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ke up 音樂祭. 實況報導 PART 2

wake up 音樂祭. 實況報導 PART 2

403
SHARE

  前續 :  wake up 音樂祭. 實況報導 PART 1

 

第二天至第三天的「一開始」的天候狀況可以說是相當的熱,兩天都是在十二點整開場。不只考驗觀眾,更是考驗樂手與表演時的影響。但在「煙囪舞台」的表演者則較為辛苦了一些(因為沒有遮陽棚。),而在晚間 Orpheus Omega 的表演時段中,更是降起了雨勢。此時唯一有草皮的「煙囪舞台」也成了滿地的泥濘,而舞台的設備也受影響。星期六我看的順序是由一般性到凋零瞬間,再來是 Say You Care 及大聲東,之後則是槍擊潑辣與 Goober Gun,再之後來到 Orpheus Omega 與復古世代(因為 Goober Gun 跟 Orpheus Omega 都是下場去撞,所以取用網路照片。),最後則是瓊枝收尾。

不過說真的,我超喜歡這場雨。

一般性

在烈日之下開場的一般性,簡單的打了個招呼。一開始的演出較為中規中矩,樂手的表現也相當精準(除了鼓手自然嗨),總讓我感覺有些壓抑,並且感覺有些拘謹。然後主唱在唱到第三首結束後,有些羞澀的說:「接下來的歌會重一點。」然後氣氛整個完全變了,前三首的溫文爾雅此刻蕩然無存。前奏一下,我就知道我最期待的「一點一點」(對於歌曲跟歌詞本身我都相當喜歡並推薦,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聽聽。)開始了。(我就是聽到了「一點一點」這首歌,才會在烈日等待一般性的登台。)

▲烈日之下開場的一般性

▲自然嗨的鼓手。

主唱第一句「想你聽清楚」就相當的攝人。我完全嚇到,因為跟先前表現簡直不是同一團(除了鼓手依舊嗨。)我一直覺得,這次來的香港團都很出色。大概是心中總有股鬱結之氣,總有想說的卻說不出來,只好反應在音樂上,用最直接的方式吶喊生命。

這群遠渡而來搏命似演出的香港人,到底「想你聽清楚」什麼事。


▲爆發性驚人的一般性。

 

 

凋零瞬間

在「射日舞台」凋零瞬間有個特點相當的突出,因為主唱是來自加拿大的克里斯,雙聲道的配置也是相當的相得益彰,克里斯的聲音可以說是可柔可剛。在詮釋前段的時候,聽起來相當的有顯得相當深情,並且相當的迷人。在後段激昂處的時候,聲音卻顯得相當的扎實,並且具有厚度。而吉他手適時加入的嘶吼也相當的恰到好處,不之為何凋零瞬間的吉他手在嘶吼的時候,總讓我想起Dir en Grey的主唱配置方式(有點太遠。)

▲登場前集氣的凋零瞬間。

▲聲音相當迷人的主唱。

 

以風格來說,凋零瞬間並不是像是全然的金屬那麼硬派(雖然看起來很像。),而是在當中融入許多的情緒風格以及在曲子裡甚至有時會放空到只剩下人聲(我說就是I wish you death)。必須說I wish you death的現場相當的好聽,該收的收剛放的放,在留空之處自然顯得有極大的張力,並且非常吸引人。相當的值得去現場的樂團,推薦。

 

▲相當賣力的吉他手。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演唱到「I wish you death」的時候,主唱拉了一個觀眾上去,代替了吉他手負責的聲音(嘶吼那部分),讓整個現場更為轟動。相當的喜歡「I wish you death」的留空之處。而後來才了解到,大替極他首的那位觀眾是一位主唱,是來自台北的「說書人」。

▲台北的「說書人」助陣的凋零瞬間

 

現場聽到相當喜歡的「I wish you death」:

 

說書人的「梅雨」:

 

 

Say You Care

來自香港的Say You Care在兩點十分時登上「煙囪舞台」,也是星期六整天最熱的時候,Say You Care所攜帶的妹可還出了問題(因為太熱了變白蘋果)。主唱的聲音乍聽之下相當的柔與有些悶悶的,一開始聽相當的不習慣,不過後來倒覺得聽起來總覺得有什麼卡在那裏。與Say You Care有些壓抑與無奈的風格剛好不謀而合,

▲相當熱的Say You Care。

▲聲線相當特殊的主唱(雖然很熱但超好拍。)

在「從無畏未來(但…)」這首歌裡,中間那一段漸進式的鋪陳相當精彩,吉他與鍵盤的搭配相當亮眼,吉他手刷弦相當清亮,在搭上敲得相當清亮的鍵盤,我覺得相當吸引人。而主唱在拉高音與長音的時後依然保持著那相當壓抑的柔,這點來說相當的有特色。

 

▲相當清亮的吉他。

 

「從無畏未來(但…)」:

 

 

大聲東

在「澄波舞台」大聲東的演出時間有幾分鐘,你就要準備好被電幾分鐘。沒有曲跟曲間斷的他們,整整五十分鐘都是滿滿的電氣流動,並且帶來相當的舒服愉悅的場地感覺。大聲東在電器撩繞的基底上,帶入了許多的東方元素,如「國民健康操,一二三四一二三四」的口白,或者是貝斯手忽然拿起的琵琶(順帶一題她的貝斯敲得相當好。)

▲東西融入的大聲東。

 

大聲東在台上顯得相當自在(還會自己突然聊得很爽,在哈哈大笑一下之後又按了幾個效果,通常隨意的很好聽。)只是在右手邊的兩個人帶著墨鏡的那副打扮,真的很像電影功夫裡彈琴的那兩位文人騷客在放暗器。而最驚豔的是突然冒出的muse歌曲,雖然我聽的出是哪一首,並且輕聲的唱了起來,但還是不知道是倒底是哪一首。

▲相當好聽得貝斯。

 

相當推薦大聲東那相當愉悅的氣氛以及現場相當放鬆的感覺!
▲琵琶的搭配我相當喜歡。

 

 

槍擊潑辣

一直以來,槍擊潑辣的演出,總是讓人目不轉睛的盯著樂手的手在那邊翻轉。清脆到不行的貝斯聲就像海浪一般的綿延不絕,卻又相當的清晰而有勁道。以往槍擊潑辣的表演總是會讓路過的人停下來聚精會神的看著,因為不只是貝斯,就連吉他跟鼓點都相當的精確以及搶眼,吉他與貝斯有時相互對飆或者各自一段一段的相替連接下去都相當的吸引人。

 

▲大家都在等著看他。

▲現場相當四處都可以看到人穿的歡樂分隊。

 

主唱的聲音相當的有趣,並不是很直接或者是直來直往的唱法。總有點戲謔以及帶著幾分跩跩的聲音搭上他們的那手法非常捻熟的樂風,總是讓人印象深刻。而曲子中有相當滿到極致卻又突然放空到只剩下貝斯聲並且慢慢的加入吉他與鼓的層次可以說是相當吸引人。

▲吉他也很棒。

比較有趣的是主唱在試音的時候,可能有些好奇抬下怎麼那麼多人在等(有些人在聽試音的貝斯的時候,就開始叫好。)等到真正演出的時候,主唱開口說 :「大家好,我們是槍擊潑辣。」的時候。台下等待的人馬上站起來圍向舞台(這很正常)。主唱到是很有趣的說了句:「幹嘛站起來?」聽到這裡我真的是笑翻了。

▲不知道台下在嗨什麼的主唱。

 

Goober Gun

其實在星期六一整天上半場的時候,都可以看到一個穿著襯衫與倒著帽子的外國人(他個那些滿身刺青頭髮長又煞氣的外國人相比應該比較不會嚇到人,樂風與風土民情的差異真的是相當有趣。然後筆者我有個朋友當天帶著削好的芒果來,結果不曉得為什麼就被以色人灌醉,死在鬼舞台附近。)在向路過的人發著傳單。傳單上並無太多繁雜資訊,只是單純寫著Goober Gun的演出時間與地點,而笑容可掬的那位傳單兄實際上就是他們主唱。

 

▲相當有趣的主唱。

那時候我聽完槍擊潑辣的演出後,就來到澄波舞台立即感覺到一鼓相當快樂的氣氛。Goober Gun來自於英國,走的就是相當英式搖滾的路線,只是不曉得為甚麼,我想大概是舞台魅力的關係,整個舞台下的氣氛顯得歡樂,一群人在跳舞,衝在前頭的兩個外國人相當的嗨,抓起人就毫不猶豫的抱來抱去。非常喜歡Goober Gun的吉他手與主唱,在舞台上的他們相當的可愛。

▲可愛的吉他手。

 

Orpheus Omega

來自澳洲的Orpheus Omega顯得相當的霸氣,我一進到Orpheus Omega的音場裡,就可以感受到旋律金屬帶來的高度壓迫性與爽度,舞台上他們顯得相當生猛。而在煙囪舞台的後方草地,在主唱的手勢底下也開始了衝撞,你會看大家先跑步圍成圈圈,提醒著不想撞的不要過來,然後就在草地中央開始用肩膀打著肩膀。

在接近尾聲的時候,開始降起了雨。對於突如其來的大雨,Orpheus Omega沒有半分沮喪,卻顯得相當的興奮與高興。人群很自然而然的就開始了新一輪的相互衝撞,不得不說,我相當喜歡在雨中聽音樂的氣氛雨感覺,僅管全身濕淋淋,但還是相當盡興。

現場相當棒的「ResIllusion」:

 

 

復古世代

讓對於嬉皮相當推崇的復古世代在雨中登場,我想是在好不過的結果。僅管這場的復古世代因為雨的關係只能窩在小小一個棚子裡的唱歌,並且大概整場只有三四首歌而已。但復古世代還是相當的高興也在現場大方的在現場拋下新發行的EP(沒有搶到。)

▲雨中登場的復古世代。

 

第一次聽復古世代的我相當的喜歡。主唱的聲音在現場聽來相當的渾厚,就像一杯醇厚的烈酒,濃烈而香醇。在開場曲「狂熱地帶」當中的那句「You say you wanna be a rock star」在雨中聽來實在是相當的爽快與醉人與迷人。僅管人都在卡在一個小小的棚子裡,但復古世代所營造出的感覺可以說說是相當的迷人且扎實,並且絕不含糊。吉他那飄揚的聲音在雨中顯得相當觸動人心,樂手與主唱搭配起來也是相當的有個性,直接的也毫無阻擋的讓觀眾徹底感受搖滾樂的魅力。

▲相當渾厚的聲音。

 

而在大雨中聽著深情無比的「Unspoken」可以說是相當適合。聽著相當熟悉的「Unspoken」低生的跟著唱著,閉著眼睛感覺著雨水打在身體上流動的感覺,是這一次我相當記憶猶新的體驗。也是我個人對於復古世代最深的印象。

▲簡單而直接的復古世代。

 

 

瓊枝

僅管跟星期六晚間的大壓軸「滅火器」撞在了一起,僅管在大雨中整個團整能縮在小棚子裡,僅管台下的人並不多,但在星期六晚間的瓊枝,還是給人幾分悲壯的氣氛,或者更準確來說,是「一往無回」的感覺。眼尖的人可以發現,在右邊使用合成器的人,在下午Say You Care的時候是彈著吉他的那位(相當的多才多藝)。

▲悲壯的瓊枝

 

瓊枝的風格是相當句有戲劇性的金屬,在合成器的作用下顯得相當有層次,不間斷留空的他們,在音樂的表演上可以說是相當有質感,並且具有戲劇性。整個團體的演出相當的契合,並且整齊劃一,相當的有默契。

▲相當直接的主唱。

在演出結束後,那個顯得俊秀斯文的合成器手,一把拿過麥克風,開始了相當激昂的宣示,而在那時我也想到他之前所寫的那句:「其實我明明每年都見到數十萬人對著那空氣吶喊,雖然願望的腳步聲從未得到回應,「但步未停下來」,只是我自欺地旁觀著而已。」

▲最後發言相當令人印象深刻的合成器手

 

在最後我只記得他說:「台灣人!不要相信政府跟傳媒,你們能相信的只有自己!終有一天我們會在晴空外裡的下的天空演出,台下覺不會是這樣,而是滿滿的人!」

我想,我已經清楚知道這群來自香港的青年,到底「想你聽清楚」什麼事。

 

 

文/Snow

 

park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