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Sonic Highways》之後… (Part1)

在《Sonic Highways》之後… (Part1)

323
SHARE

Dave Grohl Portrait Session

在新專輯同名影集告一段落後,Foo Fighters 主唱 Dave Grohl 回顧這次的旅程:他回顧與總統促膝而談,以及靜下來好好回應一些針對新專輯的一些評論。「過去8個月的時間,我時在沒有太多時間好好的靜下來反思這一次的旅程」Dave Grohl 在 Rolling Stone 雜誌於最後一集《Sonic Highways》影集上映前的訪問中坦承。

儘管他這次與 Foo Fighters 團員一同旅覽了美國 8 所城市,包括奧斯丁、洛杉磯、紐澳良等,紀錄下了當地的音樂歷史的旅途才剛剛告一段落,Grohl 已經開始著手在構想他的下一步,未來將要帶給樂迷如何的驚喜,雖然至今尚未透漏一絲訊息。

隨著影集最後一集舞台選擇紐約上演,樂團也將腳步帶往紐約的 Irving Plaza,在上星期五晚上用盡 165 分鐘,給紐約樂迷一頓粗飽之後,Grohl 開始針對這段時間新專輯《Sonic Highways》做出一些反思,以及他也透漏了對影集的夢想:希望被美國博物館知識教育機構 Smithsonian 列為館藏;另外,也對專輯受到的評論做出回應。

而在影集的訪問中,Grohl 與普通人所認知中那種放蕩不羈的搖滾巨星形象非常不同, 反而像是來自華盛頓特區的音樂記者,他曾在 Rolling Stone 的訪問中也表示「那種 “我喜歡跟人坐下來好好聊聊、分享經驗” 的個性是寫在我的 DNA 裡面的。」

本文將分成 3 個部份,讓樂迷們進入Dave Grohl 這位中生代搖滾巨星,回到這次音樂歷史的創舉之前的源頭。

Q:當你在初步構想《Sonic Highways》的時候,你是否有擔心過市場反應?如何去拿捏讓Foo Fighters樂迷開心,相對於那些對美國眾多城市音樂歷史有興趣的大眾?

Dave:「我從沒想過要去質疑觀眾反應這件事情。我其實只是想”這無關乎他們是否欣賞過、是否喜歡Foo Fighters這支樂團與否;這樣做是希望激發人們對音樂的熱愛,就像那些受音樂表演而感動的觀眾一樣”;所以我並沒有緊張或害怕,但我當時對這樣的構想會冒出多少工作量他媽一點概念也沒有倒是。」

「我能夠在腦海中想像出成品的全貌,而且我明白我該完成的任務是什麼。但我真的沒看到整個藍圖或說包含的所有項目;直到幾個月前我們著手第一集的製作我才發現,第一集剛殺青時,我那時根本“我的老天,我們做到了!”,然後就有人說 “大哥,你還有七集”;工作持續不斷的接踵而至,龐大的訊息量與各種音樂故事,還要想著該如何讓大家覺得內容有趣,讓我又陷入失眠與情緒低落;如果我那時候知道會這樣,可能就會好好考慮要不要讓我自己這麼慘。」

Q:你已經有執導過較大製作的紀錄電影《Sound City》;在這經驗中是否有可以呼應在這次影集上的心得?

Dave:「其實我一直都在學習。你應該知道我剛開始真的不是很懂我所著手的事情,我也沒有上過類似的課程;我不知道如何閱讀樂譜,我也沒有去上打鼓跟學吉他的課,我還被學校踢出去。那,就這些經歷讓我得到了什麼?如果在我的採訪中,我只是去請這些受訪者一起坐下來好好吃個飯,蒐集大家的音樂生活,還有我們家鄉與歷史文化,是如何了造就了我們自己…那其實跟我現在所作的事情其實是一樣的。這樣的夜晚我們可以做出一個結論,也就是那一首能代表我們自己的歌曲。」

Q:外界盛傳,許多影集中的訪談,比較像是兩位音樂人的專業對談?

Dave:「當我訪問受訪者,我並不預設問題,而且我也不知道答案。反而比較多的情況下反而會從對話變成傳授;這種訪問中,如果你一直都是在那種追逐胡蘿菠的心態,一天到晚就是 “我要這樣、我要那樣、我要怎樣怎樣”,你絕對得不到你真正需要的答案。當你跟 Dolly Parton 面對面坐下來訪談時,你不是在想著該問她是怎樣寫一首歌或者要怎樣編輯音樂,你會是傻傻看著 Dolly Parton 然後嘟嚷著“我的老天爺,我竟然坐在Dolly Parton的巡迴巴士裡面!” 外面那種說法實在有些以管窺天,太狹隘了。」

Q:但依然還是有不少比較艱澀的音樂宅物在每一集的內容裡面,這是偶然為之還是有意的做題材的選擇?

Dave:「在這次的訪談之旅中,有件事情是我發現的心得:那就是所有這些音樂人幾乎都是音樂宅。這都是源自於如薪火般的微小啟發,然後像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大,成為他們一種激情與生活重心,然後就變成音樂宅;這樣說吧,每個音樂人都被同樣的情緒所連結,不是說一天到晚想著 “嘿,我覺得我不是當個會計師的料,我應該成為一個搖滾樂手” 這種人存在的,反而是一些按耐不住內心燒灼的人們。如果你只是找兩個音樂人坐下來聊聊音樂,這很簡單,很有話題。但你如果要用那種生硬採訪的調性像是訪問汽車製造業的某個專家,我看還是算了吧,那種訪問沒人要看的。」

Q:這次的影集中,你們沒有在最終剪輯入成品的片段有多少?你會如何運用這些沒有用上的片段?

Dave:「老兄,我們另外還有 1,300 小時的影像,我們還有一卡車這些鬼玩意。所以我們找來 Smithsonian 這間博物館教育機構來篩選。如果能成功將我們所作的這些事情,讓 Smithsonian 認證為知識教育的一環,某天你就能去華盛頓特區的 National Mall 博物館看《Sonic Highways》的展覽;畢竟這是隸屬於美國歷史的一部分,也是 Smithsonian 機構所代表的項目。我深信這段美國音樂歷史與其他的政治歷史相對的重要,因為他一代又一代的影響著每個世代的人們。所以,我覺得他可能會成真。如果我腦海中被植入了一株靈感,我絕對會照料它讓他成長茁壯、奮力綻放的。」

 

Part2

文/李 鑫
資料來源:Rolling Stone
圖片來源:Rolling St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