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阿德」最新專輯《無路用的咖小》與演唱會資訊

「流氓阿德」最新專輯《無路用的咖小》與演唱會資訊

480
SHARE

流氓阿德:3/15 生日快樂演唱會 @ Legacy
流氓阿德:3/15 生日快樂演唱會 @ Legacy

■踏過昨日遺憾,迎向未來曙光,誠實坦然的創作,流氓阿德-莫忘初心。

流氓阿德雖暫別樂壇十餘年,這回重新出發,包辦全部詞曲創作的第四張全新台語專輯,不但未顯露任何“老態”反而在他深厚底藴的台語詩歌詞彙之外,曲式嶄新 ; 整合八組樂團,將近三十位音樂人共同呈現的編曲,更反映出這位樂壇前輩「製作人」的功力。

這次參與專輯《無路用的咖小》編曲錄製的樂團包括:刺客、董事長、骨肉皮秀秀(徐千秀)、猴子飛行員楊聲錚、微光群島(前甜梅號)、八十八顆芭樂籽、拾參、教練、伊雷兔許祐華、紅花大堡、Triple Deer等 ……。大家給了這張專輯每一首歌曲不同的風景一樣的態度;在阿德充滿氣魄又真實溫柔的嗓音包覆下,同時保留了每個樂團的特色,這無非是近年來樂團製作整合的代表作品,也是音樂人兼作家流氓阿德對自己過往最真實的告白。

出版過長篇小說的流氓阿德,習慣在他每首歌曲之前,親自寫下歌曲背後的創作故事-整張專輯濃濃的透露出對故鄉金門和逝去母親的牽繫 ; 也不難看出他是一個重情重義典型的鐵漢柔情雙魚男子漢,寫這些歌好像是過去十年的日記,看似悲情又多情,但多少的人生不是一步一步踏過昨日的遺憾向前走來,重要的是莫忘初心,平平安安。

《無路用的咖小》曲目:
1.無路用的咖小(7’08” Useless Guy 編曲:微光群島)
2.天井的月光 (5’10” Patio Moonlight 編曲:八十八\顆芭樂籽)
3.放。捨 (4’54” Release 編曲:許祐華)
4.我有一個夢 (4’37” I Have A Dream 編曲:董事長樂團)
5.我愛妳,台灣 (7’56” I Love ! You , TAIWAN 編曲:Triple Dee )
6.寫一首幸福的歌 (4’50” Write A Happiness Song 編曲 : 徐千秀)
7.初心 (4’19”Beginner’s Mind 編曲 : 拾參樂團)
8.平安符 (6’35” Amulet. 編曲:刺客)

 

■3/15【無路用的咖小】專輯發片演唱會

2015年03月15日,我要發行我的個人第四張專輯《無路用的咖小》。
那天,是我的生日。

十年前,我離開台北,離開我最愛的搖滾舞台,回到金門老家照顧我重病的母親。
我以為,這輩子我再也回不來了。我的音樂人生,就此被宣判了死刑。

兩年前,我的母親過世,我回到了台北。
而且奇蹟似的,獲得了再度發行唱片的機會。
我想,我就要重生。

03月15日,我將在台北Legacy舉辦一場名為「流氓阿德,生日快樂!!」之《無路用的咖
小》新專輯發片演唱會,我會邀請一起參與這張新專輯製作的樂團朋友們一起同台演出。

誠摯的邀請所有的朋友們來參加,一起慶祝「生」「日」快樂!!

購票資訊:INDIEVOX & 7-11 ibon
建議快搶套票:
限量新專輯+演唱會門票 $888
雙人演唱會套票 $1000
http://www.indievox.com/legacy/event-post/16134

■製作後記:
製作人流氓阿德與監製陶婉玲一起討論每首歌的編曲樣貌,不是從樂團出發,而是從歌曲原始的Demo和創作背景,感受與想像歌曲的情緒和畫面(這是製作過程中很享受的part),然後有些歌,阿德會找出他想編曲的reference,再和監製一起討論適合該曲風的樂團,然後邀請討論試編修改再編錄樣帶檢查確認後,再開始錄製,這是一張獲得樂團錄音補助的專輯,我們將補助的精神發揚光大,靠著老交情把久未同台的刺客聚攏在一起錄專輯,也秉持著提攜後進的心情發掘清大後搖團Triple Deer,過程有順利有艱辛、不論與老團新團大家切磋教學相長,更多專業的討論刺激之下,讓作品在技術和情感上更貼近真實完美,這真是一次難得的樂團製作大整合。

歌曲導聆
1.無路用的咖小:氣勢磅礡的開場,綿延無盡的尾奏,台語歌與後搖合作的首創代表作,流氓阿德的歌總是充滿故事性與畫面,像一部公路電影。

母親重病的那年,我決定放棄多年辛苦打拼的一切,回到老家照顧她;我眼睜睜的看著累積的那些,都在瞬間崩毀。我像隻斷了翅膀的飛鳥,困在一個暗無天光的孤島上。對於那段初初萌芽的感情,感到承受不起,不斷的質問自己:要如何才可以讓妳過著幸福的日子?要如何才能讓妳相信未來有多美麗?
她從台北經小三通飛往上海的途中,因為濃霧,船班延誤,她搭了計程車來我家。我正在廚房做飯。驚訝到差點把鍋子燒焦。下了大雨,霧就散了。我要叫計程車,她要我用摩托車載。我穿上雨衣,她躲進雨衣裡,將臉貼在我背。老爺機車噗嚕噗嚕的,發出病危的怒吼。但還是迴光返照的上路了。「有寫歌嗎?」她問。「有啊。」我喊。「唱來聽聽。」我清了清喉嚨。「 欲按怎甲欸當予妳過著幸福的日子?欲按怎甲欸當予妳相信未來有多美?」我停了下來。「幹嘛不唱了?」她問。「接下來不好。」我答。「唱。我想聽。」「下次。」我說。我送她到碼頭。她上船。「加油啊。」她站在甲板的圍欄邊,把雙手圈在嘴邊高聲喊說。我站在雨裡,用力點頭。
回程途中,我迎著大雨,聲嘶力竭的唱著:「我是一個無路用的咖小,無翅的孤鳥,困在這個見不到天光的孤島……一個無三小路用的咖小……」

2.天井的月光:你聽得見紊亂、空虛、鬱卒、憂悶 ; 你看得見一個孤獨無助透著月光吶喊的背影,製作編曲的用心到位,讓你也深陷天井。

多少個夜裡,母親入睡以後,我一個人坐在天井的石階上,一邊抽煙一邊看著月光下綻放的曇花,或是夜空中透著燈光的細細雨絲,下在無盡的黑夜裡。起初總是感到憤怒不平,最終黯然神傷。對於那些,在你眼前逐漸變得淡薄而後最終消逝的事物,你什麼也挽回不了。什麼也挽回不了,你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它們斷氣而已。那株曇花是,那些逝去的光景是,天井裡那片逐漸西移的月光是。愛情,也是。

3. 放。捨:行進的編曲往前走,vocal肯定,不帶感傷,就是放下與捨得。(如同英文曲名是release,不是give up。)

2012年11月1日,在幫我媽守孝期滿以後回到台北。感覺我什麼都失去了,只剩下她是我唯一最親密的人。她是我回到台北最堅強的理由。2013年3月我的生日過後,我也失去她了。那一陣子我過得很痛苦。現在回想起來,還是無法置信是怎麼走過來的。我的人生,了無希望。我甚至想放棄一切回家。我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混亂日子。8月,我獨自搭著火車南下,沿途看著窗外炙熱的陽光照耀下,一一向後飛逝的景物,回憶著這些日子以來的點點滴滴。車子經過一站又一站,車門開開關關,人們上上下下,我告訴我自己,放下吧,愛一個人就是要看她幸福的過生活,既然分開她會更快樂,那就讓她去吧!有一天,我在台北街頭遠遠的看到她迎面走來,在人群中笑靨如花。我站在原地想著要不要過去打招呼。終究還是放棄了。她的樣子告訴我,她過得很幸福。這樣就好。

4.我有一個夢:專輯中很容易傳唱的歌曲,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夢,一個小小的夢……。
阿德唱出內心所盼,也是很多人的願望……

回到台北的某個夜晚,我在夜半裡醒來,在黑暗中一邊抽著煙一邊細細的想著過往,想著那些所有發生過的一切的一切,想著在我生命裡得到與失去的那些,遺憾也好,後悔也好,都確切的成為了不再復返的過往。 然後,我起身寫下了一個願望,一個小小的夢想;世間不再有傷心的人,相愛的人可以一直到永遠。

5.我愛妳,台灣:聽這首歌之前,不妨先閱讀這首如詩篇的歌詞,阿德溫柔寫盡春、夏、秋、冬,是寫台灣也是金門,很難得的詞曲佳作。編曲Triple Deer是在校園演唱中意外發掘的後搖新團,值得推薦。

從金門到台灣,從西園到台北,無論在哪個島上,我總是打從心底深深的愛著,這兩個活了各20年的地方。已經分不清哪個是故鄉,哪個是異鄉。這兩個給我養分,孕育我成長的美麗島嶼,就像是育我養我的母親一樣。我不願她們受到一絲一毫的欺負,一絲一毫的委屈。於是,寫了這首歌,表達我由衷的愛意……

6.寫一首幸福的歌:忘記是回家多久以後的事了,我漸漸的把心裡那些不捨和不甘放下;繁華的城市、追逐的夢想,狂亂的搖滾、繽紛的舞台。眼下我所擁有的,只剩下守護的母親和終日的擔心害怕。那天,我一個人坐在後山腳下的海邊,從清晨到日落,再到月亮升起落下。然後領悟,原來那些安安靜靜的平凡,就是最幸福的事。編曲徐千秀說:『初聽這首歌的demo時,他感受到詞曲透露著很舒服,很寬大的真摯。』尾奏重複的大和聲「自由自在,無罣無礙……」充分表達歌曲意境。

7.初心:專輯中最輕快朝氣的歌曲,『所以 我想要找回當初的自己,憨直的堅持,善良無邪的相信 ……』莫忘初心。

2012年11月1日,我回到了台北。該失去的也都失去了;除了滿滿的哀傷,我一無所有。
2013年10月底,母親祭日那天,我回到金門祭拜。回台北的前一天深夜,我坐在天井的石階上,細細思考過去與未來。一如過去八年的每個深夜。我想,過去的已然過去,未來的不可期。那麼,就在這裡做個了結吧!把自己歸零,從新出發。就像是十五歲離家時,那般的純然無懼。不去為自己設限,不去為未來思考結果。回到最初的樣子,勇敢的向前邁進。莫忘初衷。

8.平安符:本曲獲得2014年台灣原創流行音樂大獎佳作,專輯收錄的版本是得獎之後再邀請刺客重新編曲的版本,加進佛教梵音的編曲概念,又不失刺客的磅礡大器。

母親過世以後,我所擁有的遺物,除了少許的手尾錢,還有一張母親的黑白照片。我把這兩樣遺物,小心翼翼的摺好以後,塞在這些年來,一直掛在胸前的平安符裡。那是母親在我第一次離家的時候,去向村口的王爺求來的。再度離家的清晨,我向供桌上供奉的神明、祖先的牌位一一的燒香禱告,重複唸誦當年母親拉著我跪拜的禱詞:「天公伯啊,請祢保庇,保庇我此去一切攏好,平安順遂。」

(附註:金門縣隸屬福建省為閩南重鎮,島上居民多用閩南語交談,但金門口音特殊,歌曲中發音咬字部分保留金門特色。)

 

■關於【流氓阿德】

最強悍也是最溫柔的「音樂流氓」。

從小在純樸金門出生長大的阿德,童年生活非常困苦,但也正因為這樣的磨難,讓阿德天生就比別人更多了一份能在逆境中生存,與堅持不服輸的反叛個性,他的叛逆,並非真的流氓。

「流氓阿德」本名黃永德,這位出身戰地金門的音樂前輩,駕馭如利刃一般的嗓音,以許多音樂人朝思暮想的「夢幻方式」主流出道,被當時獨立音樂 人最期待入籍的水晶唱片延攬,音樂版圖橫跨主流與獨立音樂,圈內朋友形容他是最強悍也是最溫柔的「音樂流氓」。

阿德以前從沒有想過要當歌星,國中時,他的最大志願是當一個工人,有個穩當的收入可以娶妻生子 …… 因此,國中畢業時,他的第一志願就是到大同工商唸書。話雖如此,他在金門金沙國中曾經是樂隊的指揮,音樂的血脈,早就周流在他的體內。他的工人生涯,其實也沒有脫離過音樂。高中畢業後為了貼補家用,他從戰地金門到台灣求學及謀生,曾在海國樂器行工作,看到薛岳、齊秦那些「咖」出出入入,心裡曾有過羨慕。後來在鑫音樂擔任製作作助理的流氓阿德,某次因為幫臨時不能到場的林強代唱泡麵廣告歌「搶搶滾」而意外進入歌壇,先後發行 了《強強滾》、《流氓》、《看看這個世界》三張專輯,作品並曾經兩度入圍過金曲獎。

2000年,流氓阿德在董事長樂團主唱冠宇過世後,曾與董事長阿吉、小白和Micky短暫組成「水龍頭樂團」跑選舉場,流氓阿德任該團主唱,當時樂界眾人並起鬨拱流氓阿德為「台灣搖滾黨」黨主席。原本一心嚮往平靜生活的流氓阿德,因不適應發片後媒體太多的關注加上回金門照顧重病的母親而暫離搖滾圈,直到母親與摯友老猴也是流氓阿德的貝斯手兼團長相繼過世後,他重新思考人生,決定再戰樂壇與音樂為伍。

2013年12月24日平安夜,在流氓阿徳的號召下,董事長樂團、刺客和流氓阿德新舊團員齊聚Legacy演出,流氓阿德正式宣告重返樂壇。

2015年在新東家紫米音樂的協助以及歌曲本身獲得的獎項補助之下,終將發行暌違十餘年的第四張全台語創作專輯【無路用的咖小】,並在3月15日他生日當天於Legacy Taipei舉辦新專輯發片演唱會,當天實體專輯會提早通路於現場首賣,並且集合參與製作的眾樂團一起同台演出。

歷年出版品 及 Credit
1992 專輯《強強滾》入圍第四屆金曲奬『最佳年度歌曲』。
1994 電影《單打雙不打》配樂<燈>入圍第七屆金曲奬『最佳製作、最佳編曲』。
1998 專輯《流氓》(忍者龜主題曲)。
2000 專輯 《看看這個世界》 <男人的眼淚><看看這個世界>流氓教授主題曲、插曲。
2003 出版長篇小說【天使之城】。
2004 製作黃俊雄布袋戲【風雲】電視原聲帶。
2014 <平安符>一曲獲得台灣原創流行音樂大獎河洛語組佳作。
2015 出版第四張全創作台語專輯《無路用的咖小》。

 

紫米音樂:https://www.facebook.com/PurpleRiceMusic

3/15 流氓阿德演唱會:http://www.indievox.com/legacy/event-post/16134

流氓阿德 – 無路用的咖小

資料來源:紫米音樂
圖片來源:Legacy

 

park_downlogo-05-05 ROCKER_downlogo-06