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有義務繼續」The Knife不再打磨前衛刀鋒

「我們沒有義務繼續」The Knife不再打磨前衛刀鋒

309
SHARE


以前衛實驗精神著稱的瑞典團體 The Knife,眾人皆期待著除了另類專輯外,他們下一個平地驚雷的大作。但看來大家要失望了,他們六月的混音專輯《Shaken Up Versions》將成為這對姐弟的絕響。根據 Dazed & Confused 報導指出,他們幾個月前想對The Knife 進行專題採訪,寄了一些關於六月專輯的問題給他們,但這兩個月以來只有令人沮喪的沉默,眼看石沉大海之際,最近卻接到他們的回應,但卻不是好消息。

不論理念、造型或影片及音樂,The Knife姐弟總是前衛先鋒。

星期二,樂團回應了這份採訪問卷,並隨之而來他們拆夥的消息。當訪問內容想詢問是否樂團之後會舉辦過去幾年的一些成功的活動,Karin Dreijer 卻說今年於 11 月為期一週的巡迴演出將是他們最後一次表演。

「對我來說,The Knife 是全部也是無物。」回信上她寫著「隨便你如何想它該是什麼樣子。現在 The Knife 整個巡迴團隊至少有 25 人,甚至之後還會更多;這次製作影片是幫助我們嘗試不同的事,但當 11 月的巡迴結束後,我們就結束了。這是我們最後一次巡迴演出;我們沒有義務繼續,因為自始至終我們都是為了好玩的心態去弄這個團。」

而他們的公關也證實了 The Knife 將在巡迴表演結束後解散。

 

Karin 與他的弟弟 Olof Deijer 專門在職業生涯中幹些不可預知的大事,但是也許這樣的「驚喜」真的有些太過頭了。他們開始經營 The Knife 於 1999 年,但一直到 2006 才開始有巡迴演出(配合他們的第三張錄音室專輯《Silent Shout》),接著 2009 年靠著 Karin 的另一個身份 Fever Ray 的獨自努力,促使《Tomorrow, in a Year》這張合作的電子歌劇與專輯於 2010 誕生,之後在苦等七年後,2013 年《Shaking the Habitual》才開始了他們生涯中第二次巡迴演出。

即使他們在許多方面都受到好評也從沒有讓他們忘記自己的樣貌;The Knife 也因為幾個成功的案例受到重視,如同鄉 José Gonzalez (白日夢冒險王的配樂人)翻唱”Heartbeats”(用在Sony的廣告中)以及瑞典歌手Robyn金曲”Who’s That Girl?”更是由Dreijers姐弟所創作。

經過了 15 年,他們發行過 4 張專輯與 2 張 EP,而最近在六月份,他們兩人擔任起瑞典的客座樂團,進行被稱為 Europa Europa 的表演節目,與藝術團體 Ful,一同爭取推動瑞典因為競選,而讓一直以來被官方唾棄的移民、移工、少數民族被當成競選花車又被政治消費的「反民族歌舞表演」的理念。

若你有50分鐘,推薦你看完。

 

 

文/李 鑫

資料來源:SPIN

圖片來源:SPIN/ Expressen.se

park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