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歌手們對於無法為自己的音樂事業正名而感到厭煩

女性歌手們對於無法為自己的音樂事業正名而感到厭煩

286
SHARE

Pitchfork 在近日刊登了一則 Bjork 的專訪,在裡面 Bjork 特別提到她在音樂圈所遇到的性別問題。當記者 Jessica Hopper 透露委內瑞拉音樂人 Arca 是 Bjork 新專輯 Vulnicura 的「唯一製作人」時,Arca 則是立即澄清自己只是專輯的製作人之一。Bjork 談到她過去一直被拿掉專輯製作人頭銜時:「我並不想花十幾年的時間來談論這件事。但後來我想:『如果妳再不站出來,妳就是個懦夫!這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更多女性,勇敢地說出來吧!』」

以下是她製作新專輯時的情況:

“不是只有一個記者搞錯,而是大家都誤會了。我做音樂…怎麼說…也有30年了? 我從 11 歲的時候就在錄音室裡度過大部分時間;我和 Arca 合作時,他還沒做過一張專輯,Arca 想在 Twitter 上和大家說他只是專輯製作人之一,我告訴他那不管用,根本贏不了這場口水戰,別理它了。但是 Arca 相當堅持這點。”

Bjork 也提出輿論媒體談論她和談論 Kanye West 之間的差異。Kanye West 的Yeezus,一樣找來 Arca 做專輯,卻完全沒有任何人質疑 Kanye West 是專輯製作人這件事情。而 Bjork 在製作 Vespertine 時,她提到男性音樂人是如何被過份視為主要製作人的現象。

“我花了長達三年的時間,去完成 Vespertine 專輯中8成的歌曲,因為那都是些很細小的音樂節拍,就像在做個大刺繡一樣。Matmos 在專輯製作的最後兩個禮拜加入,在首發單曲中加入一些音樂元素,但是他們並沒有參與大部分的過程,但是他們都被掛名是這張專輯的製作人,Matmos 的 Drew Daniel 是一個我相當要好的朋友,他多次在訪問中做出澄清,但是都沒有人要理他。”

她另外也表達對年輕一輩的女性歌手的支持:「妳並不是空有想像而已。」

如果你讀過任何女性創作者、製作人、音樂人的訪談,就知道所言不假,因為這故事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Bjork 再舉一個和她狀況相似的饒舌歌手 M.I.A 的例子,她在 2007 年的 Pitchfork 專訪中,曾說:「曾經有個記者特別寫一篇專題,說我的音樂是個男人做的。」Bjork 說她當時建議 M.I.A,乾脆站在錄音間裡擺滿東西的桌子前拍張照,然後大家就會想:「喔~我懂了,一個女歌手跟她的錄音器材,就像男歌手跟他的吉他一樣。」

2013 年時,美國女歌手 Solange Knowles 針對 Pitchfork 的一篇文章,當中提到她在 True 的 EP 中是共同製作人 Dev Hynes(Pitchfork 則將 Dev Hynes 視作EP的主要製作人)「理想中的完美女聲」一詞,發表不滿。

“對於我在音樂中的表現只剩外表的價值,我覺得很難過,而當我已經寫了這麼多首歌後,獲得的卻只是別人所謂「完美女聲」的定義罷了!”

而在同一個禮拜,加拿大歌手 Grimes 在 Tumblr 也寫道:

“我非常討厭一些不專業的音樂人試圖用”幫助我”(是連問都沒問的那種)的態度對待我的音樂,好像沒有他們我就會搞砸一樣;又或者他們覺得我是女人,所以認為我沒辦法駕馭這些器材設備。而這些從來沒發生在我的男性同儕上。我真的很討厭這種一定要跟樂團和其他製作人合作的詭異模式。”

這樣的問題似乎跨越了各個音樂類型的歌手。在 11 月的時代雜誌,一篇專訪 Taylor Swift 的文章就提到:

“從來都不會有人質疑我的朋友 Ed Sheeran 寫的任何歌曲。一開始我認為我們是在同一個水平面上,到後來很顯然地,有些人開始懷疑女性創作者的可信度,而妳卻必須很努力地去證明自己真的很有能力,坦白說還蠻讓人覺得沮喪的。”

Taylor Swift 繼續在 12 月的 Billboard 雜誌提到:

“如果有些人聽了我的歌還覺得我不是原作者,那我真的也無話可說。他們或許有性別方面的議題需要處理,因為如果我是一個男的,你就不會在聽我的歌和看到歌詞時,有所質疑。”

還有殺傷力更大的,就是被女性音樂人質疑其創作。英國創作女歌手 Imogen Heap 曾在自己的部落格寫下:「Taylor Swift 大概自己沒寫過幾首歌,應該是被背後的資深音樂總監們操控在手中。」最終 Taylor Swift 透過和 Imogen Heap 合作歌曲 Clean,讓 Imogen Heap 改變對她的看法。

而在 2013 年的 Sound Opinion 訪談中,美國歌手 Neko Case 也坦承她對於自己曾懷抱性別創作的歧視,深深感到羞愧。

“女性的製作人其實不多見,所以一般大眾就會認定,這個專輯製作人一定是個男的。例如我有時聽一些歌也會覺得這是男音樂人寫的,下一秒我就會想:天哪!我竟然有這個念頭……包括我在內,我們都必須重新省思這樣的想法。”
每個人總有偏見和先入為主的觀念。男人背著吉他:就是作曲者;男人玩著混音器:就是製作人。女人穿著光鮮亮麗的衣服:就是流行歌手。

這些刻板印象都讓音樂創作者覺得沮喪。Pitchfork 的記者 Jessica Hopper 就曾引用加拿大歌手 Joni Mitchell 幾年前的觀察:「任何一個男士和有才能的女歌手在同一間錄音室做音樂,他就能藉此獲得利益。」即便是幾年後的現在,Bjork 表示:「一個男歌手只需說一次的事情,女歌手就得說五次,有時候甚至還遠遠不夠。」

圖文:Slate “It’s Not Just Bjork: Women Are Tired of Not Getting Credit for Their Own Music” by Forrest Wickman
譯: Ami.W

 

park_downlogo-05-05 ROCKER_downlogo-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