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痛! Delain 的Bass 手差點在舞台上少了一顆蛋

好痛! Delain 的Bass 手差點在舞台上少了一顆蛋

289
SHARE

Delain

Delain 的 Bass 手 Otto Schimmelpenninck 前幾天在英國的表演因為站的位置不對被彩帶砲打到了他的”兒子” ,緊急送醫後發現陰囊內出血開刀後目前無大礙。 Delain 是 2002 年成立的交響金屬樂團,目前已經有四張評價相當不錯的專輯,最新的一張專輯 The Human Contradiction, ,不過在今年出 Napalm 唱片已經簽下他們的下一張專輯。而 Otto 在網路上寫下了非常詳細的事件經過:

**警告** 以下敘述真的非常的殘暴 ,請各位男士做好心理準備 

 

「這將會是我所描述過最不愉快的冒險經歷,而我不得不體驗這個感覺。當我們從英國再次的回到家中,許多人都在關心我的傷勢和想了解整件事的過程。我想還是跟大家好好的解釋整個過程,尤其是現在已經有許多版本的謠傳流竄了。劇透警告: 如果你等下還想有心情享受性行為的話建議你晚點再看

正如大家所知道的,我們在 The Gathering 這首歌會用彩帶砲將銀色彩帶打到觀眾之間,這個橋段我們已經使用過很多次了都沒有問題直到 Birmingham 的現場發生點問題。

通常我們台上會有五到六個人,所以每個人並沒有一個固定的位置。平常 Charlotte (主唱) 會在舞台中間,Timo (主奏吉他/合聲)  站在合聲麥克風前,我就站在另外一邊。當 Merel (客座吉他手)上台時我們每個人就要注意彩帶砲準備要發射了。不過那時我因為太激動沒有注意到這件事,當彩帶砲發射時我站的太靠近它了,它就打到我的背上和胯下。雖然那個時候就感覺相當痛了,不過那個時候我只是很不爽自己為什麼沒有小心點。到了下一首歌疼痛加劇,我感覺我在流血,很快的痛覺已經讓我無法專心,但是因為一些理由讓我決定堅持到表演結束。我甚至還感覺到有東西被擠出 ” 咕嚕 ” 的聲音。

在表演結束後我才看到我的傷勢,我的陰囊整個腫到跟葡萄柚差不多大,而且我感受到非常巨大的疼痛 (對,真的非常痛 ) 。我被帶到附近的醫院並且開始等待開刀,等阿等阿在早上 8 : 30 終於等到我可以開刀,這時我才知道我的左邊陰囊已經破裂而且有傷到動脈。

在從我的陰囊中抽出 500 ml 的血液之後並縫合我的傷口,我在醫院休息了一個天,然後在星期五的早上出院。從那裡坐飛機到 Glasgow 與我的女朋友和家人以及 Delain 家族們重聚。幸運的是我們坐到一台舒服的午夜特急巴士有穩定的駕駛技術讓我可以在回家的旅程上好好休息。

我差點就要喪失我的左睪丸,不過幸好它沒有遠離我。差不多六周之後我應該可以看到它,如果我有一台超音波的話。我從來沒有過如此不舒服的痛苦直到現在,只是可悲的是它是用這種方式表現。我應該可以在跟 Sabaton 的歐洲巡迴之前好起來。

再一次謝謝給予我祝福、支持、和友善的朋友,這對我意義重大! 」

 

如果想對 Otto 打氣的話,也可以在他的 Facebook 留下你的關心,沒有人需要經歷如此殘暴的經驗,真的。

在此也附上他們今年四月與 Napalm 唱片所合作的作品。

 

文/ Hammer

圖片 & 資料來源: Loudw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