲聲說尊重。對於文化的延續與傳承,有時候這樣的轉化才是能保留原汁原味的傳承,而不是邊臨絕種的動物保護方式。

 

▲現場演出一大群身穿激進的支持者。

 

聽完的感覺是,真心跟大家推薦這樣的「拷秋勤」

▲新主唱在介紹時相當靦腆,但在唱歌時相當的投入。

 

交工樂團「菊花夜行軍」原曲:

 

接下來是Fun People,Fun People的成員看起來都相當的樸實,但在現場感覺是相當的不含糊,貝斯手在搖擺起來的時候,姿勢可以是相當多樣。Fun People在這場表演裡,也唱了大概有三種語言(台語,英文,中文。)不過整體調性可是說是相當的契合,也是相當的有誠意(全員大飆汗。)

▲主唱聲音相當的厚實。

▲飆悍(汗)的吉他手。

▲相當活躍的貝斯手。

 

主唱聲線渾厚結實,相當的飽滿有力。比較有趣的是,當演唱到「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This is ….」的時候,主唱很直接的說他討厭這首歌(大概就像Radiohead的Thom Yorke恨透Creep的感覺)。不過還是演唱得相當的有誠意,吉他手的聲音適時加進來使著整個音場更為飽滿。Fun People在現場的整體感覺可以說是相當的好,相當的舒服,推一個現場。

 

▲很實在的感覺

 

推薦歌曲「如果可以重來」(現場真好聽):

睡帽

位在於澄波舞台的睡帽(澄波舞台的團不是看起來很文青就是真的很文青),睡帽的氛圍營造的很好,主唱的聲音有種慵懶與軟性飲料的味道,搭上可以說是相當靈活的貝斯線,聽起讓人覺得很舒暢。

▲相當有個性的主唱。

在歌曲中把後搖基底融入曲風的睡帽,走的卻又是有些電子舞曲的風格,在節奏的轉換中相當的迅速,聽起來感覺快要飄了起來,尤其是在現場聽到I love you but I am shy的轉折處時,更是覺得驚喜。在店小二這首歌(其實是二十二。)裡,我其實蠻喜歡主唱那唱的悠悠哉哉的方式,有別於唱英文的悠然,中文聽來有著幾絲戲謔與輕挑,其實我是相當的喜歡。(期待更多中文創作。)

 

▲現場演出相當迷人。

 

Head Phones President

▲場上的Anza一直都是這種姿態(很難拍很難拍很難拍很難拍)。

 

接下來的重頭戲是Head Phones President。Anza一上台就高舉著wake up音樂祭官方毛巾打招呼,相當的親民。而在稍早五點多我剛入場的時候,就聽到了Head Phones President在試音,那時候就覺得Anza的聲音很有爆發力。果不其然,爆發力極強的Anza可以說是一路炸到底,在台上提著裙子瘋狂擺動著,嘶吼的喉音也相當的好聽,可以說是當天的最高潮。Head Phones President的耐力可以說是相當的強,在連續幾首都卯盡全力的他們絲毫不見疲態,整場Anza呈現在一個不停舞動的狀態,可以說是活力滿點。

 

▲非常親民的Anza。


▲吉他手也相當活躍。

Head Phones President
就風格上來說剛好介於前衛搖滾與重金屬之間,在兩種曲風的轉換與主唱可柔可剛並且相當厚實的聲線裡,可以說是獨樹一格,在鋪陳時也是非常注重細節而且不含糊(我聽喜歡主唱唱主歌的聲音,很有味道。)而在該爆發的時候完全就像一頭野馬脫韁一般的飛躍,聽起來相當的暢快。


▲覺得被電。

而在接近最後的時候Head Phones President選了大家都相當熟悉的Stand In The World來唱,也造成了全場的大合唱。Anza的喉音相當渾厚好聽,可以說是相當的扎實。Stand In The World的現場版本聽起來比錄音版本爽度起碼多十倍,中間的那一段嘶吼可以說是相當的精彩與另人印象深刻。(只不過沒聽到我想聽的Corroded有點哀傷,不過不意外啦。)

▲必須說Anza相當的個人魅力與號召力。

▲Head Phones President現場相當熱烈。

 

 

 

(PART 2 待續)

 

文 / Snow

 

 

park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