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位受到 Jeff Buckley 影響的知名音樂人

十位受到 Jeff Buckley 影響的知名音樂人

941
SHARE

2014/11/17,如果有可能,Jeff Buckley 將在這天慶祝他 48 歲生日,只要他沒在 1997 年去游泳的話。

這個英年早逝的偉大藝術家,影響力並沒有因為他如流星般的隕落而停止照耀著地上孜孜不倦的音樂人,他的創作完美無暇如恩典一般,一代又一代滋養著後生音樂人。

從曾與他熟識的音樂人如 Rufus Wainwright 與 PJ Harvey,到那些受到他音樂創作啟發,或者從影像紀錄中激起投身音樂旅程歷險的藝術家們, Buckley 對音樂文化的影響力已經是無法衡量的了。

在此即列出 10 位受到 Jeff Buckley 深刻影響的藝術家,有些或許正是你的熟知的偶像,有些則讓你驚訝。

Lana Del Rey


光是Buckley 浪漫又晦暗戲劇性的一生的確會吸引到這位崇尚暴力美學的流行歌手,更何況是他無暇的迷人嗓音。「我19歲搬到紐約,從此以後我就跟這個地方產生了不解的情愫 」在一次訪談中她說”「那是因為我在這裡發現了 Bob Dylan、 Frank Sinatra、Jeff Buckley 以及 Leonard Cohen —我的名師— 自此我再也沒聽過其他的東西了」她補充「Jeff Buckley 更對我是另一個重大的啟發,我的意思是,雖然說我們了解他們到好像真的認識他們一樣,但其實這也是屬於我們跟他們的關係不是?就像我們總會說 “儘管我們的朋友都死了,但他們還是一點都不認識我們”」。

Chris Martin (Coldplay)


在一次 BBC 的訪問中, Martin 提到 “Shiver” 這首收錄在第一張樂團專輯《Parachutes》中的歌曲,是一首”明目張膽對 Jeff Buckley 的模仿”。「這實在不太好,我是這樣想的。但我們那時候才 21 歲,他對我們來說幾乎就是英雄般的存在,而且他做的東西往往都能讓大家愛不釋手」Martin 說。

Anna Calvi


「我第一次聽到 Jeff Buckley 時我才 17 歲」Calvi 有次在演唱會上告訴台下的樂迷「我記得是我的好朋友推薦我去聽他的,他們說 Buckley 的聲音”比 Thom Yorke 更棒”。 我記得我帶著耳機舒服的躺在床上,然後把《Grace》放了一整個晚上,一遍一遍又一遍。這張作品將激烈的感情與古典音樂結合成邊緣帶有粗硬質地的樣貌,我發現自己已經對他走火入魔。我還記得我寫下一些他作品中的曖昧歌詞片段在我的書包上呢。雖然我現在已經不再聽 Jeff Buckley,但我覺得他的音樂已經活在我的身體裡面了。」

Matt Bellamy (Muse)


隨著狂飆的假音唱腔與各種開始大編制作曲化的傾向,不難想像 Bellamy 是 Buckley 的鐵粉,在 2005 年 Kerrang 的訪問中「回想那時候,唱假音真的沒那麼酷,因為 Nirvana 還有其他那時候的音樂風格走向;而我們看了一次 Jeff Buckley 的演唱會,他完全不在意展現他的男高音特色。我想那是讓我能敞開心胸,不再畏懼,盡情展現情緒張力,成就我恣意表現的演唱風格。」

Kiesza


因為 “Hideaway” 一曲嚐到走紅滋味的Kiesza,在製作專輯的時候正是不停聽著他最喜歡的歌曲: Buckley 版本的 “Hallelujah” ,並且稱它為「第一首激起我做現場表演的歌曲。」而她也在後來的巡迴表演上實現了這個諾言。

Bat For Lashes


Natasha Khan 在報導中分享了 Buckley 能灼熱靈魂的唱功是她的迷人聲線的訣竅。她告訴 LA Magazine「我自己的音樂品味其實滿跳的,簡單來說 Jeff Buckley 影響我非常多,他對我的影響與啟發慎巨。」

Thom Yorke (Radiohead)


我想大家都對這個故事矢有耳聞,但不管說幾次都不會嫌膩: 樂團在 The Bends 錄音期間,錄製 “Fake Plastic Trees” 陷入了難以收尾的情況,所以他們乾脆讓彼此都休息一下去看了一場 Jeff Buckley 在 Highbury 球場的表演。樂團被 Buckley 帶來的演出震懾,在如癡如醉狀態下回到工作室繼續上工,而 Yorke 唱了這首歌兩次後情緒失控大哭了起來。

PJ Harvey


兩次水星音樂獎得主 Polly Jean 實際上與 Buckley 是朋友, 並且她的確受到這位摯友的碩大影響。以致於她寫下 “Memphis” 向這位卒於此的好友致敬,歌詞中唱著 “In Memphis…die suddenly, at a wonderful age, we’re ready to go”。」

Bono (U2)


這個帶著眼鏡卻能讓球場一次一次爆滿的傢伙,已經不下一次讚美這位《Grace》巨星。有次他非常詩意的唱到 「Jeff Buckley 似茫茫噪海中一點干露 (Jeff Buckley was a pure drop in an ocean of noise.)」

Ben Folds


「我以前唱歌很糟糕」Folds 一次在 US radio 的訪談中提到「我沒有 Jeff Buckley 的美聲,是那種很恐怖的糟糕。我們的專輯在唱片行雖然放在 Jeff Buckley 旁邊,但是都是貼綠標的那種(如果你有經歷過紅標配綠標你就知道我在說什麼);大家可以直接越過我們去選他的專輯或者聽到很多唱的比我們好很多的歌手。」他打趣的說。

Rufus Wainwright


他們兩人都翻唱了 “Hallelujah”,且一度認識彼此, 更激發了 Wainwright 提筆寫下這首 “Memphis Skyline” 去紀念 Buckley。與 Uncut 訪問中,Wainwright 提到「在他過世前,我們曾一起出去過一次。我第一次看到他時讓我覺得有點反感,我認為他是那種有點呆板無聊的人,但我錯了。只是我腦海中依然有著與 Buckley 相競的渴望。我不知道我們是否能夠大方的歌詠對方,但與他的歌唱較勁真的非常有趣。」

 


最後,什麼都不用繼續言說,按下播放鍵,讓所有的思念與情愫,化作這首 Hallelujah 迴盪在我們的耳邊就好,永遠不必再次陷入你我的心房中。

因為那裡面早已深藏了我們更勝於言的情感不是嗎?

文/李 鑫
資料來源:GIGWISE
圖片來源:GIGWISE/ Interia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