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co 主唱 Jeff Tweedy:為何專輯唱片依然重要 (Part 2)

Wilco 主唱 Jeff Tweedy:為何專輯唱片依然重要 (Part 2)

251
SHARE

「專輯的格式是有影響的,而且我並不認為我有多麼的與眾不同;如果這件事對我來說意義深重,那想必還有另一些人跟我同樣有這種感覺。」

(複習 Part 1)

Jeff:

在製作《Sukierae》的時候我必須寫下或錄製至少錄製 90 首歌;我是對這兩面要放的所有歌曲都很有信心,精挑系選出來要傳達什麼樣的意念,但不管我們嘗試去排列這些曲目,我們一直想要插另外一首歌到中間。接著在最後幾個禮拜的錄音,我有所突破,錄製了五首能夠跟其他作品搭在一起的新歌;所以,我們最後列出了第一片與第二片。讓這張專輯顯鋪陳的更簡單也更柔和,甚至同時更大膽了些;而我對專輯的想法也逐漸撥雲見日了。

這張專輯擁有幾處還保留黑膠用的那種轉速、換片標示。”Nobody Dies Anymore” 是一首關於孩提時代白日夢的作品,部份是因為我兒子在911之後說「如果人們都不會死,那麼壞人都會一直活著,而且最終將會有一堆壞人都同時存在著。」這讓我感觸良多。

而在 “Low Key” 這首有點自傳式的作品中歌詞中寫到 “I don’t jump for joy. If I get excited, nobody knows.” 是我在舞台上的時候反覆思索的事情。如果說觀眾反應比較平淡,我會覺得大概是這場多數的觀眾都跟我的反應比較類似,我比較沒有那種狂躁亢奮反應。就算把我傳送到史上幾個最屌的演唱會上,我一樣會是坐在座位上拖著腮,搔搔我下巴,儘管我心中已經無比的亢奮。

這幾首歌都是專輯中核心的關鍵曲目,也都是故意排序在這張專輯中間的;你可以試著完整的一首一首聽完,將在每首歌曲傳達的意念中遊覽;但我也知道現在這種一次把全部聽完、而不是跳著聽喜歡曲目的方式,已經不是現在大多數人的聆聽習慣了。

現在這個時代,人們下載自己喜歡的音樂。當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我們是用錄音帶的,做一些簡單的”合輯”送給朋友。這大概是我這一代人主要進入唱片工作的起始點,一種誘導性的毒品,讓你對製作唱片真正上癮。但我兩個孩子還是聽專輯,他們房間自己有黑膠唱盤,還有一票不錯的黑膠蒐藏。他們也是怪小孩,並不是典型的孩子,但他們還是有一些同樣嗜好的朋友能分享這些音樂。

這次 Jeff 年僅18歲的兒子Spencer 參與了專輯製作

所以你問我專輯的格式重要嗎?在某方面來說,我可能不知道怎麼回答。但真正關鍵的部份在於,人們一直在進行藝術創作我覺得當一個不為百萬收入、不為名氣,單純為了追求創新而創作這樣簡單的作品誕生時,這種行動會讓世界又更加的美好了些。

另外,我覺得專輯的格式當然重要,因為我就如此覺得,而且我並不認為我有多麼的與眾不同;如果這件事對我來說意義深重,那想必還有另一些人跟我同樣有這種感覺。且這樣的共同記憶交流如詞彙或語言,我們藉此與他們溝通,我想彼此都會很慶幸依然擁有這樣美麗的事物,這點毋庸置疑。

Tweedy 與兒子一起作的專輯《Sukierae》於9/22發行,這裡可以試聽整張

文/李 鑫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
圖片來源:the Guardian/ American Songwriter/ Tweedy / Flic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