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Sonic Highways》之後… (Part3)

在《Sonic Highways》之後… (Part3)

183
SHARE

1035x692-foofighters01

Part1

Part2

在 Foo Fighters 影集《Sonic Highways》告一段落後,主唱 Dave Grohl 終於可以坐下來好好回應一些關於專輯與這次整體構想的問題,對於樂團與樂團未來的走向也做出說明,Foo Fighters 並不想只是 Foo Fighters,但他們不是要成為任何人,他們是想成為更精進的 Foo Fighters 才會踏上這次的旅途;他們一直以來只是做他們自己,取悅自己、成就自己,不做無意義的追尋。

訪談中也提到 Grohl 是如何看待這次的專輯,以及透漏了一句下一張專輯的構想。(對,就一句)

不管你是否看過同名影集,或許不少 Foo Fighters 樂迷會覺得這次的專輯聽起來不太一樣;他們還是你喜歡的 Foo Fighters 嗎?可能這個問題要問問你從他們的變化中,看見自己多少。

Q:你跟總統歐巴馬的對談在最後一集出現,你覺得他的搖滾音樂知識如何?也是音樂宅嗎?

Dave:「他愛音樂。他特愛 Stevie Wonder,他也愛 Paul McCartney 還有 Bob Dylan,當然還有 Rolling Stones ;他對音樂算內行的。我們總訪談總統 45 分鐘,然後在影集裡面收錄我們聊的大概有五分鐘,而且是他一直想談音樂,我則一直想講美國;他人很好,整個過程實在是很有趣。」

Q:其實這次的《Sonic Highways》影集中的受訪者,許多音樂人其實你不曾接觸過;是否會擔心尷尬,或者無法接受他們的觀點?

Dave:「首先不得不提,很幸運的這種情況沒發生。我們有為了專輯挑選一些受訪者參與,但我得到的環境是比起過往只有樂團與自己時,還要更有創造力的境界;我對樂團的要求是非常鐵腕的,我會說類似「這不是我想像中的樣子!」這種本來緊緊握住控制大權的緊張,因為其他創作人的參與而減緩,所以我能夠接受作品成為它該有的樣子。不論是 Rick Nielsen 加入,然後留下一些中音獨奏像是 Napalm Death 或 Gary Clark Jr. 那種深鉅靈氣的藍調樂句,我既然邀請他們進入我們的小世界,我就該讓他們保留他們自己的原色;我現在可以退居後位了,但二十年前我可能沒辦法這樣做。」

Q:你們會被這樣的音樂交流影響樂團未來的作品風格或創作調性嗎?

Dave:「我們只做感覺對的事情。如果有感覺到是特意的或者做作,我們就會回頭從新來過。其實這整場音樂旅程最重要的事情,是我們在解構 Foo Fighters,然後重新認識他。我不想玩一支致敬團,而且我不想要這支樂團只是個音樂播放機真人版,在酒吧星期五之夜表演娛樂酒客那樣。我希望我們的樂團是能反映出我們在整個歷程中,所受到的音樂啟發,而非只是拼貼一些不屬於我們的聲音。這些經歷絕對改變了我們每個人,給予我們更多情感上的啟發,這也是我們的音樂出現的源頭。並不是由一個納什維爾的演奏家給我們上一堂 8 小時的編曲課程,我們就說自己是鄉村音樂專家;我們所得的,全來自於我們的感受,而我們確實做到了這一點。

Q:有些專輯的評論有提到,樂團並沒有將樂曲所屬城市的”特色音樂”,放進曲目當中製作,你怎麼看呢?

Dave:「跟你說,這是我們開始《Sonic Highways》影集與專輯構想時,首先討論到的問題。當我解釋了這個概念,馬上有人會說 “噢,不錯啊,挺酷的;所以你要彈藍調?你在納什維爾做鄉村歌曲?你會在紐澳良搞爵士樂?” 然後我在腦海中OS “你就這麼想得到無法收拾的後果嗎,哈” 我就開口說”大家要記得,不是每個人都有裝 HBO,而且不是每個人都會看這個影集。」

「所以,最基本的核心構想在於我們是要做一張 Foo Fighters 的專輯。就這樣啊!這是我的最後底線。我們在納什維爾的某天,我走進控制室然後看到每個團員都他媽的戴頂了個牛仔帽,我馬上就 “嘿!大伙們!別再這樣鬧了,我們還是 Foo Fighters 啊,別忘記了!” 我想人們對這個概念有些誤解,認為我們是要去各個城市取經、融入各個流派的音樂或不同的風格;但說真的,對我個人而言,去追逐各種不屬於你的樣貌一點意義都沒有,那不是你的本真性,這種是我最不考慮的下下策。」

Q:你認為這樣做會違背你們的初衷囉?

Dave:「幹,當然啊!老兄,我們是爵士樂團嗎?我們是鄉村樂團嗎?他媽的當然不是啊!我們就是我們。你把樂器丟在我們每個人身上然後就說 “開始吧!” 接著你就會聽到一個樂團,就是我們,就是 Foo Fighters,這是我們一直在做的事情,當我們自己。我們沒有刻意的要成為什麼樣子,所有追逐的目的並非真實存在的;所以我們坦然的做、開心的做我們每天一直在做的事情;相信我,我讀了一些專輯心得,我只是覺得 “噢,老兄,你們根本沒進入狀況,你們真的天真的以為我們要弄一些傳統的紐澳良爵士?” 光想到那些白痴的心得文…天啊,真是夠了。」

Q:你現在還會在每張專輯推出之後爬樂評?

Dave:當你做完專輯之後你一定會是 “嘿!我終於完成了這張專輯!媽的,我等不及你們快來聽看看這次我弄了些超猛的東西,讓我倍感榮耀,這一定是經典佳作” 你會超興奮大家看到你的作品,但沒想到他們一開始根本不知道你在想什麼鬼。所以你會 “噢去他媽的”。這種熱忱是讓我們得以維持二十個年頭不變、持續做我們想做的事情的動力,但也還好這些評論也沒真的在我們漫長的音樂旅途上洩氣幾次。聽著,如果某個傢伙在他部落格上寫說,我們沒在代表納什維爾的作品裡面編制一把鄉村音樂常用的該死滑音吉他是十惡不赦,然後我們在 Wembley 體育場的票卻在一天之內賣光,結論就會是 “好吧,看來我們沒啥問題”。」

Q:那在訪問最後,你之前說過你已經開始準備下一個構想,你能用一個字或一句話來透漏點消息嗎?

Dave:「“更大” ;《Sonic Highways》只是樂團與我跨出全新可能性的第一步而已,等著瞧。」

 

前陣子的訪談中,就透漏最後一集影集於紐約的歌曲 “I Am A River” 命名緣由,如果你沒有看影集,可以看看這段訪問。

 

文/李 鑫
資料來源:Rolling Stone
圖片來源:Rolling Stone/ Alternative N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